维吉尔诗歌

 

 


 

《牧歌》第八首(节选)

达蒙的迈那鲁悲歌①

当那凉夜的阴影刚刚要从天空消亡,
当柔软的草上的朝露最为牲口所欣赏,
达蒙就倚在平滑的橄榄枝上开始歌唱:
  启明星啊,请你升起,并带来吉日良辰;
  我爱上了妮莎,但她欺骗我,对我不贞,
  我将作悲歌,天神虽不为我的盟誓作主,
  我这将死的人却要最后一刻向你们申诉。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迈那鲁山会常有萧萧幽薮和密语的松林,
  它也经常听到牧人们在相思中的怨吟,
  和山神的歌,它首先不愿意叫芦管无声。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妮莎嫁了莫勃苏,世上有各样古怪的婚配,
  只要时间长了就连浚猊也会和母马成对,
  胆小的鹿也会跑去跟猎犬在一处喝水。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莫勃苏呀,你要结婚了,你去砍些新柴,
  新郎撤些果子吧,黄昏星为你已出了山外。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啊,好一双配偶呀,你看不起旁人,
  我的笛子和羊群都叫你看了不高兴,
  你讨厌我的粗眉毛和我的连腮胡子,
  你也不相信天神会管世上女人的事。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我初见你时,你年纪还小,正同着你母亲
  在我园里采带露的苹果(我是你们的带路人),
  那时候我的年龄比十二岁还差一点,
  刚刚能够从地上攀到那柔软的枝干;
  一看到你,我就完了,我就陷入了苦难。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现在我认识了爱神,他在坚实的岩石间长成,
  在特马洛山或洛多贝山或靠近远方加拉蛮人②,
  他不是我们族类,也不是血肉所生。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残酷的爱神曾使一位母亲的手沾染
  自己儿女的血③;这位母亲是很凶残,
  但母亲的残忍是否超过造化小儿的狡猾?
  小儿是狡猾,你这位母亲也是太可怕。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让狼自动从羊群逃开,让坚实的榉树生长
  金色的苹果,让水仙花在青藿上开放,
  让那柽柳的皮上也流下来浓厚的松脂,
  让枭鸟比得上鸣雁,让提屠鲁④和奥尔菲⑤相比,
  成为山林间的奥尔菲,或阿里翁⑥在海豚里。
  开始吧,我的笛子,和我作迈那鲁的歌.
  让大海淹没一切吧,山林呀,永别了,
  我将从山顶的多风的悬崖投入波涛,
  这将死的人的最后献礼让她收好。
  停止吧,我的笛子,停止唱迈那鲁的歌。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杨宪益译
  ①这是一个失恋的牧人的悲歌,他爱上了牧女妮莎,但
妮莎嫁了另一个牧人莫勃苏。迈那鲁是阿卡狄地方的山名。
  ②特马洛山、洛多贝山和加拉蛮人都指边鄙荒凉地带;
前两山在希腊,后一种族在非洲。
  ③“母亲的手沾染自己儿女的血”是指著名的美狄亚故
事,她爱上了伊阿宋,但后来被遗弃,她由于嫉妒杀了自己
儿女。
  ④提屠鲁,一牧人名字。
  ⑤奥尔菲:希腊神话中的歌手,他的音乐能使猛兽俯首,
顽石点头。
  ⑥阿里翁,也是古代传说里的著名歌手,一次海上遇盗,
他唱着歌跳进海里,海豚都来听他的歌,并把他带上了岸。
       选自《牧歌》,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梦徘徊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