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证人


开始当小扒手时,我还是个半大小子,
第一次被逮到警察局,我知道了,
我的手上有与众不同的指纹。
对小偷来说,这样的独特性是大害,是灾难,
是终生的不幸。
在自己悦耳的叫声中我试着割破,摧残
那独一无二的花纹,那种痛苦,仿佛遭受刑讯。
但是,那被摧毁的花纹很快显现,像在油污的纸币上,
带着背叛的独特性。
于是,我动用刑事炼金术的成果——
用石灰、氯酸钾毒死控方证人。
经过类似的程序,该死的纹路
又恢复原状,就像永不服输的良心的证明。
……我不会拼命区分谁是窝囊废,谁的嘴脸丑恶——
从早我就不喜欢,人们好奇地紧盯着你看。
只有在诗歌上尽力与谁也不一样,
就像法庭上他们对待我的指纹。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