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的颂歌


聂鲁达  (智利)


每天早晨你等待着,
衣服,在一把椅子上,
让我们虚荣,
我的爱,
我的希望,我的身体
来充满你,
我刚刚从睡眠中起身,
对水道过别后
钻进你的袖子,
我的腿寻找着
你的腿的空洞,
就这样,你
不知疲倦的忠诚拥抱
我到外面跋涉过草场,
我移进诗中,
我眺望窗外,
各种事物,
男人们,女人们,
行动与斗争
保持着我自己,
反抗着我自己,
劳动着我的双手
睁开我的眼睛
把各种滋味放入口中,
就这样,
衣服啊,
我使你成为你的样子,
推搡你的臂时,
挣断你的缝线,
这样你的生命
就充满了我生命的味道。
你的波浪
在风中回响
好像是我的灵魂,
在最坏的时辰,
你粘在
我的骨头上
空虚,在夜晚
黑暗,睡
人们用他们的幽灵
充填着你我的翅膀。
我问
是否有一天
一颗子弹
从敌人那里
将用我的血污染你
而那时
你将和我同时死亡
或者,也许
不这么
戏剧化
但更简单
你将渐渐生病,
衣服啊,
与我,与我的身体
一起
我们将进入
大地。
想到此,
每天
我问候你
怀着敬意,而后
让你拥抱我而忘掉你
因为我们是一体
将继续面对着
风,一起,在夜晚,
在街道上或斗争中,
一个身体,
也许,也许,有一天会停止不动。

1954

沈睿 译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徐礼岳 60.175.1.14     2019/5/1 10:43:31     2 楼

  • 我等着
    等着虚荣与荒芜
    从我单薄的身体上分别
    我静默曲张的裤管
    早已遗忘了拥抱和亲吻
    我坚持着纯洁的善行
    坚守一颗向善的心
    把生活的各种苦难放入囊中
    无人的时候
    咂漠一下你的模样
    用断线缝拼
    我知道死亡或早或晚的来临
    一条恶犬蛰伏于我的案头
    舔着血
    我粘着你
    依附你的灵魂
    我总有一日再无能为力回头
    如街边高挂树边无人闻兴的灯
  •   徐礼岳 60.171.137.169     2014/9/12 17:09:01     1 楼

  • 没有痛苦的河和没有苦难的枝条,写不出让人振奋的诗歌。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