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季风


聂鲁达  (智利)


驿站的风,绿的风,
载着虚无和水,熟识灾难,
扬起凄凉的皮革
和稀薄物质造成的旗,像救济金;
曾经在此栖身,银色的,冰冷的,
易碎犹如巨人手中的玻璃剑,
在这许多呵护它惊恐的叹息的力量之间,
它滴落的泪,它徒然的沙,
包围在咆哮冲击的能量里,
像赤身上战场的人
举起苍白的躯体,迟疑的信念,
一滴被侵略的战粟的盐。

如此微弱的光,如此闪烁不定的火,
能怎样安息,抱什么可怜的希望?
向什么举起饥饿的斧头?
摆脱什么物质,逃避什么光线?
它纤长颤动的光
逶迤如充满睡意的
悲哀苍白的新娘的长裙。
因为阴影和混乱所触及的一切,
都向下堕,液状、悬空、没有和平,
在空虚中手无寸铁,被死亡征服。

哎,这是期待着的日子的去处,
走向匆遽的信札、船只、交易,
死亡,安稳而潮湿,自己没有天,
它芬芳的行帐,浓密的枝叶,
活泼的彩霞,活的呼吸,在哪里呢?
静止着,披着垂死的光华和混浊的鳞,
它将目睹自己被雨水分割,
被吸满水的风袭击。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徐礼岳 60.175.1.14     2017/6/16 17:13:35     2 楼

  • 这些虚无多么像水和皮革,熟知灾难,易碎的玻璃剑,滴滴落落,他徒然的沙像被侵略的盐。如此微弱的光,多么像举起的饥饿的斧头 ,他纤长颤动的光逶迤如充满睡意的悲哀苍白的新娘的长裙。在手无寸铁中下垂死亡,这些死亡潮湿,没有浓重的树叶,没有彩霞和垂死的光和混沌用的鳞。
  •   徐礼岳 36.63.127.58     2015/10/20 21:30:49     1 楼

  • 犀利,多么好诗歌。尊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