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赫玛托娃诗歌

 

 


 

那晚我们都因对方而疯狂


那晚我们都因对方而疯狂,
只有不祥的黑暗为我们照明,
一条条沟渠在喃喃低语,
石竹花散发着亚洲的气息。

我们穿过这座异乡的城市,
穿过如烟的歌声和子夜的暑热,――
巨蛇星座下的两个人,
谁也不敢看上对方一眼。

这可能是伊斯坦布尔甚或是巴格达,
但是,唉!却非华沙,也并非列宁格勒,
而这种痛苦的差异令人窒息,
就像遭到遗弃的空气。

恍惚觉得:世纪也在身旁迈步,
一只无形的手击打着铃鼓,
那些鼓声就如同秘密的暗号,
在黑暗中围绕我们旋转。

我和你,在神秘的夜雾里,
仿佛走在无主的大地上,
可月亮像一只土耳其的钻石小舟,
突然闪现在相会即离别的上空。

在你那个我一无所知的命运里,
倘若那晚倒回,重返你身旁,
你就会知道,这神圣的一刻
已经走进了某个人的梦乡。

1942.5-1959.12.1改定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