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痕集


米沃什  (波兰)


   五月十日

我是否认错了房子或街道
或者楼梯,虽然我曾每天在那儿?
我透过钥匙孔窥视。厨房∶一样又不一样。
而我带着,绕在卷轴上的
一个塑胶带,有鞋带那么宽;
那是我长年以来所写下的一切。
我按铃,不太知道我是否还听到那名字。
她站在我面前,穿着藏红色的衣服,
仍旧,迎我以微笑,不带一滴时间的眼泪。
而早晨山雀在雪松上歌唱。

   六月十七日

而永远,那雪将留下,
未被赎回、未向任何人提及的。
那上面他们的足迹日落时冻结,
在一时、一年、一区、一国里。
而永远,那脸将留下,
多年来雨滴鞭打的。
一滴从眼睑流到嘴唇,
在一个空旷广场,一个未名的城市。

   八月十四日

他们命令我们收拾东西,因为房子要烧毁。
还有时间写信,可是那信在我身上。
我们放下包袱,靠墙坐下。
他们盯着,当我们将一把小提琴放在包袱上。
我那些小儿没有哭。严肃与好奇。
一个士兵拿来一桶汽油。其他的在撕下窗帘。

   十一月十八日

他指给我们往下去的路。
我们不会迷失的,他说,有很多灯。
经过被遗弃的果园,葡萄园和长满荆棘的
堤岸,我们抄了近路,
而灯光,但愿是 巨大萤火虫的
灯笼,或者在不定飞行中
下降的小行星。
一次,当我们正想向上转弯时,
一切熄灭。而在全然黑暗中,
我了解我们必须前进到峡谷里,
因为只有那时灯光才能再引导我们。

我拿着她的手,我们结合在一起,
以在情侣床上一块儿旅行的
肉体的记忆,
也就是说一次在麦田或密林里。
下面急流吼叫,有些冻岩崩落,
硫磺阴冷凶残的颜色。

   十一月二十三日

一列火车停在车站而月台上空空的。
冬天,夜晚,冰冻的天空红光泛滥。
只听到女人的悲泣。她在哀求着什么,
向穿着暗青灰外套的一个军官。

   十二月一日

地狱车站的门厅,透风、寒冷。
敲门声,门开了,
而我死去的父亲出现在门口,
但是他年轻、英俊、受敬爱。
他向我伸出手。我跑开他,
走下螺旋形的楼梯,永无止境的。

   十二月三日

宽阔的白胡子,天鹅绒的衣服,
惠特曼在斯威登堡拥有的庄园里
领头跳舞。
而我也在那儿,喝着蜂蜜和葡萄酒。
最初我们手拉手环绕,
像长满霉的岩石,
准备开始动作。那时,那看不见的
管弦乐的演奏更快,而我们被
疯狂的舞所抓住,兴致高昂。
而那舞,和谐、一致的舞,
是快乐的哈希巅之舞。

   十二月十四日

我振动强大的翅膀,下面是不断滑动的
微蓝的牧场、杨柳、蜿蜒的河流。
这里是城壕,那附近,是花园,
我所爱的人在那儿散步。
可是回去时,我必须小心
以免弄丢绑在我腰带的
魔术书。我永远无法
飞得太高,而且有山。
我勉强挣扎到森林上面的山脊,
因栗树和橡树叶子而呈锈色的森林。
那儿,向着刻在枯枝上那些鸟,
一只不可见的手扔着树枝,
以魔术引我下来。
我跌落。她使我一直在她的手套上,
此刻,一只羽毛血迹斑斑的老鹰,
"沙漠的巫婆"。在城堡里她发现了
印在我书上的咒语。

   三月十六日

未被召唤的脸。他怎么死的没人知道。
我反复我的问题直到他生肉。
而他,一个拳术师,打了守卫的下颚,
因此长统鞋踩他。我望着带狗眼的
守卫,而有一个欲望∶
实行每道命令,他就会称赞我。
而甚至当他把我送到城市,
有拱廊、过道和大理石广场的城市
(似乎是威尼斯),踏着石板,
衣衫褴褛可笑,赤脚,着一顶过大的帽子,
我只想履行他指定给我的任务,
我拿出许可证,且替他拿着
一个日本玩偶(小贩不知道它的价值)。

   三月二十四日

那是个乡下,在鲁德尼卡荒野边,
比如说,在亚舒尼锯木场旁边,在克里维枞木森林
与察尼札村、玛里安浦村、哈里纳村之间。
或许雅瑞斯河流经那儿,
在低泽草地上的秋牡丹堤岸之间。
播植者松林,足桥、高大的蕨类。
大地如何在喘息不是为了爆裂,
却以其表壳的震动在诉说∶
它能使树木互相点头和倒塌。
为这理由欢欣。就像人们从来
不知道的那样。欢乐欢乐
在小径上,在小木屋里,在突出的岩石上。
以及水可是不论射什么都沉到那水中。
约瑟,带着廉价菸草的味儿,站在岸上。
--我射到一只熊,可是掉了进去。--什么时候?
--下午。--笨蛋,你瞧,看见那个小桶没有?
那是你的熊,漂在桶里。熊在哪儿?丢脸。
那只是一只受伤的小熊在喘息。

   三月二十六日

晚上经过绿野,
经过文明的绿野,
我们边跑边叫,边唱,以不是我们自己的舌头,
但却使别人恐怖的。

他们跑在我们前面,我们跨着两码,
三码的大步,
无限的力量,无限的快活。
熄了灯,一辆车停下来∶不同的车,
从那边来的车。我们听见声音
在我们附近讲话,以我们过去只用以逗趣的舌头。
这时我们,佯装着,被恐惧抓住,
如此恐惧,我们竟跳过十四码的
围墙和栅栏,奔向森林的深处。
而我们背后,塞西亚或伦巴底口音的
追喊和叫囔声。

   四月三日

我们的远征骑入干熔岩的地方。
也许在我们底下有盔甲和皇冠,
可是这里没有一棵树,
或甚至,长在岩石上的青苔,
而在无鸟的天空,疾走穿过薄云,
太阳从黑色的凝块间落下。

当慢慢地,在那完全的静寂中,
连蜥蜴的瑟瑟声都没有,
砾石开始在货车轮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突然我们看见,竖立在山上
一件粉红的紧身胸衣,飘荡着丝带。
更远些,第二件,第三件。于是,露出我们的头,
我们走向它们,废墟中的神殿。

杜国清 译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