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应氏诗二首

一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不见旧耆老。但覩新少年。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 

二 
 
清时难屡得。嘉会不可常。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霜。愿得展嬿婉。我友之朔方。亲昵并集送。置酒此河阳。中馈岂独薄。宾饮不尽觞。爱至望苦深。岂不愧中肠。山川阻且远。别促会日长。愿为比翼鸟。施翮起高翔。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睹物伤怀 悲凉慷慨
——曹植《送应氏 其一》赏析
唐嗣德

建安十六年(211),曹植随曹操西征马超,路过洛阳,会见好友应玚、应璩兄弟。应氏兄弟因洛阳荒芜准备出游北往,曹植故作赠诗二首,这里选的是第一首。

步登北邙阪,遥望洛阳山。洛阳何寂寞,宫室尽烧焚。
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不见旧耆老,但睹新少年。
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
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

这首诗借送别的地点,真实地描绘了洛阳遭董卓之乱以后的荒凉景象,寄托着诗人对当时战乱的无限感慨和对苦难人民的深切同情。登高望远,以遣幽愤。诗人登上北邙山,洛阳城周围的山峰尽收眼底,“何寂寞”是登临纵目的总体印象,也是全诗的中心所在。诗人选择“宫室”、“垣墙”、“荆棘”三个典型景物,交汇成一幅荒凉残破的暗淡图画。“宫室尽烧焚”时指初平元年(190),董卓挟持汉献帝迁都长安,把洛阳的宗庙、宫室全部付之一炬。“垣墙”、“荆棘”二句,因距洛阳被焚21年,所以有垣墙顿擗、荆棘参天的景象。物象是时代的折光,这种荒芜残破的景象正反映了建安这个时代长期战乱频仍、饥馑兵燹、生灵涂炭的社会现实。其笔调哀怨,语近情遥,诗人无限的感慨流露在字里行间。

物既如此,人何以堪。诗人由静到动,有物到人,以人托事。在写人时分两个层面着墨。先写洛阳城中“不见旧耆老,但睹新少年”,这一对偶再次点明了洛阳的荒凉残破。为什么昔日的老人销声匿迹?因为他们或葬身于战场,或服役在边防,或流落在他乡,是频繁的战乱才导演出这凄惨的悲剧。在写洛阳城外的景况。“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是诗人的直观:小路上因长满荆棘行人只能侧着身子才可通过,荒废了的土地不再有农夫来耕种。“游子久不归,不识陌与阡”是诗人的悬想:被生活逼迫长期在外的游子一旦归来,在荒田中恐怕分不清东西南北而迷路了。“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是诗人的嗟叹:田野中是多么萧条冷落,千里内外人烟灭绝。这两句与曹操的《蒿里行》“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同调合拍,既是夸张,也是当时社会生活的高度艺术概括。

最后两句,用《古诗》“悲与亲友别,气结不能言”之意,归结到送别的题旨上来。“我”,指应氏,是诗人代应氏兄弟设词。面对荒凉残破的洛阳,追忆昔日的繁华景象,眼看着“我友之朔方”,又连想到“嘉会不可常”,诗人自然不胜苦闷。以“气结不能言”作结,其哀愁之意力透纸背。

这首诗通过对洛阳荒芜景象的描绘,抒发了诗人黍离之叹和伤别之情。全诗情调悲凉中含着慷慨,慷慨中透着悲凉,艺术感染力极强,不愧为建安文学的精品。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125.46.31.227     2008/11/9 10:25:06     3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221.6.44.3     2008/10/16 23:31:52     2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58.25.205.253     2007/11/4 20:42:28     1 楼
  • 路过。。。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