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昏,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昏,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求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雠,

  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

  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昏,以我御穷。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欣赏】

 

  姑娘遭受遗弃,离家时,倾诉自己的不幸。

  习习(音飒):象声词。谷风:一说东风,一说暴风,一说来自山谷的风。黾(音敏)勉:勉力。

  葑:蔓菁也。叶、根可食。菲:萝卜之类。无以下体:意指要叶不要根,比喻恋新人而弃旧人。

  迟迟:迟缓,徐行貌。违:恨也。畿(音机):指门槛。

  荼(音图):苦菜。荠:荠菜。宴:乐。

  泾、渭:河名。湜湜(音时):水清见底。沚(音止):水中小洲。一说止,沉淀。

  梁:捕鱼水坝。笱:捕鱼竹笼。阅:容纳。恤(音序):忧。

  能:通宁。匍匐:爬行。

  慉(音序):好,爱悦。雠(音仇):同仇。贾(音古):经商。

  育:长。鞠:穷。颠覆:艰难,患难。

  旨蓄:美菜。洸(音光):动武打人。溃(音愧):怒貌。既:尽。诒:遗。肄(音义):劳也。来:语词。塈(音系):爱。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125.82.250.249     2009/2/5 15:45:30     10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60.221.248.214     2008/12/15 13:30:21     9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124.163.241.23     2008/11/25 20:30:54     8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219.138.208.117     2008/10/11 16:54:13     7 楼
  • 可否将本诗中的女主人公与《卫风氓》中的女主人公进行以下比较
  •   126在线阅读网 58.25.200.117     2007/11/23 11:05:08     6 楼
  • 全诗以女主人公自述的口气写出,一无疾声怒颜之辞,尽是殷殷相诉的哀哀之语,通过女主人公自叙性的语言,把她勤劳善良温顺又带软弱的性格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女主人公是勤劳善良的。在夫家处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她能与丈夫同心同德、共创家业(“昔育恐育鞠,及尔颠覆”);在持家和睦邻等方面尽心尽力(“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女主人公是温柔多情的。这首先表现在她对丈夫的一片痴情上,她忍受着丈夫的冷脸相待,即使是丈夫翻脸相向,动辄挑起家庭纠纷,要遗弃她的时候,她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表明自己的一片忠心,婉言劝说丈夫不能只看颜色不重心灵,不能忘记曾经的誓言,希望丈夫回心转意(“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当她得知丈夫完全绝情,爱情已成覆水,她仍未对丈夫的绝情予以正面的谴责,只用责备的口吻委婉地问道:“不念昔者,伊余来塈。”(以前的日子你都忘记了吗?你以前也曾经是爱过我的呀!)她眷恋着丈夫以前对自己的“爱情”,气恼中带有温情,责备中带有幻想。其次表现在她为自己被弃的辩白。丈夫喜新厌旧,怪她年长色衰、容颜不美,她执着地为自己辩解。诗用泾浊渭清作比,泾水浊,是因为和渭水相比较,如果泾水止而不流,也会是清的。言外之意,是说自己并非不美,在容颜上也不见得比新妇差到哪儿去,只是丈夫迷恋新婚宴尔的美人,再也不愿接近她罢了(“泾以渭浊,湜湜其沚”)。

      女主人公是自信自强的。女主人公虽然留恋旧情,希望丈夫回心转意,但必定恼怒丈夫的绝情,然而,她并没有斥责丈夫,也没有哭天喊地、低三下四地哀求,“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暗示出女主人公柔中带强的特征,这种自信,一则来自对自己的肯定(“泾以渭浊,湜湜其沚”),二则来自在于她有谋生的能力,“我有旨蓄,亦以御冬”。

      勤劳善良、温柔多情、自信自强的的女主人公性格中的另一面,那就是她的软弱。对于家中艰苦繁重的劳作,她尽力承担,任劳任怨,对丈夫在感情上的故意冷淡和折磨一再忍让,甚至在丈夫已迎新入门,使她处在无可忍受的屈辱之中时,她还力争丈夫改变主意;当她已遭遗弃,不得不回娘家时,故意走得很慢,仍然希望丈夫能来送行,哪怕是送出大门,“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这种软弱不禁使读者在哀其不幸之余几欲怒其不争了。

      这篇作品把女主人公的复杂性格刻画得入木三分,生动地描绘了一个中国古代劳动妇女坚毅耐劳、温柔多情的动人形象。

  •   126在线阅读网 58.25.200.117     2007/11/23 11:03:02     5 楼
  • 楼上的说的有道理
  •   126在线阅读网 222.240.123.113     2007/11/12 17:00:25     4 楼
  •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昏,不我屑矣。“矣”字应是“以”
  •   126在线阅读网 222.240.123.113     2007/11/12 16:34:20     3 楼
  • 上面的仁兄有见地
  •   126在线阅读网 60.20.148.114     2007/11/2 18:54:39     2 楼
  •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梁”、“我笱”是女人的东西?不像!
    “方之舟之。”“泳之游之。”是女人做的事?不像!
    “凡民有丧,匍匐求之。”亦不像是女人所为!
  •   126在线阅读网 60.20.148.114     2007/11/2 18:29:36     1 楼
  • 能否考虑此文是“赘婿遭受遗弃,离家时,倾诉自己的不幸?“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