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卫风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欣赏】

  一个勤劳善良的妇女,哀诉她被遗弃的不幸遭遇。

  氓:民,男子。蚩蚩:老实的样子。一说无知貌,一说戏笑貌。布:货币。一说布匹。即:靠近。谋:商量。顿丘:地名。愆(音千):过,误。将:愿,请。

  垝垣(音鬼员):破颓的墙。复关:诗中男子的住地。一说返回关来。卜:用龟甲卜吉凶。筮(音诗):用蓍草占吉凶。体:卜卦之体。咎言:凶,不吉之言。贿:财物,嫁妆。

  沃若:润泽貌。鸠:斑鸠。传说斑鸠吃桑葚过多会醉。耽(音沉):沉湎于爱情。说:脱。

  陨:坠落。徂尔:往你家,嫁与你。食贫:过贫苦生活。渐(音尖):沾湿。爽:差错。贰(音特):差错。罔极:没有准则,行为不端。二三其德:三心二意。

  遂:久。知:智。咥(音系):大笑貌。躬:自己,自身。

  淇:淇水。隰:当作湿,水名,即漯河。泮(音判):通畔,岸,水边。总角:古时儿童两边梳辫,如双角。指童年。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61.175.221.58     2009/7/19 17:22:15     4 楼
  • 匿名网友当爱不在存在时,还有什么可以挽留的呢? 世人就是这样?
  •   126在线阅读网 222.172.247.69     2009/5/18 10:56:54     3 楼
  • 古代女子的地位,悲哀
  •   126在线阅读网 124.163.224.253     2008/11/30 10:28:31     2 楼
  • [M42
  •   126在线阅读网 58.25.200.117     2007/11/23 11:06:31     1 楼
  • 全诗以女主人公自述的口气写出,叙述了自己和丈夫恋爱、结婚、受辱、被弃的全过程,表达了自己的悔恨和决绝,把她勤劳善良、温顺安命的性格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女主人公是知礼守礼的。在心上人来求婚时因为没有媒人,不合礼法而没有答应(“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女主人公是温顺多情的。首先表现在婚前对心上人的一片痴情。女子因为没有良媒而拒绝结婚,这引起男子不满和愤怒,于是女子送男子返乡,送了很远很远,路上女子最后还是同意结婚(“将子无怒,秋以为期”)。此后女子天天盼望心上人来迎娶(“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一直没有见到心上人出现不禁忧伤哭泣(“不见复关,泣涕涟涟”)。在被丈夫无情地抛弃后,女子还留恋当初和丈夫两小无猜的欢乐(“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以及丈夫爱的誓言(“及尔偕老”)。

      女主人公是吃苦耐劳的。她没有嫌弃夫家贫寒,承担下所有的家务劳动,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尽心竭力地操持劳作(“自我徂尔,三岁食贫。”“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女主人公自信自强也知天安命。“女也不爽”乃是她对自我的肯定,她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丈夫遗弃她没有道理。她对于丈夫的绝情悲伤之极,“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则是她直面斥责丈夫的不义行径。但她对于被丈夫抛弃,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女主人公自知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和可能,只能独自伤心悔恨当初嫁错郎(“躬自悼矣”),既然如此就只能认命了,“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对于自己的不幸只能默然从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