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香子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
薄衣初试,绿蚁新尝,
渐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
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
那堪永夜,明月空床。
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

 

其二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

其一 赏析

【赏析】:
     此词属存疑之作,若确为易安所作,当写于赵明诚病故后之某一年“近重阳”的时节 ,通过典型环境的描写,表现了女主人对亡夫的缅怀及自己孤凄的心境。用了多叠字。乐景写哀情。前后结句均用排比,加浓了悲凉的后气氛,增强了词的节奏感,音律美。

其二赏析

此词为《乐府雅词》所载,后世版本亦多所收录,《历代诗余》题作“七夕”,与词中所写牛郎、织女故事相合。“七夕”是中国传统节日之一,传说七月七日是牛 郎织女聚会之夜。古时七夕有乞巧的风俗,在这天晚上,无论宫廷民间,妇女们都要在月下庭中,陈设瓜果,摆下针线,乞求织女赐给她们织布绣花的慧心巧手。

    这首词大约作于清照同丈夫婚后又离居的时期,具体创作年代不详。从词的内容来看,词人借牛郎织女的相思之苦,抒发人间的离愁别恨。“正人间天上愁浓”,乃全词主旨之所在。

 

行香子(草际鸣蛰) 词意图 徐震时 绘

    句 解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

    “蛩”,蟋蟀。夜晚如此安静,蟋蟀在草丛中幽凄地鸣叫着,梧桐树叶似被这鸣声惊醒,飘摇着落在地上。这正是人间天上离愁别恨最重的时候。

    “惊落梧桐”,将梧桐拟人化,仿佛梧桐也因秋来而悲愁伤感。在诗词中,梧桐落叶常被作为凄清景象的象征。如白居易《长恨歌》“秋雨梧桐叶落时”,就是写杨 贵妃死后,唐玄宗看到梧桐落叶而触景伤情。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李煜《相见欢·秋闺》“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等,都是写梧 桐落叶的凄清,引起离情之苦。词人这里也是寄情于景,通过梧桐表现自己的离愁。

    唯其如此,下句写“人间天上愁浓”,也就显得很自然,毫不感到突兀了。词人由眼前之景,想落天外,词境悠远阔大。“天上”,暗点出牵牛、织女。七夕虽为牛 郎织女相会之期,然而相会之时即为离别之日,此情正苦。“人间”,包括人世间一切别离中的男女。牛女尚能一夕相值,自己却总为离情别绪所煎熬,于是愈益愁 苦。

    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云阶月地”,以云为阶,以月为地,指天宫。“浮槎”,用竹木编成的筏子。张华《博物志》记载,天河与海可通,每年八月有浮槎,来往从不失期。有人乘着它从海上出发,航行十余天,到了天上,看到城郭房舍,非常壮丽;牛郎在天河岸边饮牛,织女却在遥远的天宫中织布。

    这几句是对张华上述记载的概括:天宫以月为地,以云为阶,重重关锁;即使我像传说中的人那样浮游天际,乘槎而去,乘槎归来,也不能同织女牵牛相逢。这几句字面虽写天上,用意则在人间。“关锁千重”,极言阻隔之深,致使有情男女不得会合团聚。

    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

    “星桥鹊驾”,相传每年七月七日夜间,喜鹊在天河上搭桥,让织女与牛郎相会,这桥俗称“鹊桥”,也叫“星桥”。这几句意思是说,分别一年,只得一夕相会,离情别恨,自然年年月月永无穷尽。“想”包含对牛郎织女的痛惜体贴之意,也是同病相怜之语。

    这三句和杜牧《七夕》诗“云阶月地一相过,未抵经年别恨多。最恨明朝洗车雨,不教回脚渡天河”意境相类似,都是对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相会表示同情。历来诗 人以七夕为素材进行创作的,也往往对牛郎、织女的爱情生活受到天帝无理干涉而长期分居感到不平,为他们代诉相思之苦。李清照所写的也就是她与丈夫分别后的 自我感受,是她的离情之苦。

    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一年一度的相逢,尚嫌其少,何况在这难得的相逢中又屡遭不测风云的阻挠呢?结句就是这样引出来的:天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又刮风,牛郎织女莫不是已 经在分离了吧?“莫”为猜疑之词,即大概、大约之意。“甚”是时间副词。“霎儿”,口语,指短暂的时间,犹言一会儿。叠用三个“霎儿”,酷似愁烦难耐的语 气,有幽怨不尽之意。

    牵牛、织女,是人间别离男女的化身。词人明写关心牛郎织女,生怕天气阴晴不定、风雨莫测,阻碍他们一刻千金的相逢,实则心怀人间别离男女,深恐他们遭遇命运变幻。这几句语意双关,构思新颖,以天气阴晴喻人间悲喜,贴切生动。

 

【简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