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别友人二首


陈子昂

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
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
紫塞白云断,青春明月初。
对此芳樽夜,离忧怅有馀。
清冷花露满,滴沥檐宇虚。
怀君欲何赠,愿上大臣书。

《唐诗三百首》里一般有诗的解释、评析。《全唐诗》里一般没有解析的。请根据需要来查找。】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

陈子昂《春夜别友人》共有两首,这里所选的是其中的第一首。诗约作于武则天光宅元年(684)春。这时年方二十六岁的陈子昂告别家乡四川射洪,奔赴东都洛阳,准备向朝廷上书,求取功名。临行前,友人在一个温馨的夜晚设宴欢送他。席间,友人的一片真情触发了作者胸中的诗潮。面对金樽美酒。他不禁要歌唱依依不舍的离情,抒发自己的远大怀抱。这首离别之作,就从眼前宴会的情景落笔。“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首联用对起格,不但语言富有对称美,而且使得眼前景物形象鲜明,在对比中显出色彩美。银烛,晶莹洁白的蜡烛。金樽,形容酒杯华贵,考究。绮筵,华美的筵席。这一联用词比较华丽,目的在于通过对宴会隆重热闹场面的由衷赞美,来烘托出友情的深厚。

华美的筵席固然令人兴奋,但它是为送行而设,所以不免又笼罩上一层离别气氛,使在座的人于欢声笑语之外渐渐产生惆怅与伤感之意。“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一联,即景传情.承首联而引出寓别的主题。这一联从谢眺《离夜》诗的“离堂华烛尽,别幌清琴哀”二句化出,但比谢诗更显得出语自然和意境深远,确切地表达出此时此地惜别的情景。

第三联“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把笔触从室内移向户外,描写夜空的景色。诗人为什么这样变换描写角度呢?原来这里并不是泛泛写景,而是借背景的扩展和时间的推移来进一步映衬别情。长河没晓天,指银河消失在曙色之中。这一联好象专写夜空,实则关合夜宴。由于主宾双方不愿分离,遂使宴会从夜晚延续到拂晓,时间在悄悄逝去,月亮已隐没到高树之后,银河也消失在曙色之中了,人却没有散去。通过饮宴之长,暗示别情之深,这种以景衬情的含蓄手法,比正面抒写离情更加耐人寻味。

篇末以“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的问句作结。悠悠,遥远,洛阳道,通往洛阳的路。这两句说;此去洛阳的道路十分遥远,这一分手,谁能预期到何年何月才能见面呢?这个结尾,感情真挚,语言质朴,具有沉郁厚重之美。全诗因反复渲染离情而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愁绪。但作者此行本是为了政治事业,在《春夜别友人》的第二首中,他就自豪地向友人宣告:“怀君欲何赠?愿上大臣书。”他对友人,没有什么世俗礼品可赠,只愿他们理解和支持自己的这次远行。由于有这样的思想基础,因而诗篇虽略有感伤色彩,但基调却高昂明快,并不给人以任何低徊悲抑之感。

此诗通篇畅达优美,但无惊人之句。诗人似乎不屑于在字句上精雕细琢,除了开头一联因场面描写之需而适当选用华丽辞藻外,其余用语都平淡自然。他所追求的乃是整首诗的深厚和雅。清人纪昀说得好;“此种诗当于神骨气脉之间得其雄厚之味,若逐句拆开,即不得其佳处。如但摹其声调,亦落空腔”。再有,此诗虽写眼前景,心中情,却有所继承和借鉴。近人已指出,它“从小谢《离夜》一首脱化来”。《离夜》即谢脁《离夜同江丞王常侍作》,也是写一次夜宴。对照二诗可知,陈诗在章法、用语等方面都明显受了谢诗影响。但陈子昂并没有简单地模拟前人,而是有因有创。这主要表现在,谢诗较直露和简洁,陈诗则婉转而细腻。陈诗在结构上更善于回环曲折地巧作布置,在情和景的安排上,首以秾丽之笔铺写宴会之盛,次以婉曲之调透发离别之愁,再以宏大的时空背景烘托出宴会之久与友谊之长,最后以展望征途来结束全篇,层次极为分明。通篇情景合一,从优美的意象描写中自然地流露感情。这些都是前人的同类作品所不及的。

注释

[1]琴瑟:比喻友情。

[2]长河:指银河。

【原载】 《唐诗名篇赏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刘扬忠)

【韵义】

【评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匿名网友  

  •   鉴赏、评论:
  •   126在线阅读网 58.57.66.1     2010/1/7 17:26:08     5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58.57.66.1     2010/1/7 17:25:03     4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115.120.1.59     2009/11/25 22:25:57     3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222.73.95.23     2008/9/21 15:59:10     2 楼
  •   126在线阅读网 222.65.97.174     2008/9/14 19:23:24     1 楼
  • 陈子昂《春夜别友人》共有两首,这里所选的是其中的第一首。诗约作于武则天光宅元年(684)春。这时年方二十六岁的陈子昂告别家乡四川射洪,奔赴东都洛阳,准备向朝廷上书,求取功名。临行前,友人在一个温馨的夜晚设宴欢送他。席间,友人的一片真情触发了作者胸中的诗潮。面对金樽美酒。他不禁要歌唱依依不舍的离情,抒发自己的远大怀抱。这首离别之作,就从眼前宴会的情景落笔。“银烛吐青烟,金樽对绮筵”。首联用对起格,不但语言富有对称美,而且使得眼前景物形象鲜明,在对比中显出色彩美。银烛,晶莹洁白的蜡烛。金樽,形容酒杯华贵,考究。绮筵,华美的筵席。这一联用词比较华丽,目的在于通过对宴会隆重热闹场面的由衷赞美,来烘托出友情的深厚。

      华美的筵席固然令人兴奋,但它是为送行而设,所以不免又笼罩上一层离别气氛,使在座的人于欢声笑语之外渐渐产生惆怅与伤感之意。“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一联,即景传情.承首联而引出寓别的主题。这一联从谢眺《离夜》诗的“离堂华烛尽,别幌清琴哀”二句化出,但比谢诗更显得出语自然和意境深远,确切地表达出此时此地惜别的情景。

      第三联“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把笔触从室内移向户外,描写夜空的景色。诗人为什么这样变换描写角度呢?原来这里并不是泛泛写景,而是借背景的扩展和时间的推移来进一步映衬别情。长河没晓天,指银河消失在曙色之中。这一联好象专写夜空,实则关合夜宴。由于主宾双方不愿分离,遂使宴会从夜晚延续到拂晓,时间在悄悄逝去,月亮已隐没到高树之后,银河也消失在曙色之中了,人却没有散去。通过饮宴之长,暗示别情之深,这种以景衬情的含蓄手法,比正面抒写离情更加耐人寻味。

      篇末以“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的问句作结。悠悠,遥远,洛阳道,通往洛阳的路。这两句说;此去洛阳的道路十分遥远,这一分手,谁能预期到何年何月才能见面呢?这个结尾,感情真挚,语言质朴,具有沉郁厚重之美。全诗因反复渲染离情而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愁绪。但作者此行本是为了政治事业,在《春夜别友人》的第二首中,他就自豪地向友人宣告:“怀君欲何赠?愿上大臣书。”他对友人,没有什么世俗礼品可赠,只愿他们理解和支持自己的这次远行。由于有这样的思想基础,因而诗篇虽略有感伤色彩,但基调却高昂明快,并不给人以任何低徊悲抑之感。

      此诗通篇畅达优美,但无惊人之句。诗人似乎不屑于在字句上精雕细琢,除了开头一联因场面描写之需而适当选用华丽辞藻外,其余用语都平淡自然。他所追求的乃是整首诗的深厚和雅。清人纪昀说得好;“此种诗当于神骨气脉之间得其雄厚之味,若逐句拆开,即不得其佳处。如但摹其声调,亦落空腔”。再有,此诗虽写眼前景,心中情,却有所继承和借鉴。近人已指出,它“从小谢《离夜》一首脱化来”。《离夜》即谢脁《离夜同江丞王常侍作》,也是写一次夜宴。对照二诗可知,陈诗在章法、用语等方面都明显受了谢诗影响。但陈子昂并没有简单地模拟前人,而是有因有创。这主要表现在,谢诗较直露和简洁,陈诗则婉转而细腻。陈诗在结构上更善于回环曲折地巧作布置,在情和景的安排上,首以秾丽之笔铺写宴会之盛,次以婉曲之调透发离别之愁,再以宏大的时空背景烘托出宴会之久与友谊之长,最后以展望征途来结束全篇,层次极为分明。通篇情景合一,从优美的意象描写中自然地流露感情。这些都是前人的同类作品所不及的。

      注释

      [1]琴瑟:比喻友情。

      [2]长河:指银河。

      【原载】 《唐诗名篇赏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刘扬忠)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