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梦》

《诗梦》诗集九 序 实在想在字的海里,摘取亮花,弹唱音乐。因为,盛世的音韵,缭绕着我的笔尖;盛世里的生命,欢颜着新鲜。没有理由不做一个诗梦,可我的诗梦里,涌来的是那么沉重,沉重地落在泥中,那就在本集里写点,我的诗梦里悲剧,悲惨的人生遭遇,不是生活为难了我,而是阳光下,有那么一团黑雾,剥夺了我的诗梦,消失了我的声音,沉了我的呼吸,也许,我的笔与纸分隔成隔世,我与诗梦一起消失去。 写于2017.2.1(春节) 作者:薛洪文,单位:河南油田培训中心干部培训部 目 录 1、【现代诗】写给莲的故事 2、【现代诗】狂风吹起的笙萧 3、【现代诗】勇气塑像 4、【现代诗】写给湖水的清凉 5、【现代诗】来吧!来吧!雪花的精灵们 6、【现代诗】我的诗梦 7、[现代诗]写给冬雪的诗 8、【现代诗】残冬 9、【现代诗】不是所有的,都会迷失方向 10、[现代诗]悲剧 11、[现代诗] 故事竖起来 12、[现代诗] 烙画故事人 13、[现代诗]灯的焰 14、【现代诗】噩梦 15、[现代诗]流泪的字卷 16、【现代诗】你慌,你慌 17、【现代诗】折叠的故事 18、【现代诗】看会书吧! 19、【现代诗】愁闷的心,写几句吧! 20、[现代诗]写给新年的诗 22、[小说]荒草与潮涌 21、[现代诗] 井的语言 23、[现代诗]最后的控诉诗句 24、[现代诗]阳春 25、[现代诗]为灵魂而活 26、[现代诗] 崇拜瞳孔的光明 27、[现代诗]诗梦的断诗 28、[现代诗]生命阳春的欢呼 29、【现代诗】在这早 30、【现代诗】相信,法明的绳子 31、【现代诗】于沉默中的芽尖 32、【七绝】凝眉云散 33、【现代诗】钓寒烟 34、【现代诗】真与伪 35、【现代诗】惊梦,夜煮灯书 36、【现代诗】二月的礼拜赞歌 37、【现代诗】黑色掉下的雾 38、【现代诗】觅得东风,花开千树 39、【散文诗】二月的风,心上的愁 40、【现代诗】冷夜的星光 41、【现代诗】二月忧郁的心 42、【现代诗】吹落的飘零的心 43、【现代诗】举起对风鞭打的嘲讽 44、【现代诗】触惊我忧郁的心 45、【现代诗】春蚕 46、【现代诗】与天共消瘦 47、【现代诗】海风的梦园 [小说]荒草与潮涌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1始创作 2016年五月开始诗作,于今日有八月余了。其间,较少写了部分散文、随笔、杂文、微小说,可以说,业余时间放在字的歌喉,摘时间里的亮与鲜,也写了部分关于生命的赞与抨击漠视生命的字,整理了九集创作,近20万余字,总的来说,字较笨拙,实在忐忑不安。恰遇2017春节,不知怎么的有创作小说的欲望,欲言诗不能言之字,欲写诗不能表达之意;此想法倒也怪诞,如我前期写的《诗人是不是人类》一文,作为字的文化者,有责任有使命,同时代的正风正气同唱,同丑恶的邪气与非人类的行为同搏。虽以前未写过完整的小说,但有写作的勇气,想来想去,还是去写点外行的字吧! 郑重声明: 本小说的故事,如有类同的人与事,纯属巧合;如有看后不舒,甚至过敏者,皆于本小说无关。 一、 谎言的揭示者 (一) 雨一直下着,下着。下出了四方的黑云,下出了头顶的阴沉。仿佛所有的黑与浸泡的空气,全部流到了这个三不管的地带。 这鬼天气,一个瘦干的身影,蹲在门檐前,狠狠地抽着纸卷的烟火,时不时地指桑骂槐。 小D这孙娃子,怎么还没有把我的酒打回来,还有那酱驴肉。 小k呢?这鬼儿子,前些日子欠我的纸牌算命钱,怎么还不送来? 说话者,身材不高,黑黑的,说起话来,声音如枯草堆里发出的微弱重音,底沉而让人想起他是否是地府的说话者。不过黑熬的脸最配他那件爱穿的黑外衣;给人的印像是个排头,排头里的狠狠眼光。 他在这三界(因为是三县的交界村,姑且叫做三界)有名,也没有名。有名一个黑色的脸,一个黑色的眼,一个黑色的狠狠,一个黑色的手势;不过也没有名,马路上不见走,菜市场上不见去,马路排档不见坐。总之,在黑中有名,在白中无名。 人们简单的称呼,是黑叔。黑叔也算尊称,也算恭敬,也算孝顺的称呼吧! 总之,不敢猜测,谁知道里面,有什么来由的? 可前些日子,黑叔给人讲了一个故事,谈及本村里的一个疯子。在底沉的重音里,肯定一个疯子的事实,确实让人们相信,他是个精干的预测者。 在预测的笑声中,在精准的推算中,在未知的占卜中,在狂笑的肯定中,在有力的手势中,在牙缝的气流中,在嘴角的得意中,在舌尖的吞咽中,听得到滋滋有味的口水,将要淹埋一个招惹事非写字的“疯子”。 听到后,我不寒而栗,那个写字的“疯子”将是谁呢? 我仔细听着窗外的雨,所有黑的云,所有黑中的雨,似乎是箭,似乎是尖角,淅淅地敲在我窗子的玻璃。 (二) 我把窗子关住,仔细在想? 越想越觉得,这雨下得连绵起伏,下得四面风起,下得严严实实,我在关闭的屋子里,感觉得到,严严实实地坐在雨的箭头。 不会错吧?听得到风也在狂笑,狂笑中露出几个字,就你那几个字也算得是“诗”? 雨也在狂欢,你算不算诗人? 你还写不写“诗人的泪”、“诗人是不是人类”之类的字? 看你那点不懂世事的眼,有什么实学?你看我们的,呼一声就是雨。 我越想越害怕起来,估计他们的标签已制作好了。 我也不再想什么,反动是要贴上标签;可又要想,天下的字,谁又不去写呢?害怕是否还会有其它的“疯子”标签呢? 如果有其它的“疯子”,那将会是我的同谋者了,同谋者? 同谋者?什么下场? 我又开始想了,估计黑叔最能说得清,可我不敢去问他。 因为,我不知道同谋者,也不知道同谋者在哪里,他们与我同谋了些什么呢? 但有一点可以确信,是同一个名字--------“疯子”。 这样想,我在灯光下,走起神来,走进了灯烛煮夜的事。是的,八个月的诗歌人生,确实写了许多赞美生命的诗句,写了高昂飞梦与中国梦的诗行,也写了抨击漠视生命的危险思想者与丑恶行为者。 莫非是这些,莫非是这些字,莫非是这些字的祸事? 估计还是因写了蒸发掉的哭泣声,写了挟持灵魂的黑色恐吓声音? 是这些么?说不清。 我更不知道“疯子”称号的加冕者,只知道说,“草割了,病就好了”。 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疯子”也是罪,不过这罪,难道非要像草一样,亡在狂风的狰狞,让人踩进泥中。 (三) 雨四面飞来,从黑云中飞来,从狂风的弦上飞来,我静静地听着,仿佛听到风与雨的二重唱。 “疯子”的事不太好办,字上有声音,得把字先拆掉。 听得到,他过去写过一首诗“对我的解释”,好像写的是寻找一个“我”字,字头上那个砍掉的一笔,成为一个“找”字。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站在黑叔旁边的一个身影,说道:加上一个提前编辑好的笔划,给补上去,这样就名正言顺了。 此时,“疯子”也真的成为“疯子”了,有头上补加的一笔,是编织的名字。 听着风中的狂语,听着雨中的箭声,玻璃窗前的影子,斑斓起狰狞的笑脸,晃动着,晃动着。 看来,是要动手了,真的要动手了,要不它们怎么爬到窗子上,好像也钻进了屋内。 我拿起书本来,再找我“疯子”的罪名,看呀!找呀! 烛台流泪,灯焰灰烬,掉下的字,流了血红的字,全是受伤的烛痕。 啊!“疯子”。 时光里的声音,声音的鸟音,鸟音的清脆,清脆的生命膜拜,膜拜的赞歌,你就是“字中的疯子”。 惹是生非的“疯子”,你怎么与黑影的势力作对呢? 估计灯烛烧尽,就是一把灰,把你扔进深土里。 (四) 黑叔的预言与占卜,证明“疯子”是个惹事的坏事精。站在黑叔身后的一个雪茄排头,发话了: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洞补住。 “疯子”惹事了么?惹的什么事?我听不明白。 只是听懂,那句把洞补上。 看来,真要把我埋掉了,不仅是埋掉,而且也要把曾写的诗句也烧掉吧! 不,不行,我的灵魂在字行上,它们烧不掉人间的草绿,它们烧不走人间的故事。 字的故事,在空中飘浮,如太阳光线上结着的瞳孔,瞳孔勇敢揭示暗处的真相。 想到这里,我安然地坐在书案前,微笑地对着雨,对着雨的狂暴,对着编织好的谎言。 我不再害怕,不再害怕那爬在窗子上的影子。 它们模糊而又清晰的身影,好像在期待,期待寻找一个藏匿的归处。 (五) 谎言的雨,谎言的风,黑云落尽满城的欺骗,可一个字“爆了”,发出的最后吼叫,是谁在“疯”? 我急忙地想,世上有秩序的破坏者,它们口口声声里说着黑话,打个黑手势,在暗处垒城池,能否说是没有病吗?我不清楚,好像都没有人敢去说。 不过像对写字的“疯子”来说,说不定,真有人要出来,去声明:这是一个病人,而且病得很,非得“洗洗”(-----黑手势的口语者的语言)。 这次,我真的害怕起来,莫非要把字洗成墨汁,还是把头颅砍掉? 不知道,反动是好像踢了人家的庙香。 前些日子,说鬼天气的那个黑大叔,嘴边上说着鬼天气,可嘴唇上却是歹意的笑,笑声里有吃掉人的意思吧! 听说他很能占卜,这里的人也都信他的,相信大陆会飘移一样,这里会飘到一个古怪的王国。 古怪的王国里,尽是奇怪的言论与思想,对于异类的语言,就要说血洗与奴隶。 我是一个不信教者,是否是异教徒呢? 我左思右想,想来想去,可能是一个异教徒了,我只能听懂人类的生命共同语言,痛斥危险思想者的暴力声音,说不定,它们真要按异教徒的判决,来血洗了。 (六) 听得到,真要动手了。 我沉默地,等待,等待它们的动手。 是怎么样地动手呢?方法就让它们选择吧! 不过天空总会晴的,太阳是大地生命的欢呼,看吧!黑云的雾,好像让太阳剥去,天空出现了彩虹,彩虹的桥上,是人间正气能量的上升。 来吧!地下的蚁穴黑宫 举起你们的刀斧 举起你们的阴谋 快把我从青绿的枝上 砍伐、剪碎 我的皮肉只能满足你们的胃口 我的血浆只能让你们的眼睛充红 而我的灵魂 却在大海的字浪里翻涌 灵魂的星光 浮在星空,凝固一个人间的故事 穿越瞬间的时空 化作一道正气常存 经典打败黑势力的顽疾 那此无畏的呐喊 那些无惧的语言 是人类关于生命不可磨灭的声音。 二、 荒草的阴谋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7.1.23 风凄迷,雨粘衣,乌鸦冷夜,一场阴谋纷飞。荒野丛密处,阴阳怪气,

原文链接:
《诗梦》
更新人:
薛洪文
更新时间:
2017/2/22 15:17:38
更新原因:

个人诗集分享

参考资料:

审批结果:

未审批

贡献分: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