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冷翠

◎ 腾格里,有我永恒的生命
诗 ◇ 草原冷翠

当我由宇宙的一粒尘埃
化作生命的时候
我感谢我的父母
感谢他们的结合孕育了我
虽然那个年代动荡、贫穷
但是在我的心里
却开满美丽的格桑花

当我活着的时候
我感谢草原和腾格里
感谢它的宽广
给了我博大的胸襟
虽然草原业已沙化
但是在我的心底
却流淌着静静的河流

当我的生命行将死亡的时候
我想,该是我奉献的时候了
我的骨骼将化作美丽的小石头
我的肌肉将化作盛开的小花
我的血液将化作草原的河流
我的眼睛将化作天上的星星

我把那些健康的器官
献给等待移植的病人
我的灵魂将与肉体分离
它会化作小鸟
飞翔在自由的腾格里
我的生命将在他的怀抱永恒 


◎ 哭泣的戈壁
——写给世界气象日
诗 ◇ 草原冷翠

荒凉无际的戈壁滩啊
像一道褐色的疮疤
挛缩着绿色的牧场
像是一幅流动的河沙
显现着透骨的悲凉
像一具苍瘪的雕像
昭示着游牧民族的沧桑

亲吻着你那干涸的身躯
我的眼泪 流成了海洋
我愿将我的热血输入
你那干瘪的血脉
那怕给你一丝丝的流动
我也会惊喜若狂

抚摸着你那褐色的植被
想起了童年的时候
你也是一位婀娜多姿的少女
满坡遍野的花草是你的衣裳
洁白如云的羊群 像珍珠
散落在你那圆润的颈项上

而今你却像一位衣衫
褴褛的母亲 裸露的草根
掩不住你的沧桑
干涸的河床卷着黄沙
呜咽着回荡
回荡在茫茫戈壁故乡

我抬头回望远方
马头琴在忧伤的吟唱
荒凉无际的戈壁滩啊
说不尽游牧民族的沧桑  


◎ 重返童年
诗 ◇ 草原冷翠


站在故乡的原野是
草原 一种无限的
开阔 让生命的年轮霎时
变宽 站在年轮的
边缘 向中心望去
有一个红点在跳跃
我举起望远镜 遥望它
多么惊喜 竟是我的童年

红点在镜中一圈一圈的
放大 亦如朝阳像我奔来
于是我的心 与童年拥抱
而我这脑 已装满沧桑
正好 是一种完美的相遇
家乡的烈酒已温好
举杯 与童年开怀畅饮
杯杯都是童年的时光
醉————--也神仙 

◎ 马背的情怀
诗 ◇ 草原冷翠

骑在马背上
领略了草原的风情
大地的弹性 随那蹄声
在滚烫的血液中簸动

挥一挥手中的套马杆
抖落出一身豪情
紧握缰绳 随马奔腾
又见万里疆场如故
驰骋在马背上
拥抱了一个
征服过世界的民族 


◎ 我和太阳坐在草原
诗 / 草原冷翠

黄昏-我和太阳坐在草原,
它是夕阳而我是暮年,
它的霞光牵着我的手,
邀请我与它一起沉落。

于是---顺着它的光芒,
我穿过写满四季的草原,
我来到地球的另一边。
我惊喜地看到,
刚才的夕阳正是东方的日出,
而我----也回到了金色童年。 

◎ 爱的图腾 
诗 ◇ 草原冷翠

去看夏日草原的天空,
是爱情,整个天空都醉在,
爱的纯蓝和爱的洁白之中。
两朵被爱情燃烧的云朵,
翻卷着激情的模样。
雨和彩虹,是爱的图腾。
我和我的爱人在绿色的草地上,
就是那云----那雨----那彩虹。


◎ 草原的美丽只有一个季节 
诗 ◇ 草原冷翠

草原的美丽,
只有一个季节。
牧民对草原的守候,
却需要一年四季。

婚姻的幸福,
浓缩在蜜月的行囊里。
而背负行囊里的誓言,
却需要一生一世来践行。 


◎ 写给故乡的诗歌
诗 ◇ 草原冷翠

写给故乡的诗歌
总是有位老牧人
在黄昏来临的时候
拉响马头琴
夕阳映着他紫红色的脸庞
马头琴在晚风中唱着夕阳

晚暮的霞光为牧场换上晚装
扎着羊角辫的琪琪格
和穿着马靴的巴特尔
勾着小手指
说着地老天荒的话语
马儿打着响鼻
羊儿在圈里亲昵

故乡的诗歌啊
一段简洁温馨的音符
就像一首爱的罗曼曲
总是在夜晚来临的时候
轻弹起思念的旋律 


◎  牧人的恋歌
诗 ◇ 草原冷翠

之一 银色的月光

银色的月光 洒在
这静谧的春夜里
啊 我家乡的朋友
你的梦可镶着银色的边?
你可曾感到我的呼唤

在南方 在这遥远的小镇
银色的月光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乡
还有你的套马杆和黑骏马
牧场留下我们爱情的歌唱
让牛羊听得都忘记了草香

古老的敖包藏着爱情的约定
银色的月光照在分离的那个晚上
也照在晶莹泪滴的脸庞
你弹起了心爱的马头琴
琴声充满了离别的忧伤

世事难料,美好的爱情总是不能抵挡
青春年少的时代怀着纯洁的梦想
生活的海洋潮起潮落却不与爱情商量
心上的人儿,就这样 我随父母去了南方
只有这银色的月光让我时常怀想 


之二  我的其其格

多么皎洁的月光啊
在这风儿与风儿
和鸣的春的夜里
我的梦时常镶着银色的边
啊,我远方的朋友,其其格
你听,盘羊呼唤我的咩咩声
一如像对你的呼唤

蘸满炊烟的那支羊角辫
又在堆满羊粪番的羊圈里舞蹈
是你吗,其其格,
你最爱穿着饰着银器的马靴
一跃一跃和着风铃,还有你
光洁的容颜,和浅浅的笑靥

勒勒车,毡房是牧民最陶醉的家园
你总是爱拨动我心底那根最柔弱的琴弦
直到那羞红的晚霞,为满满的草原上
都披上金色的衣裳,那是我最憧憬的
梦想,一如那澈亮的母亲河蜿蜒着伸向
东方,哦!其其格,我的其其格,那是
我们年少的天堂啊!镶着银边的月亮

你说你要嫁到很远很远的,
你也不知晓 的地方,不!
那里没有宝石般的月光
也没有——澈亮的母亲河
更没有你心中的——牛羊,我的其其格
花儿谢了,星儿坠了,月儿碎了......
只有额吉一遍又一遍的说:
每只羊都有她自己的牧场,我的孩子

七九开河的冰凌呵
总爱迸裂我愈合的创伤
八九的燕儿呵,总爱在春光里
展示你迷人的霓裳,于是我任由那泪水
汩汩的流淌,在我沟壑布满的脸颊上

多久了,我已无从记起
我只是执著地守望心窝里的
那片荒芜了的牧场,巴望着你
能回来驾驭我这头迷失的骆驼
我的其其格!镶着银边的月亮

温顺的炉火旁,那碗古老的奶茶
一遍又一遍叹息着惆怅
伴着一壶浊酒,还有
毡包里那只尘封的马头琴
啊,我的其其格,你让我直到
地老天荒......



原文链接:
草原冷翠
更新人:
草原冷翠
更新时间:
2011/10/13 21:00:08
更新原因:

没有发现错别字

参考资料:

来自《冷翠诗歌文集》

审批结果:

通过

贡献分:

20

草原冷翠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