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记事



田野收割 街上没有人迹 烟囟冒出一缕缕猜
疑的颜色 窗子后面一张张惊惶的手在打着招
呼 许多人费力地擦洗地上的血迹掩饰大衣里
汩汩涌现的伤口 无人控制的公共汽车穿过黑
色的街道去迎接一位远方来的客人 他说要来
村子口 教堂上方雷电交加 白垩的墙壁阴湿



他照例从外面回来了 没有回音 没有半个人
在场 有人在摸他的肩膀 他转过身去 电话
里传出一阵喘息 走到门前 伸手推门 一个
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是谁 浴室里有人在使用
抽水马桶 隔一条街的地震蹑手蹑脚 朝向他
的位置 他拿起扩音器想发出声音 猛然发现
 窗外一个全黑的天使 在对他微笑 这是个
礼拜日 城里的人都疏散到乡间的教堂了


在危机四伏的城里 隔壁 晚起的女人一夜梳
着纠缠的发结 五个人的尸体从早晨的街道被
清除 铁窗里的小孩瞄准老人的背影扣扳机
贩卖机 鲜红的果汁毫不留情地淌着 蝗虫成
群飞过 田野迅速枯黄了 天空长了一个黑而
硬的痂疤 雷声在背后隐隐地叫疼


战事依然在进行着 一只受伤的白马从濠沟里
站起来 鲜血涂满了他的脸 像屈辱的胭脂打
扮着他的美丽 大兵从街上走过 手槍在响
我走过焚着战火的邻家隔壁 看到我的同伴新
整烫的发型嘶嘶叫着 我们需要愈来愈多的暴
力来争取和平 我们快乐地耳语 并且握紧我
们的白刃 憧憬


车子里的人一贯沉默着 雨把窗户淋得扭曲而
且冰冷 天光未开 每个人都穿著一袭黑衣
兀自毫无动静的头颅若有规律地摇晃 一个列
行的祈祷在单调中喃喃自语 四周仍旧白茫茫
 但车子知晓往何处去 他们穿过祖父们挖掘
的长长 长长的隧道 向高处的十字架长长
长长地寒暄


在村子口 我参加了葬礼的行列 护送一张童
稚无邪的脸 在解事之前安然睡去 我没有哭
泣 只有害怕 许多听腻的噩梦 还在不断生
长 赶过我们前面的路 我想起母亲的叮咛
请把它埋深一点 埋深一点 我看到一张童稚
无邪的脸 埋在土壤的深处 我仰起头注视前
方 鸦群仍在天黑的云头 以守望的姿势等待
 那张童稚无邪的脸 倏然流下了眼泪 黑衣
的人群都流下了眼泪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