遨笛诗歌

 

 


 

狂人日记


     (1)

很真实地欣赏着自己的心
偶然间我与你面对面坐下来
而你只是说出两个字
明天
现在我们俩只能在静寂中煎熬
悲哀于瞬息之间
其实人生并不重要
和遥远的童年一样
在那恬美爱情的时候
我们梦想着每一种不同质的东西
面对一个梦萧萧的秋季
看见有生命力的枯叶
或在沉默之中开口
为你描述故事的主角
只是每次要等到经历最困难的时候
我们才能学会如何去歪曲生命的定义
岁月是没有承诺的
我们靠各种努力才能建立起
毫无价值的精神财富
在透明的景色里
一层一层将自己包装起来


     (2)

当然可以有这么个美好的时光
还有什么比你的思想更单调
好象那沉默之花开放
在夜里,轻声地
说道∶夜,是非常滥情的一个调料
让我开始回忆吧
但无论这个夜是如何不纯洁
或者说
今夜之后我们彼此都会
看见对方在明天突然变卦
风吹扬起叶子
曲径幽幽
那场风雨必将打湿了花絮
我相信
也许过不了多久
我们都会感慨万千,好似
那吹向四面八方的风
总是能够再次回到今天
一次一次
揉碎我们心里最后一点残留的东西
象是花开放的声音
悄悄地做完所有动作


     (3)

但又该如何离去
分别的时刻反复被推迟
往事我绝对相信
所以我更假设未来
其实迷失方向的风就在窗外徘徊
可是我相信
起初它只是一时的迷茫
将来它必会持久
用一生的思考
久久地清扫世界每一个角落
春回大地
而春天的嫉妒只是一次偶然的失误
隔着最后一个冬天的夜色
走出千篇一律的早晨
与初升的太阳一起来到人间
似雾散后的天堂一般
令人感到因美而萌生的失望


     (4)

如果在比较困难的时候
你没有听到我的音讯
那我就告诉你
成功不在于自信
它在我生命中反复出现
这也许曾是个偶然
好象那个破损的冬天
你的突然出现
象一个拼错的名字,极其随机
从天而降的命运
它踏破爱情的门槛
虽然春天还在窗外
或者说一封空空如也的信
却能依然使我相信
没有点破的内容就是
没有期待的等待
是个无题的中庸之作
而我更加相信
我们虽然同为一个时代的路人
但直到今天
你还是在沉默之中
我呢,靠着这份自信苟延残喘
在最困难的时候
是啊,这一切多么
让人留恋
我们莫明之极的生命反而变得不重要
在晨曦中焚烧
没有价值,好象那做肥料的灰烬
而我们的亡灵飘飘然
在没落的来年里


     (5)

尽管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我们已经走进了禁地
我们尽力追忆
在这个退化的大自然中
你捡起悲哀的石头
我放下更陈旧的武器
不同的人走来
这里被踏成一个巨大的屠宰场
他们与我们一起上来
天也相信这是一出突如其来的不可避免的
灾难,躲也没有办法躲
哪怕是一个念头
一次机会
让我们能再次偶然地逃出这里
他们很累了
而我们虚弱的身体更累了
太阳悠悠地挂在那里浪费自己
其实也已经很久了
为什么我们突然觉得还在夜里?
即使我们忘掉了时间的概念
我们也不必遗憾
但,你还是不知道在你的身后
你的死神,手执令牌
伫立在反反复复的风中


     (6)

我为你挖空心思
但无论怎么努力
我都无法想象你是如何
与她在案发后逃走,象两个隐士
消失在一群不知情的人后面
他们偶然地感慨
在交叉路口费力地张望
你,还有她
都有着一个任何人都会
很快就能忘掉的
身世
是否还能随着时间的流逝
在人群后面烟消云散
如果在它们消失的时候
我还存在,那么你与她是否
还在你们的生命中
消耗彼此的一切
或是
一动不动
象是历史长剧的定格
不变的悲剧形式
而我相对而言仍然有着活动的自由
欣赏着海的颜色
欣赏着你们的背景
欣赏着你们在往事里进行
一场决赛
在那群人身后的起跑线上

     (7)

今天的你孩子般地寻找美丽的定义
那梦一般的女孩回头
你的神态也是一种潇洒的体现
将难题锁进内心
而微笑在你的脸上
在天上没有愁云的一个瞬息
好象那万道金光的彩虹
一脚踏进地狱
一脚踏进人间
不同的人都多多少少真心希望这个宏大的场面
能够演变成世纪的婚礼
而随后而来的风云变幻
则是嫉妒与仰慕交织的景色
是烙在大地上的伤痕
让你更留恋那个丑陋一些的身影
在你失恋的时候,假如
每一秒钟你都能看见
七彩的残疤
和她对美学的彻底背叛


     (8)

即使你在被遗弃的梦里
也能看到早晨
和明天最为单调的天空
那种单调是无形的
只要看见一次
我就能相信
你的信仰是没有错的
错,只是一个强加的观念
是不同的感觉
是理解的不同层次
是没有被读懂被消化的神话
爱情是神话里多余的一个差使
它有着残缺不全的翅膀
没有飞起
就已经非常难堪
只要有一阵风吹来
它就能找到足够的理由
扑腾在地
给你一个具体的体验
让你的灵魂在旷野里暴露
让你在信仰面前服输
而且输得非常得体


     (9)

多年以来我就是如此固执
固执得有如脚下的
千年顽石
算起来我的日子就是被这顽石所压
没有自我感觉的我总是
喘不过气来
尽管我不在乎每天是否下雨
可我还是很
在乎泪珠
你奇特的眼泪
一种很微妙的却很浪费的创造,从你的
眼边流下,心平气和
我在千年里从未被打动
当它落在我非常平凡的身上
此刻,又是谁的眼泪
将我的回忆打湿
在苍黄大地上
象是古色古香的露水
滴在失去功能的记忆里
不会让人去留恋
却又似烧过的烟一样
在傍晚的空气里慢慢怅然消失
然后
初升的月光就沦落成
这里唯一的大结局

     (10)

或者更进一步说
当灾难来临的时刻
要在时间里挽救失去的过去
其实很难
不同的是
你在绝对的静寂中
可以再次体会那种熟悉的滋味
如果你不称之为痛苦
而且每年这个时候
回想起来这一切
一定有与今天不同的味道
如果你想品尝痛苦
则更需要一份非常的勇气
其实这所有的事情都很难做到
那小小的童年在春天
但你已经错误地跨入了今天
现在仍能按照结论宣布
前途是冷色的
遗憾与否,你必须往前跨出
而且是另外的一步


     (11)

我被逼着去爱星斗
那是个无奈的漫长之夜
沉重无比
在我的双臂间滑落
打在没有生气的地球上
这才得以让我相信
黑暗也不尽是
没有任何机会的孤独
虽然看不见什么物事全非的东西
在我残余的生命里
和你相见
可能就是在瞬息
心不纯洁的那个瞬息
你是否会空穴来风地回个头
说出一句让人很累的话
此时
黎明前的篝火将我烤得
遍体鳞伤
银河并没有静静地流淌
我在失去的鲜血和时间的刹那间
闭上双眼
心里的太阳陨落
我愿意遗憾
不相信还有什么比这更逼真
而你作为旁证
鸦雀无声
一如这静止的夜色,落进空荡荡的我


     (12)

空气里弥漫着宿命论的安排
那可是没有味道的狼烟
在你不介意的时候
我会替你捡起一首歌的陈词滥调
用它编出摇篮
孵出我们体内的往事,就这样
让余温继续孵化我们的
纷乱的头绪
长成千丝万缕的头发
也许不仅仅只有往事与憾事
时间将我们当成行李
从生命的一端
托运到没有重力的境界
在狼烟四起的另一个国度
我们解脱
无比幸福地失望
我们这辈子走到今天才刚开始
我们没有了气质
所以我们真正地飘飘然
有没有期待不重要
为什么往往
到头来
这些杂事就是我们自己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注释赏析】

如果您认为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它

贡献者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