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


2010-01-11 19:58:17  戈多  所属诗集  阅读5494 】

100个   

真正的道路在一根绳索上,它不是绷紧在高处,而是贴近地面的。

与其说它是供人行走,毋宁说是用来绊人的。

——弗兰茨·卡夫卡



土地流淌奶与蜜,连手指也湿漉漉

假象散发罂粟的气味。喉咙里咳出脓血

燃烧的荆棘噼啪作响。我不是

牧羊的摩西,更没有拐杖变蛇的法术

出走埃及,箴言:赎罪

荒野掌控致命的心理密码

怯懦。隐忍。野心。高贵。自私。善良

身份分裂碎片,七零八落,照出混乱

映出黑河流上的水泡。一串串水泡

开出一盏盏小红灯,导航

溃败的亡灵。游荡。黑暗。在路上

誓言被主猜忌成一场大阴谋

手掌触及遍地之野花,一滩滩咳血

闪耀隐痛,无疾而终。织布机

顺手摸走仅有的一根火柴

盘旋的道路随风飞去,这样

一条丝带,弱不禁风。只剩下

恐惧,焦虑,死亡,颓废

捣毁庙堂,供奉异端的神像

头脑偏执,弥漫火药味

为此料理后事,凿出

一个个小坟墓,在身体的暗坡,埋藏我的

名字、理想、热情,以及忠贞

风一吹,漫山遍野就亮起灵幡

美声的嗓子被收藏,只留下

一副原生态嗓音,唱出闪电

一只乌鸦衔着闪电飞向天空

衔不回来一枝橄榄叶

体毛,乌黑,击溃闪电

洪水纪。那片流淌着奶与蜜的土地

只能从埙中吹出来,原本该从

美声嗓音中唱出来



一个人坐进黑暗里吹埙

埙声破碎,一地的玻璃碴儿

一扇穿衣镜映出

影像

沉稳,安静,而绝望

旋转门。有人进出



台灯的眼睛,昏睡。药片,白开水,在桌上

窗帘上的小鹿蹦回它的森林

森林深处的木屋炊烟袅袅

我没有森林。暗光里的龌龊,肉身里的泥

厨房里的水龙头,拧不严,滴答,滴答

掠夺空旷的声音。空旷的茶几上

散落三大枚镍币,白天在衣袋里“哗啦哗啦”的炫耀

此刻安静,被起诉,成为

蹂躏我头脑的罪魁祸首

起火费。水电费。物业费。电话缴费单。有线电视费

最近物价上涨。猪肉价格飙升。油也要少吃。可以首选豆腐,权且在家修行

工资卡抱屈,小脸明显营养不良

厨房里的菜篮空着,液化气瓶空着

一如我衣袋里空空如也

一根朽木被含进口中。为养活这张嘴

忍辱负重,甘受权术的倾轧

遭遇落井下石与尔虞我诈的伏击

我狠咬牙床,学习生活的策略

梦中看到漫天飞舞鸡毛

33岁。不再轻信道路的煽动

道路轻易地就屏蔽我

许多人都退向婚姻的大路,趋于保守

而我怀疑条条大路通罗马,所以至今独守空巢

见证肉体一点点腐烂变质

多病的身体趋于风化。男根大部分时间里

瘫软无力,像病鸡奄奄一息

瘟疫蔓延,挨过剩余日子

委琐的舞台渐暗

我已沉睡,而胃疾呼着

流淌奶与蜜的

土地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5.34.115.117     2010/2/15 22:50:3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查实  114.101.1.51     2010/1/11 21:02:4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