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贵


2020-06-15 10:16:01  伍好  所属诗集  阅读165 】

00个   

嘉靖间一御史,蜀人也,有辩才。中贵某,欲讥御史,乃缚一鼠至,曰,此鼠咬毁余衣服,请御史判断。御史判曰,此鼠若问笞杖徒流太轻,问凌迟绞斩太重,下其腐刑。中贵知其讥己,然亦服其判断之妙。又,天顺间,锦衣阎达,甚得上宠。其时有桂廷珪者,为达门下客,乃自镌图书云,锦衣西席。同时有甘棠者,乃洗马江朝宗女婿,为松陵驿丞,亦自镌图书云,翰林东床。一时传笑,以为确对。老马的口头语,你个大傻子。当此时,则回之,脆沙瓤。初不解,三五次后,其以川音续曰,安逸。 哈哈哈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