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诗选 第二缉:开幕词(1986—1989)


2010-01-17 14:23:33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5590 】

10个   

第二缉:开幕词(1986—1989)




五月

五月 诗人翻越了语言 梅雨进入梦境
那些建筑朴素地描绘着
花的背景 一只抒情的颂歌
是清于老凤的声音

我独自完成了主语状态的情绪
浅褐色的城市
它歧视了节日中暴露在外的劳动
五月 我看见那名男子
他由于梅雨而艰难困苦
甚至在政治中毫无印象

五月 塔克拉玛干沙漠 在古代
有那以多令人心惊的宝石
我用才能想象 用愚蠢
左右浸透恶意的事迹
它们之间的声音 是雨中的失误
还有燕子 海岛和草率的后悔
它们都属于一个羞涩的词

在梅雨的深处 我看见
连童话都存在颓废倾向
这种生命的插曲
像涉水而过的水鸟 潮湿而躲躲闪闪
1986-5-9


开幕词

不祥的石块 它们毁掉了片刻的宁静
那些在风中接近歌曲的庭园里
我看见木兰花以及坚硬的武器

它们以轻易得来的理由
教训季节中的美丽
他们以祖国的经验
绽开手指到达的早晨
这就是流传已久的民歌
也使贵族让人在嫉妨中受到赞扬

我保持了流水的痛苦
这仅仅是为了
向平原撒布一些起伏的号召
我坚信神话 甚至在生命中
隐藏了太多的诗人气质

他们持久地收获了雨中的故乡
他们在路上拾到了遗漏的传统
这些由自由组成的方向
在姑娘的奔跑中显示了力量

我躲藏在权力的中间
有人清高 更多的人自傲
我选择了尊严
在记忆变得夺目的时候
我偶然散开的衣襟有风进入
在我恢复本性的瞬间
天色却暗淡下去



内心的叶子

在一片叶子的形式里 内心以及苦楝树
使秋天看见了对象
我将要享受某种学派
打开渠道 让春天流动在分散的村庄

青年团结在革命的周围
引人注目的的颜色
使哲学诗化 让女人流露困境
世界从船头的桅杆上滑出痛快的声音:
“我们象一群软体的动物
永远放下了武器!”

最后的秋天之手
紧握很久以前的诗篇
让血发出清脆的回音
而我们在走向晦涩
同时也出现了解放的表情 蔚蓝和贫困

腐朽的代价使星星忘记了明天
现在 过去 以及将要来临的粗糙
鸟一开始就出现了浪漫的天空
我们所摊开的手
和上帝同样年轻或者稚嫩
这是谁的胸怀 忍受惯的
被粗糙地装进许多无法幻梦的遭遇



勇士,太阳也西沉

爱人的冲动 从北到南的歌唱
是阳光落在小鸟翅膀上的声音
远处的勇士 他的战马
他的铁质的口号
因为是爱人而觉得太阳西沉

他的战士正倾斜地前进
他的庄园
和水果同样丰收的
却是浓妆的妇女的气味

我一辈子看过许多面孔
我一辈子不能忘却的是悦耳的夜莺
睡吧 上帝下面的瞌睡人
你的梦中一定充满了极度的悲愤

远处的岛
小小的不动感情的手势
那女人挥走了潮湿的气氛
剩下的却是散落在海滩上干涸的贝
大海是宽容的
容纳了风暴和一浪高过一浪的诅咒
他的战士像蚂蚁一样受到伤害
他的家园躲闪在羞愧的中间

勇士 太阳也西沉
我一辈子看过许多传说
我一辈子不能忘却的是母爱
醒来吧 上帝下面的流血者
更多的路正鞭打你的双脚



诗歌

我看见多余的精神 它们的色彩
能够深深地穿过一个国家
我将要表达什么 或者失去什么
门外只是一些失败的诗歌

因为无力 更因为丝绸中的某些情节
花朵的疼痛以一个女人的代价
混杂在兄弟中间
我还要难忘 因为是珍珠
是建筑在爱人情感上那精致的绣鞋

有时是无辜的 异乡的春天
诗已经无能为力了
谁遥远地回答我楚楚动人的暗示
想象中的告别 低飞的鸟 失明的泪水
那些伴我游离主观意识的哲学
如今已朴素得叫人伤心

我已经当惯了诗人 有花的地区
此起彼落的民谣一半明亮一半灰暗
他们偶然抬起的手
说明了国家和手茧同样结实
他们低垂的面孔
使我只能用诗描绘 直至改头换面




熟视


我看见泄漏的悲剧 白桦下的男人
以及明信片上恒春的山坡
它们将被许多人相信

在有色的伤口中沉默
打开已久的词典里 有脆弱 有陶醉
更有演习疼痛的花朵
我在这样的习惯里横卧并且失声
这些可疑的情节
至今仍像流弹划过的现实

一些陌生的河流淌过国家
另一些马点亮了道路
在缺少动词的季节里 这些情节
镀满了我的背景

我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在花蓝和秋天的深处
我更看见富裕的来自内心的精神
它们因风骚动 因为磨难
清晰地表达着伤感的气息

在一些空瓶的面前
走廊上老朽的足音
惊醒失控的睡眠
同时慌乱地重复熟视无睹的事迹
其实这一切早有人熟视 更多人无睹



怀念


这是另一种黑夜 关灯的时刻
阳光像一把琴照亮了你的沉睡

我无法忘记珍贵的树木
它的童年和我一样难得充满激情
在靠山的地方
你可以看见水游向远处
像星星总让你想起太阳

窗外是墙 墙上的青苔
像一面春天的镜子
让你看见水的气息或者赞美的颜色
我已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了
幸亏有一些树还在支撑着沉重的历史

这是另一种黑夜 远离健康
像烛火照亮背景忽视的光线
那么不太真实 那么摇晃不定
在有光的地方
你只能看见一些阴景
连自己都无法辩认哪些才是食物
哪些是思想的过渡地

窗外是绿色的草地 草上的露水
晶莹明亮
像你多年前的一个习惯
毫无保留地映照着
你的爱人 仇人 偶然飞过的小鸟



诺言

我将走过青苔以及悲痛中倾诉的衷肠
在昏暗中 分开合唱中的快车
我的声音沙哑但仍像有力的翅膀
顶住了来自礼花般的许诺

春天只剩下一些颜色 没有精神
也没有目光停留的情景
园丁到处可见 新芽和新娘同样可悲
处处保留着毫无个性的时代

未来是一颗种子 结实但渺小
它的空气和土壤飘动在想象 之中
那么游戏中的孩子呢
他们的笑也表露了痛
痛在母爱 痛在温柔覆盖的部位

我曾经歌唱 挥动手臂 或者奔跑
但填满时间的却是瑟瑟的声音
我从来也没有遇见过大慈的人物
只有大悲的道路疾速滑过额头

那么秋天只能是一匹马了
临近丰收的同时也耗尽了蹄声
坚强的村庄像爱情一样铤而走险
失败只能是年代 事件即是荣誉

往事是诗人的花园
它的颜色和果实
那么路过的小鸟呢
它们的歌唱只能算是一种呓语
一切是梦中的世界 梦中的诺言




宝库的标签

和铜锁联系在一起 和生活无关
但此刻没有心情畅欢的天使

你可以成为隐藏思想的人物
可以呐喊失误中仍有崇拜者的宝石
春天的声音显得过分温柔
像稻草人脚边的蒲公英
这个世界已很难分清位置了
在颂歌和呻吟的面前
同样是诗堆放在你的面前

我们都来自邻居之间
来自鸟的下面 每天聆听教训
像冻僵的手指
只能和肥大的妻子在一起

有一些宝库 有一些没有阶级的箱子
它们装满了社会中难于辩认的声音
只有许多年前的小树
如今已遮盖了你的天 你的地
以及你颜色很深的门

和预言联系在一起 和错误无关
但此刻没有英雄的面孔



晚年即景


一支英国圆号 一杯柠檬 以及落叶
黄黄的有着荒唐的晚年
终于在一个贵族身上发生

一切都回到了疲倦的状态
尤其是心灵 这永远也装不满的盒子
它终于在忧伤中明朗了
年龄是一只柠檬
当你品味出它的内涵时
一切都被冒险拥挤
甚至像穷途上马帮的铃声

在晚年 音乐是一种液体
只有它能浸透
往事或朋友之间的真诚
尤其是圆号 嘹亮 诚恳
一步紧一步催促你进入无边无际的意境

一个贵族 同样贵族气息的孤独
像风吹开落叶的声音
在穷人无法展开的天空下
像柠檬一样酸得含蓄



任意花园

我在花园的深处消失了痛感
香味以及月中的血缘关系 有足够的理由
任意即兴一种过渡的风景

我常常为盛大的季节
容纳了界限之外的气候
花园 阳台上也可完成的景致
无关紧要的痛苦 理解和信仰
善始善终在我的前额

清晨 我还会看见露水中的一夜风流
这也是一川向度 另外的情节
就是鸟在我面前平静地飞走
我冷淡在花的面前 蜜蜂的声音
甜甜地贯穿了幸福的生活
更早的时候我就在花园中看见女人
和她们对话时变声

在树枝的拐弯处
或在猫经过的地方
请说出所有的秘密吧
在花园 我只能遥想大乳房的山羊

我在花园的深处看鸟
鸟在花园的上面看花
我只能任意花园的每一种形式
让香味乘虚而入 寻找适当的阶级矛盾



亚麻桌布

纯粹的房间 桌上的花瓶
但我无法秘密这种岁月

曾经的亚麻桌布
干净具体地刻画一个民族的经历
这种可能 使我在窗子的后面
看清了殖民主义的企度
亚麻桌布 你追随了怎样的品质
在每一种想入非非的图案中至善至美

是哪一双手托平了你的软弱
亚麻桌布 平静地展开在花瓶的下面
那些花开得正艳
但无端的阳光
在图案和花之间移动光明和黑暗
同时让所有的理解渐渐褪色

亚麻桌布 陌生以及祝福
只有花瓶是醒目的
鲜花的压迫以美的压力
让我找不到真理

整个下午 或者整世纪
这样的情节随处可见
阳光落在花上 它们落下意外的影子
亚麻桌布上的图案
由此在影子里倒向塑造的美



既然你们已成为朋友 成为坦然
那么想象的城
以及城中的年代和钟声
现在还能选择什么样的花朵?

我们从城的上空鸟瞰
那些被迫拥挤的建筑 花园
包括那些孩子的歌唱
那些塑造失误的年代
那些用骨头碰响政治的情节
我还能说些什么?

用一种政治的角度 我拥抱现实
我看见城中的爱情转弯抹角
甚至是晦涩 甚至忘记忠诚
看见最初的痕迹无非是一种自恋

我看见在城市的一千次甚至更多的交换中
楼和塔只是一种形式
我们在消亡 皮肤里的消亡
这些用逻辑建筑的神情
歌手以及仆人或者贵族
同样饱满了城的声音

洗尽的伤口 它们仍然敞开
平凡的是太阳的照耀
它们使花朵和城门同时开放
我站在城中 内心 紧闭的嘴唇
和城一样有时无意
更多的时刻会毁于一旦的精神


品质

停留在忧伤的美
它们汇合了空或的阳光
一匹马的结构 疲倦或者无法挽留
这样的诗正在接待精神
任意深入我各个时期的态度

和平时代的一些石头
光滑 平稳 但毫无生动的情节
空气中显露在游山玩水的路上
其中也有虫鸣在它们深处晦涩
我沦落在孩子的语言里
像一些优美的水草
常常被过渡的桨声一分为二

易经也是这样 以人为主
兼天地之间的万物生长
我身边的良家妇女
舌头席卷了平庸单调的男人
让柔情似水的表情漫上高高的幻想

我的幸福 均匀而且有哲理性
通过早晨的某一种颂歌
路也像诗一样经常换行了
浓密的美景一开始就不能让人接纳
粉碎的石头最终合并同类
为此有一些品质远离了珍贵的椅子
更多的运动描红了良心的警句




他们在五月不仅仅是为了生活
那只鸟 飞过那么多树顶
早已懂得了秘藏于翅膀里的哲学
自由是很香很香的一杯茶
谎言多了你可以由它来解渴

他们在阳光里不仅仅是为了健康
那匹马 走过那么多村庄
深深的脚印蓄满了寻找的险象
赞歌是很响的一句口号
瞌睡了你可以由它来醒目

他们在梦中不仅仅是为了寻找
那棵树 有了那么多的枝权
早已长满了节外生枝的情节
斗争是很亮很亮的一把刀
麻木时你可以杀伤别人也可以刺痛自己

他们在诗中不仅仅是为了春天
那片草 有了更多的羊群
早已为了明春更新的色彩
沉默是很静很静的一场战争
我无意中看见檐水滴石的过程



笔记本中的素材

我们把一切都境界化了
一些不合时宜的悲剧
一些想象的先锋思想
在同一棵玉兰树下
成为人道主义的目的地

我们在欲望中争论诗的真实笥
争论民族和音乐的来源
甚至可以用戏剧的语言来信纸述
但世界是私人的火焰
是清醒的桌和笨拙的椅子

怎么样才能和民歌同样流传
用统治的态度流传
还是用稻草在泥里的生活

远处有一个怀孕的女子
一个牺牲自己 获得水生的人物
她的过程是否能唤醒有地位的人

我们都生活在联想的内部
一些梦 一些写作中总有高潮的文章
但怀疑是我们
每一个人的敌人也是朋友


过渡也是一种画景

我无法进入视觉的呼唤
我无法挡住静物的耀眼
在秋天 在刚刚醒来的公主面前
天长地久是永远的承诺

果园中有重新唤起你美意识的背景
可口的生活在手掌和铁器之间
对一个真正懂得生活的人来说
有一种匀称的比例

打开一个水果
我可以看见它强大的生命
这种味觉的美紧靠在一起
像庙中佛像的热爱

用一杯酒你可以过渡色彩
秘密和陶醉在梦幻中平和安祥
对一个连嘲笑都觉得残忍的人来说
爱好似乎是一种易碎的艺术

我已无法严格把守谁是朋友
谁是橡树下蓄谋已久的窥视者
在秋天 认识一个朋友的女儿
是一场绝望中的战争



翻译的可能性

我用星期天准备了爱国主义
字典放在桌上
在苍白的纸上练习牡丹的习惯

谁把外套挂在一张美丽的椅子上
积极向上一如既往
用音乐征服情感
铃声就这样落在建筑物的后面

九月有老练的钟声
它们流露的声音偏离了儿歌
大量新鲜的水果
充满了陌生的欢乐
我在秋天的礼堂里
经过犹豫担心窗外的风声

谁在贯穿绒线织物的劳动
很多的手势
绣花在足够的爱情里

我要把汉语用完
通过形象的动作制造诗句
在大量的彩色信笺上
涂涂改改一年一季的爱情


托洛斯基回故乡

他看见了冬天中无法表达的想象
桦树叶子 彼得堡马车中的爱情
这些沙王时代的街道
现在坦露在他的手掌

托洛斯基的故乡 伏尔加河
以及高加索山上清澈的鸟鸣
仍然是冬天 仍然
是歌剧和哲学同时流行的季节
托洛斯基回故乡
接近了一条鱼的智慧 遥远的
蝉声描绘着和乡村极不相称的
秃顶的男子

他呼吸了太多的往事
打开一本书 又合上一本书
早晨的雾水打湿一夜灿烂的梦境
彼得堡的三月 雪仍然覆盖着春天
托洛斯基回故乡
他有婚外恋的倾向
远离了妻子和真正的革命



空心的字


我看见水鸟已疲倦
看见它们让我轻松地虚构
空心的字 守护着我脆弱的内心

你在想象昨天的火柴
它的照亮 是世纪的玩笑
空心的字轻盈地排列在面前
阻挡我光中的事物

我听见了水的幻觉
这算不算属于女人的道理
空心的字 赤裸的独木舟
像等待怀孕的女子 空心而丰满

在空心的字里面 我被人爱过
活像一只四平八稳的蜘蛛幸福着
空心的字 慢慢游过两岸
颂歌以及悲哀同样郁郁葱葱





和文化有关的梦呓


我站在书的面前
想象历代的文论 酒杯和笔
此刻花瓶的影子就变得杂碎

其实飞鸟是一种思想
它们的背景 活跃或者幸福
我想起古代的人
他们饮酒的形态 文章和梦境
他们都为了见血这时
闪电在房顶上打了一个响亮的结
真是一个声势喷亮的时代

有时河水会因为鱼的逆流
帆的影子只能浮在水面
它们无深人 像我和你
到死才能进人比脚印更深的地方

在烟囱和手枪 甚至是通讯卫星面前
文人手中的匕首只能据守在油印刊物
其实谁都见过春天 谁都知道

理想会碰痛脚印
只有那些精力过剩的理论
有许多的句号和括号


制造一种风格

制造一种风格 让小屋今晚没灯
让水果在黄昏成熟

我积累素材
打一只结实的箱子
我更在水边磨损不锈的手指
有人在酒的倒影里看见草的精神
看见老式木梳
正在梳理新鲜的泪渍

我使劲地在装饰板上打钉
让它挂一幅风中的耳语

离孤独不远的窗帘后面
我像贵族一样写诗
用想象在雪地上留下先知先觉
制造一种风格
让有些名字委屈 让季节冲动
让丝质手巾在关键的时候
蒙住了明亮的眼晴





(1986—1989)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4.112.241.88     2010/2/4 14:37:14     1 楼
  • 送了1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