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现代诗是如何堕落的?


2015-10-11 10:19:24  梅冰  所属诗集  阅读1083 】

100个   

看看这首所谓的诗歌就知道了

邓诗鸿获50万元奖金

  荆楚网消息(记者王淳 通讯员张宇、卢志广)“谢谢咸宁,谢谢咸宁人民!我坚信这是中国诗歌史上一个重要的时刻。”12月26日,获得咸宁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一等奖、独揽50万元奖金的44岁江西诗人邓诗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当日下午,咸宁“一马·香泉海杯”世界华文诗歌大赛在咸宁市十六潭公园揭晓各奖项并举行获奖作品揭幕式,邓诗鸿的138行诗作《咸宁辞典》被镌刻在公园的石壁上。而这位获得一等奖的诗人,生活中的身份是江西省赣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一名普通交警。

  2013年10月,咸宁面向全球征集与咸宁有关的华文诗歌作品,设一等奖1名,奖金50万元,总奖金达85万元。主办方称活动旨在“配合实施咸宁城市形象国际传播工程,擦亮‘香城泉都’名片,提高咸宁知名度、美誉度,同时繁荣华文诗歌创作”。

  邓诗鸿告诉记者,他从初中起就写诗,至今已30多年,是中国作协会员。2009年,他曾到咸宁旅游,对赤壁古战场等历史遗迹感触很深,于是欣然参赛。在提笔作诗之前,他花了一个星期,从网上下载并研读了有关咸宁历史文化的资料,约10万字。随后,他2天成诗,又花了20多天前后修改了11遍,直至自己满意后才提交作品。

  从屈原途经咸安做咏桂诗、三国赤壁之战,到李自成殉难通城,从浩浩长江到桂花、温泉,“我试图把咸宁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浓缩成这138行诗句,向世人展示。”

  邓诗鸿的诗作得到了包括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曾凡华、著名诗人王家新在内的大赛评委们的一致认同,被评定为一等奖。“这首诗体现了诗人对咸宁人文风貌的独特理解,融入了诗人真切情感,语句经典。”王家新介绍,初评和终评的全过程,评委们只看得到作品而不知作者。对于邓诗鸿,曾凡华称此次来咸宁颁奖才第一次见面,之前也从未听说过。

  对于自己的诗歌获50万元大奖并被刻在石壁上,邓诗鸿称赞“咸宁有气魄”。他向记者透露,今年在苏州举办的诗歌大赛上,他也斩获一等奖,而鹳雀楼上,也有他的诗作。

  和邓诗鸿一同获奖的,还有来自云南、山东、甘肃、安徽、湖南的5位诗人,4男1女。他们当中,2人获二等奖,各得10万元奖金;3人获三等奖,各得5万元奖金。而这5人,有卷烟厂工人,有网站编辑,还有高校学生。

  曾凡华介绍,此次咸宁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从奖金数额上来说是目前国内诗歌大赛中最高的。大赛共征集到来自全国31个省份和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近2000人的近10000首作品。“从影响力、作品数量和质量上来说,大赛对繁荣诗歌文化,提升咸宁城市形象,都起到了很大作用。”曾凡华说。

  “和诗歌大家们相比,我只能算是一个初学者、爱好者。”邓诗鸿说,“诗歌来自灵魂最深处,能够给心灵慰藉和温暖,是老百姓们都需要的艺术。”

  当日,中国诗歌学会、咸宁市对外经济文化交流促进会等单位发布启事,将共同主办中国咸宁“金叶·香泉海杯”第二届世界华文诗歌大奖赛,从2015年1月1日至6月30日,面向全球征集华文诗歌作品(不超过100字),并设一等奖1名,奖金10万元;二等奖2名,奖金各2万元;三等奖3名,奖金各1万元。

  附 咸宁“一马·香泉海杯”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品

  咸宁辞典

  江西 邓诗鸿

  大江东去……,聚吴风楚韵于长江之腹

  夏商殷周,赋“乾道变化,各正性命……”

  秦皇汉武,铸“野无遗贤,万帮咸宁。”①

  吴楚的风,汉唐的月,眉批着诗经、周易

  楚辞和汉赋;吐纳千年,内外兼修

  又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此去:长风浩荡,千山渺渺,万物俱寂

  君子随流赋形、澹泊明性,百姓潮起潮落、

  逆水行舟,黯然于一江烟火……

  楚辞作为河床,汉赋是适合凭栏的后院

  《九歌》、《天问》、《离骚》、《九章》……

  巨浪掀起,令群峰俯首、万世吟咏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但壁立千仞,群峰高耸,万壑危崖

  让屈子形销骨立、浮世独醒,领受

  旷世的孤独与悲愤;离去,又怆然顾盼,

  怜惜苍生;傲骨和泪水拔节的声音

  让江水,又悄悄抬高了几分———

  江水继续在涨。它从雪山奔来,劈开浮世

  携带着朝露,去日苦多;打湿杏花春雨江南

  打湿英雄的铠甲,和王冠;打湿青铜之尊

  五行之器、兴亡之鼎;也打湿浪遏的飞舟

  青花的祭酒,虚拟的故国,和凌霄一赋的诗篇

  故垒西边,小乔的羽扇,缠绵着周郎的纶巾

  舟自横,人伫立,剑自空濛

  有爱焉识,雨雪纷纷;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词语的硝烟,压弯了流水,和三国

  内心的暗伤,在哪一片浪花中蛰伏、闪躲

  江面上还有什么在放浪……?一叶苏子的醉舟

  踏着虚无的韵律,借一曲《念奴娇》怀古、讽今

  一定还有不为所知的命运,被一条江无限拉伸

  半江弱水,目睹你华发早生。入地千丈,

  却无处藏身;红尘千年,却入世无门

  只好寄居于半江渔火,一身清霜

  和一劫余波,吟颂着《水调歌头》

  谈笑间,失手将一江宋词和惊涛打败

  而一场浪漫主义的宿醉,是否约等于

  两行秋雁,一枕遗恨,和一弯残月?

  千年的长风,吹动闯王的马蹄

  也吹动金盔胄甲、满腹玄黄

  吹动缤纷的月色,和星辰;吹动一座山

  嶙峋的傲骨,一首诗的典雅,与怜情

  让一条大江的柔波,从此空留遗恨

  “极目山河空泪血,伤心萍浪一身愁。”

  殊不知千古英雄,早已被江水一一眉批———

  君不见大水汤汤,烟雨微漭……

  关于流水与天门的纠纷,这属于千古闲愁

  一阵阵温柔的碧波,于天门中断处

  未经许可,便纵身一跃,慷慨赴死

  仿佛闪电,和雷霆。中断的流水

  在楚江次第打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这是荆楚大地的气魄,与胸襟;孱弱的流水

  泣血的嘶鸣,仿佛词语锻造的黄金

  ——在低处提炼真身。它的铮铮铁骨

  和石破天惊,从此认识了渺小的巨大

  山水即吾心。多少青山和诗句,踉踉跄跄

  扑向流水,抵达一个个看不见的内心

  就像此刻:我感到大地微微颤动一下,一颗心

  也跟着颤动了一下,润物无声的力量

  成就边塞笙鼓,汉字的马群;成就

  渔舟唱晚,和苏子的词牌;也成就了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一朵浪花轻轻跃起,又复归于平静

  大地上依然人来人往,不惊动一片月色

  一阵涟漪与一片惊涛,被安排在途中相遇

  他们手牵着手,从不分离,构成了辽远的故国

  和大地;波光潋滟,岸芷汀兰,当时光轻启

  万物俱寂,美与美在交织,心邂逅心

  他们互为锦瑟,和琴弦;如果我按下心跳

  长江就停止惊涛,诗词中的留白

  必将被一行白鹭所替代,一行白鹭

  不知楚汉,和魏晋,代替壮阔的高天

  拍打着唐诗的帝国,和宋词的落日

  如果我说到乡愁,江水便停止汹涌、浩荡

  一尾鱼,深陷于一汪古典的流水,探出头

  露出浅浅的酒窝,和受惊的双眸

  于苍茫暮色中,劈开潮汐,溯流而上———

  请原谅我的迟到和无知,一条江已经代替我

  守望千年;我来时已躯壳残破、满目苍凉

  风吹江山,风吹浮世;也吹动你,和我

  一颗逝去多年的心,开始定神

  在词语中,调试着吴风楚韵;我试图模仿流水

  闪了几下;当红日跃出天门,一缕霞光

  就洞穿内心的红尘;随后又拐了几个弯

  踉跄一下,但灵魂在不断漏水,伤口在崩岸

  我已然无处藏身……。幸好有私自下凡的明月

  陪我品赤壁、登九宫;沐隐水、临太乙②

  “白云深处宿,一枕玉泉声”;偶尔桂花沽酒

  竹林结庐,独钓寒秋,坐等远游的归人

  我知道:“朋友,要用一生才能回来……”

  这高天壮阔之地,我生来是你的浪花、倒影或梦境

  藉此明月东升,鱼跃夔门;作为冒名顶替者

  多情应笑我,华发早生;当我捧着你的楚辞

  或者汉赋,深深地跪下去,上阕仍然姓唐

  下阕依旧称宋;秋风犹在,芳草纷飞

  苏轼的大江,依然在拥吻着李白远去的帆影……

  星垂平野阔,一望大江开……;大江

  被我从窗外一抹桂花的馨香中,轻轻推开

  落霞折叠着帆影,流水倒映着白鹭

  碧波摇曳着月晖;仿佛大梦初醒,美人初妆

  ——多么美妙的恩赐,和馈赠

  巨大的阖闾背景之下:任贤使能,施恩行惠,

  高让雄图。我不配成为隐士,内心的裂缝

  被她的美一一抚平;尾随着一株桂花

  或者楠竹,进入你不朽的中流

  藉此凤凰涅磐,众鸟高飞,大江奔腾……

  飞翔的姿式,掀起潮水,卷起飓风

  推开千山,推开大江,与天空

  我反复听过它的声音,热烈、丰盈、饱满

  高过惊涛,低过谦卑,恒久而坚韧

  再一次被大地深爱和喜悦;一定有更微小的事物

  值得我们热爱和赞美,比如一颗螺丝,

  一枚铁钉,一朵浪花,或者修辞

  他们用汗水洗濯了美,向万物感恩,和致敬

  让饱受污染的灵魂,重新受洗……

  盈袖的暗香,在长风中生长着,茂盛着

  温润而明净,并在碧波中,荡漾———

  万物自有其低垂之美,那些挥汗如雨的词

  构成了荆楚大地上,千年不改的巍巍之志

  和远方,或者更远方,一座不断流动的城

  并于黎明前,隐身于一首诗细小的偏旁

  我确定没有再次眺望大江,大江

  已在诗篇中,次第打开———

  滔滔江水东去,文明在吸附、吐纳……

  美与美在弹奏、追逐;当我乘风

  穿过诗经、楚辞和汉赋……,领受着

  万物变迁之美;一江逝水,托举出山川、大地


  田园和村庄,我必须再次向你躬身

  请允许我汹涌、战栗……剔除风暴和雷霆

  世界弱水三千,作为其中一滴

  你是我恒久的河流,永世的今生,与故土

  时光浩荡,岁月静美,风屏住了呼吸

  我必须以楚辞为梯,汉赋为栏;唐诗为柱,

  宋词为檐,在心中重筑一座望江楼

  让汗水和比喻高过目光,穿过风雨

  一并汇入永流,从此脱胎换骨———

  大江东去……,大江盛放出安邦之鼎,瑰丽之珠

  大地上的王冠,引领着东方的吟颂,与飞天

  注:①引句为咸宁古出处。

  ②此处皆为咸宁风景名胜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梅冰 171.108.57.97     2017/11/6 21:35:48     5 楼

  • 没有一句是自己的,都是剽窃前人。或者说糟蹋前人作品。
    这些诗歌比赛已经没有公信力。
  •   梅冰 182.91.115.164     2015/10/11 19:15:02     4 楼

  • 人神共居之地(诗歌)

    作者 梅冰

    一朵朵白云飘过横断山,
    傈僳族人住在怒江两岸。
    江水奔流自那青藏高原,
    流到这里的时候最迷人。

    这里是三江并流的一部分,
    被赞叹为人神共居的地方。
    人和神在崇山峻岭中相守望,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了千年。

    2010年5月的一天,
    我进入这条神奇的时光隧道。
    我沿着这条民族迁移的走廊,
    几天的徒步换来长久的惊叹!

    山路贴着绝壁延伸到天边,
    脚下是翻滚的怒江之神!
    令人胆战心惊的才是真壮观,
    我的人生有幸翱翔天地之间!

    相比于千万年的鬼斧神工,
    我的尘世是多么的短暂。
    但在这短暂的白驹过隙中,
    我看见了生命的雨后彩虹!

    后记:重返滇西北三江并流地区的日子,一定会来到!
    2015年9月13日
    修改版于广西20151011
  •   虹哥 120.4.232.139     2015/10/11 18:23:37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只能说两个字:无耻!还想问一句,可以骂人吗?
  •   徐峰 61.180.34.39     2015/10/11 10:41:5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支持诗友的观点!
  •   梅冰 182.91.115.245     2015/10/11 10:22:18     1 楼

  • 这是散文、赋的集合体。只要官、商掺入诗坛,中国的新诗就完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