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许渊冲的坚定支持者


2018-11-01 16:41:48  梵夫  所属诗集  阅读210 】

00个   

我是许渊冲的坚定支持者

我是许渊冲的坚定支持者。注意,是坚定支持者,不是粉丝。粉丝难免盲目,俗话云“脑残粉”是也。但我不是粉丝,是许老的坚定支持者。我的支持是建立在思考的基础上的。
多年来,中国古诗词之翻译,数量不可谓不大,然则多是直译,没有韵味,完全失去了诗词的风采。洋人读之,索然无味,更遑论达到推广传播中华文化的效果。
许之翻译,耳目一新,读之入脑入心,韵味悠然,难怪在海外华人、译者和文学爱好者中广受推崇。
然而一石激起千层浪。褒者有之,贬者亦有之,不一而足。
不用说,褒者就是认同他的“三美”、“三化”之说,是被他的译文征服了的那一批人,笔者也是其中之一。贬者不外乎三个原因,一是说他不遵守语法,并据此说他英语水平尤其写作水平太低,二是说他不忠实于原文,三是说他抄袭,并提出以同行评议来检验其水平。
第一, 不遵守语法,是他有意突破语法以期达到形美音美之要求,这是开拓性的工作,值得商榷但不应一棍子打死。这比起某些汉语现代诗好懂多了,除了语法不到位之外。有些汉语现代诗,读之如坠五里云雾,不知所云;而许之译,即使是极少数不遵语法之篇,读之仍然能懂,更重要的是有音美形美意美之实。而据此说他英语水平不行,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堂堂一个西南联大毕业从教几十年的英语老教授的英语水平行不行,这是用膝盖想都知道的。况且,这样的语法“错误”并不是很多,非主流也;有意为之虽有削足适履之嫌,亦不可尝试乎?谁能说所有的英文著作都语法精到?葛底斯堡演说可真是绕得人晕乎,不还是成了名篇?
第二, 不忠实于原文,这正是他“化”的表现。要知道,中英文是完全不同的语言体系,横亘在中间的阻隔是何其巨大,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完全对应的。很多概念能有六到七成的重叠就不错了,加上政治、经济、宗教、社会、文化、风俗等的差异,很多时候直译就是不解决问题。这就需要转译或者化译。如“三民主义”一词,怎么译洋人们都会一头雾水,除非用很长的文字才能解释清楚,如the Three People's Principles (Nationalism, Democracy, the People's Livelihood)这虽然解释清楚了,但洋人们并不受用,如用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虽与中文意思不完全重叠,但洋人就很入脑入心了。同样,实事求是seek (the) truth from facts就不如down-to-earth更合洋人的心。实际上,the Three People's Principles和seek (the) truth from facts就是Chinglish,假若世界上没有中国,这样的词汇根本不会出现,所以一般情况下,外国人听了肯定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样的翻译要尽量的少,除非别无他法。你若去读读许先生的译诗,你就会发现他的转译大部分是相当精妙的。这种转译,很能被双方接受,先找到共鸣,需要时或者说交流到了一定阶段后可进一步讨论细微的差别。但这已不是翻译的事了,而是交流双方的深入的了解与探讨了。
第三, 说抄袭则需谨慎。原文相同,译文有相同,这不是很自然的事吗?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否则何必重译?不同的地方正是关键之所在,也正是许先生体现其风格或功力的地方。如果全文都是许先生风格,与别人译作有文字相同也不是抄袭,毕竟这是翻译,原文完全相同。如果一大段文字前后风格迥异,一部分倒与别人的完全雷同且风格相同,似乎可说有抄袭之嫌,但必须要经过鉴定,否则不可乱说的。
第四, 至于同行评议,这也是非常之难的。要知道,这是翻译,翻译就是一种再创造,在很多时候是要转译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许的翻译则是更多的运用了转译,力求更好地达到原作的音美形美意美的境界,而不求字字契合,这本身就是他作品的特点,这是开拓性的工作,没有标准可寻,如何进行同行评议,硬要进行,永远只能是好者说好,差者说差,无法达成共识;某先生提出搞同行评议,却只肯找外国的专家,难道外国专家比中国专家更懂中国诗歌或典籍吗?中外都有人推崇许先生,这难道不说明他还是得到了相当的认可吗?除了极少数译作转得太远,破了语法,大多数不还是中规中矩吗?如果全如上述所说,人家怎么还能获得北极光奖呢?正因为现在褒贬不一,争论不休,也说明翻译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在此情况下,恐怕真正进行同行评议也评不出结果。也许部分许译因为追求三美而使英文水准打了折扣,但其对三美的维护和中文原文的把握远胜外国人。
第五, 随着时间的沉淀,能够得到世人的广泛接受,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就成功了,否则,就是失败。当然,好的作品也要有好的机遇,有好人推介,并恰逢好的环境,不然也可能湮没。中华文化中多少好的东西已经湮没,或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掘,就是最好的例证。中华文化何其辉煌灿烂,然而在世界文明体系中待遇又是何等的低下,话语权是何其微弱,不正是没有把握好的机遇好的环境吗?中华民族一段悲摧的历史就是中华文明被边缘化的根本原因。在西方文化主宰世界的今天,中华文明要走向世界是非常的艰难,许先生的努力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为了更好地提升洋人对中国诗歌的兴趣,以英诗的方式译中诗,也是不得已的事情。试问,若中文大行天下,我们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虽然他译成的英诗有些地方值得商榷,但瑕不掩瑜,已经引起了部分感兴趣的洋人的共鸣。这就是好的开端。有了这个好的开端,接受者多了,学习者多了,实践者多了,发扬光大者多了,就会形成不可阻挡的洪流,成为天下共赏的经典。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