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2012-04-17 22:01:30  佘林颖  所属诗集  阅读1103 】

50个   

《无奈卡夫卡,无奈杜甫》

或许,伟大的心灵
仅仅是孤独的帝王
他的口谕,仅仅在宫殿
像回声,激荡

——迂曲的走廊
一道道,一重重——琉璃之墙
歌者
低回于心灵的迷宫

这手边的如意,吐壶
威严的玉玺,起居注
写就汉唐……辽阔的疆土
而帝王
幻身为每一个歌者
走向长城,通衢

越过批文与规划
土地丈量者
向国家发改委汇报
开发区用地
如卡夫卡的小说
每一日,地界的木桩
像醉汉在梦游

八百里加急,带露的荔枝
卡夫卡不能洞晓
这水灵灵的瓜果
如通抵达——歌王的手
闭锁在密室重楼

或许,伟大的心灵
并不能复述
一个崭新的时代
令杜甫也为之无奈



《囚笼中的歌王》
——想起美国诗人庞德

歌者,不会学百灵
囚笼中,诗歌之王
以睥睨的目光
打量,比萨斜塔

从一个倾斜的角度,世界
自由堕落;纷乱的编年史
从一片悲悯的静穆中
喷涌——金色的辞章

道德是永恒的法则
孔子说
它以仁爱支撑——这个
堕落与倾斜的世界

愤怒或叛逆,无助于
改变或矫正——比萨斜塔
歌者并不拥有道德的力量
支撑——堕落的地球

语言仅仅是毛栗的空壳
一片纯金的碎屑
囚者啄食——孔子
焦灼地敲凿,修辞学的空壳





诗二首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黑子  123.245.92.158     2012/4/19 9:55:2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或许,伟大的心灵
    仅仅是孤独的帝王
    他的口谕,仅仅在宫殿
    像回声,激荡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