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2019-05-14 22:03:29  南枯信  所属诗集  阅读155 】

00个   

咒一

咆哮吧!咆哮吧!咆哮吧…………
温暖的坟墓,战栗的土地
拆毁英雄的刀剑、农民的锄头、诸神的太阳
像冲出地狱里的恶魔
像荒原里肆无忌惮的野火
一座又一座不可低头的高山,拼命
朝星空显示雄浑的胸肌
在我的头颅被砍下的地方,江海
永远汹涌,更加疯狂

咆哮吧!咆哮吧!咆哮吧…………
涂满祖先的鲜血,擂起战鼓,厮杀
用地震和火山的力量
摇撼每一座城市,每一座村庄
生死相间的旗帜在白骨中飘扬
强暴、卖淫、外遇的激情是多么美好:
宣扬出无数闪烁的星辰
像无数的鬼睁开眼睛
那遭受蹂躏而不屈的灵魂啊
看着厄运占满四处
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枯萎

我是这厮杀中勇士,我的身躯
铭刻着千百年人类的苦难和尊严
一次又一次,我坚持战斗
渴望复归最初平静的土地:
望着破旧的手,被魔鬼磨碎的西部
我的眼睛里:昆仑山和珠穆朗玛峰
沉沉的滴落,像两滴泪珠
啊!我是怎样在心底压出一道道深深的伤口
彷徨的叹息无涯、无边,黑夜似的
遮住我的眼睛,而我的情人
流浪在时光的缝隙中,依旧那样悠然
仿佛什么都不曾与她发生关系
只有我一个人,悲愤的望着这世界
我的心忧伤的淌血,直至最后一滴血
流进贫穷、麻木、欺骗、背叛、灾难………..

咒二

希望的路,她已经老了
否则她不会离开我远行
上天把她作为祭祀品
让她在血里流淌,她听见
血里心里酷刑的光辉
她静默地站着,不说话
仪式逼近之前
她把肠子掏出来,挂在肩上
疯疯癫癫似的荒唐
命运的残酷是不喜欢寂寞的

——蛇一样的火苗使她焚烧尽身躯
连心也不剩

传说人间干旱,是她喝干了
——天地之中所有水的缘故

咒三

我多想那被砍伐的是人间的执念
它和超度形成两面心镜对视
只有一远一近的古钟声
真实地安然作响
断了又接上,砍了又生成
疾苦在万籁俱寂的茫茫深夜
难以抚慰

这无休无止的执念,流进
菩提的枝叶和根骨中
金黄色的血,一千个星辰明灭
只在一念之间。它被虚构在天上
诸神弃置的影子里
无常地摆动,把尘埃敲响

投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深浅浅

也许我是释迦摩尼佛前的一颗舍利子
也许是漫漫苦行的旅途歌谣
夜守孤灯,把心坐穿
不知不觉中
一切痴念融化于无常

咒四

凡尘莲花的气味
梳着欲念的鼻孔
它们煽动着
穿过凡心与佛心的参悟

一声念经声似的初心
被推为缘起缘灭的六道众生
几世才能修得般若心

我不问长生,我不问
轮回,只问一生逍遥

咒五

心性无法消费世上的每场生死
欲望机器冲垮那平常心
冷峻的相弃相怨

被人看见在他们的血管里
稀有的化石正悄悄走近自己
却不知阿修罗已徘徊在空中

像雪的羽毛、雨的声音
在夜的奔流中已经发生了什么?
苍白像因果轮回

一口充满痴念的棺柩
漂过广场;腐虫在一盏灯的
最后一束上化成人形

激动像一种老式费劲的
火焰堆中的血水
如此新颖的参透恰如超度

缘已灭,劫苦降临
出售热吻的死亡天使
坐着黄色的早班车来到

心头摄下那局促不安
咬着指甲的红尘相,断然摒弃
坦然死去:我们应当回家

咒六

一切都破灭了
满腔慈悲心消散
我重归你
犹如往昔
你是那闪烁的佛尘
冥夜里心前的亮盏
摇曳轻轻招唤我归去
殷殷期待、忠实不逆
我唯一的爱念
我是人间苍生
痴情尚情之苦行人

你在哪里
望眼难见真面
聆音隐隐难辨
唯有言词能使心相通
我妒火焚胸
你恼怒心狠
我似猎物攫在你的爪中
纵情玩弄,任你折腾
茫然中我走向疯痛
爱向你奉献
千般磨难难使你许愿
你的心冰冷
你的爱无情
我一生傻傻等待
流年已似水,时光不为人怜
魂归九天,万事从此与我无缘

咒七

我心在沉睡。它威严的面孔
表明平静的信仰
现在它多么甜蜜……
那就是我——如果它有什么苦的罪恶

梦中一片沉寂;人们在祈祷
今天没有远方的消息
心醒来,聆听
逃往印第安部落那依依惜别的话语
现在它多么近
那就是我——如果它有什么遥远的信念

人们漫步在山野
品尝着不是滋味的心酸
现在它多么温暖
多么慈悲,多么善良

梦中一片沉寂,没有喧闹
没有消息,没有欲望,没有固执
如果有什么波折在深夜降临
那就是心与肉相爱的古道,跌宕起伏的
我的心会随着它们走去

咒八

我的父母顽强地走着,牛皮一样的脸色
用身躯挡得住斧子的砍击,毫不动容
苍沉的脑袋,仿佛坚硬的礁石
但是在谷物硬壳的梦中,他们的心
却如烈火熊熊激情
  
村庄外散发出潮湿羊羔的气息
里面包容着袋袋土豆的美味
他们比蹄子还硬的磨旧的靴子
沾满了粪肥和沉重的泥泞
  
固执的鸡群在黑暗里发出响声
经过深巷堵塞人行的便道
田野里的父母走着,汗水犹如无数种子
去播撒进牛背影后深深的犁沟
  
许多人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坚持
夺取每一粒显现的谷子
在季节轮回里日日夜夜劳作
流尽汗水,为了获得生存

咒九

漫长的洪荒里,我像一块石头那样站立
像成千上万被狱火驱使的奴隶中的一个
牲口似的被流放在北方黄沙土中
寒冷的风撕裂我的骨髓
夜晚窒息着我的呼吸,好似蛇的冰冷
我是被迫站在这里的
守卫人们不想守卫的天地
守卫自己被残忍践踏和凌辱的命运

在我遥远的、诞生的地方
那一片田野荒芜,苍老的母亲
倚靠在弯曲的镰刀上
是那样的凋残、那样的苦难
一群群黑乌鸦在她绝望的目光里停宿
古村、泥土路
延伸向令人毁灭的冬天
和泪水像酷热一样飘散的夏天
伸向我母亲陷进泥土里的身影
黑沉沉的,比飘流的冥火更恐怖的眼睛

我的心脉被割除
我的声音被割除
巨大的岩石,从天空落下
制定成一条条不容违反的法律
默许欺压是合理,残酷无情的
希望,当死亡走过梦境时,追债般
强硬要明天
我的命运啊!你哭泣吧!你流血吧!
你自杀吧!我像一块石头那样站立着
注定不能像一个人那样生活
连呼吸都不是自己的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2016-6-16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旅今 113.57.182.241     2019/5/15 9:30:19     1 楼

  • 我的命运啊!你哭泣吧!你流血吧!
    你自杀吧!我像一块石头那样站立着
    注定不能像一个人那样生活
    连呼吸都不是自己的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你写到这里,我看到这里,,,震撼!!
    这里是个大世界,更多的人活着只为活着,他们都在这里,,,他们不是他们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