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情感


2018-04-15 18:51:42  汤树强  所属诗集  阅读191 】

00个   

诗与情感
文/汤树强

诗,是人类为抒发情感而“量身订造”的一种文学体裁。它是专职为抒发情感服务的。
一、抒情是诗的本质属性。
诗,是人们在与自然界和社会斗争中,为抒发其间的喜怒哀乐(情感)而产生的。于是,人们发乎于声,诉诸于文。这种充盈着人们情感的声音和文字,在我国古代早期的诗集《诗经》中,就显露出其独具的抒情本性了。
抒情,在各种文学体裁中无不占踞着重要的地位。但是,纵观我国诗的发展史,浏览浩如烟海的诗作,似如此集中、如此突出、如此浓烈、如此专一地抒发情感的,则非诗莫属。诗堪称是“抒情文学的娇子”。
诗创作运用的是“形象思维”。(更贴切地说,是运用“意象思维”。)这是由诗的表现形式--抒情所决定的。“意象”是诗的专职语言,诗是由一个个“意象”有机组合、互动谐振而形成的。诗正是通过“意象”群,剌激 人的相应感官,从而唤起人的情感,最终达到抒情的目的。
综上所述,抒情是诗的本质属性,诗是专职为抒发情感服务的。
二、诗的构成要素与情感的关系。
诗既然是为抒情服务的,它的构成要素自然与情感紧密相关。诗的构成要素是基于抒情的目的设置的,是紧紧围绕抒情这个轴心运转的。
诗有五个重要构成要素:
1、情由。
“情由”,是唤起诗中所抒发的情感的事由。
(1)“情由”在于指出,是由生活中的哪件事情唤起诗作者的情感的。情感不可能凭空产生,它是来自诗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和发现,对生活的切身感受和态度。这是诗创作的动机、动力。
(2)“情由”对于明确情感的性质,确定情感基调和主要色彩,起着重要的作用。
(3)唤起情感最敏感的,往往不是“情由”的整个事情,而是事情的某个部分、环节、关键点。因此,对“情由”的聚焦、放大,有利于发现、确定情感的“激发点”。
“情由”的选择和确定,是一个反复、深入、细密的过程,它对于指导诗的创作,确保情感抒发的定向、有序进行,起着重要的作用。
2、情节。
“情节”,是诗中情感抒发的过程、轨迹。
(1)“情节”是情感抒发外在形式。它依附在“情由”的事情上,其表现形态是生活或思维的片断。情感是无形的,它只能借助有形的生活片断,或经过形象化处理的思维片断,才能显示出其发生、变化的过程、轨迹。
(2)“情节”由两条并行的曲线组成:一条是显示形象的曲线,是间断性、跳跃性的,它把生活片断(包括形象化处理过的思维片断)的主要、关键性的部分显示出来。(这是诗的含蓄性和受诗的形式限制决定的。)二是隐藏情感的曲线,是流动性、连贯性的,间接反映情感的发生、变化的进程和步骤。两条曲线的表里、显隐推进,整个“情节”总体上是连贯性的。
(3)“情感”的整体、合理的设计、布局,是为了让诗的文气连贯、畅顺,让情感的抒发一气呵成。
“情节”是诗从虚向实转化的一个重要手段,是诗创作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只有通过“情节”的指引,才能确保情感的抒发在诗中合理、有序展开。
3、意象。
“意象”,是诗的语言,是构建诗体的物质材料。
(1)“意象”是诗作者对客观(事物和现象的)形象进行过主观加工的形象。它的形成经历了一个心理运动的过程:事物和现象以其形、色、声、气、味、冷暖、轻重、滑涩等等的属性,作用(剌激)于人的眼、耳、鼻、口、肤等感觉器官,并经过人的神经系统传输到大脑,于是产生了相应的感觉。诗作者把产生这种感觉的事物和现象的状态,以文字(包括声音)表现出来,就形成了“意象”。
(2)诗中的“意象”,是借助其中的客观形象的某种、某些属性,剌激读者的感官,以唤起相应的感觉和情绪。这是一种形象属性的两次利用:第一次,是客观事物和现象的属性对诗作者的剌激,唤起诗作者的感觉和情绪;第二次,是诗作者以主观加工过的形象,把同一属性用描摹的语言传送给读者,以剌激读者的感官,再次唤起读者相同、相类的感觉和情绪。
(3)“意象”是诗的语言,是诗体赖以展开、构成的物质材料。诗正是通过一个个“意象”在“情节”的指导、规定下,进行有机的排列、组合,以形成一个“意象”系列,最终以文字的形式把诗表现出来。
(4)从“意象”描摹的对象来看,是事物和现象的状态。因此,“意象”的创造,关键的是要把事物和现象的状态刻画出来。这种刻画,必须是清晰、明了的。为此,用于描摹、刻画的诗的语言文字,也必须是明白的、清晰的、显浅的、简练的。这是诗语言的纯洁性体现。以过时、艰涩、费解的语言来写诗,是不可取的。
“意象”的创造,在诗的创作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环节和步骤,它是诗的情感外化的一个重要体现,也是决定诗创作是否成功的关键所在,也是评价诗是否是诗的一个重要条件。
4、意境。
“意境”,是诗营造的具有吸引、扩张和感染力的环境氛围和情感气场。
(1)“意境”是通过对诗的“意象 ”群进行整合(排列、组合),创造出诗的整体性的、具有美感的艺术效果。
(2)“意象”的整合,是在情感基调和情感色彩的统率下,在“情节”的指导下进行的。一方面, 它借助诗中“意象”描摹的客观形象,营造出一个或清幽寂寥或喧腾热闹,或深邃渺远或崇高壮阔,或短暂急速或缓慢绵长,等等,反映时空态势的环境氛围;另一方面,它利用诗中“意象”群唤起的情绪,相互关联,相互作用,整体激荡、谐振,让众多的情绪不断叠加、积聚,并达到一定程度时进化为情感,从而营造出一个喜怒哀乐愁忧等等的,具有强烈情感色彩的情感气场。
(3)在诗的“意境”形成过程中,有一个重要的步骤是要对每个“意象”的形象和情绪的状态进行微调和强化。以诗的情感基调和情感色彩为准绳,在性质上、程度上进行调整,力求各“意象”的指向、力度达到一致性。只有各“意象”的状态都在同一个频度上进行谐振,才能实现美学意义上的艺术效果。
(4)“意境”的另一个重要意义是,它通过营造出诗的环境氛围和情感气场,能够激发起人的想象力和联想力,让读者在诗展现的事物和现象的时空中,向纵深延伸,向外围辐射,发挥出连诗作者在写诗时也始料不及的艺术效果,充分显示诗的含蓄的特性。
“意境”,是诗创作中最关键、最核心的环节。只有以创造诗的“意境”为极终目标,才能始终把握着诗创作的正确方向,顺利达到成功的彼岸。
5、节奏。
“节奏”,是诗的文字音韵之间的强弱、长短、间歇的交替变化而形成的律动。
(1)“节奏”是利用字声平、仄的高低、急缓、长短的不同、差异的特点,制造出起伏、伸缩的音频曲线,以形成音列的内在“节奏”。
(2)由于汉语存在大量使用双音节词的现象,在律诗和词中主要运用“双平双仄”交替转换的形式,创造出一种相对稳定的“节奏”模式。而在词中,也更多运用不同字数交替转换的形式,使“节奏”变得多样化,以适应丰富的情感表现的需要。
(3)诗的押韵,是用于表现诗的节、段未的间歇、停顿。由于采用同一韵部的韵在需要间歇、停顿的字、词、句未押上,便产生了同韵间呼应的音响效果,起到了间歇、停顿的提示作用。
(4)诗的“节奏”的本质是为抒情服务的,是诗在抒情(阅读、朗诵)中人的音调、气息、气势变化的生理现象的间接体现,它在诗的抒情中起着配合和强化的作用。因此,诗的“节奏”变化,应适应和配合因情感变化而引起生理和心理变化的状态。这是诗的“节奏”创造的一条最基本、最切要的原则。离开这一原则去奢谈韵律,是徒而无功的。
(5)文字的声韵有着时代、地域、群体的规定性和局限性,它会随着时代、地域、群体的变迁、不同而产生相应的调整、变化。因此,以某个时代、地域、群体编制的韵书,不可能一成不变和固化。以过时或发生变异的音韵去迁就、硬套已改变了的时代、地域的音韵,是不合理和不可行的。因为诗创造“节奏”的初衷,是要让诗的声韵取得和谐的效果。
诗的“节奏”,是为诗抒情服务的一种内在的、无形的表现形式,它在诗的音乐化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不竟是形式,过分强调它的作用,甚至认为是诗的主要标志,以至为满足所谓的“格律”而伤害内容,是不足取的。相反,认为诗的“节奏”无足轻重,可以废弃的观点,也是错误的,是不符合抒情的生理、心理实际的。
四、诗的评价标准。
要衡量一首诗的优劣,需要有一个标准。但是,由于人们的观点不同,喜好不同,各持的标准往往不一样,甚至差异很大。这里,只是谈谈个人的观点。
1、写的诗必须体现抒情这一本质特征。衡量一首诗是否是诗,有无诗味,主要是看它是否旨在抒情。如果只是议论,只是叙事,那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
2、诗中所抒发的情感,是否真实的情感,是否来自对生活的反映和态度。如果情感不真实,或者不深切,只能是一首虚假的“诗”,或者是不能打动、感染人的诗的“次品”。
3、诗所运用的语言必须是“意象”,创造的“意象”必须是反映出事物和现象的状态和诗作者的感受。缺乏真切、可感的“意象”,诗会变化苍白无力或僵化,无美感可言。
4、诗应当有“意境”,这是诗在表现形式上一个重要的标志。也是衡量诗艺术成功的一个主要标准。如果诗“意境”不清,或者“意境”淡薄,或者根本没有“意境”,只能算是灵魂散乱,或没有灵魂的诗。
5、诗的“节奏”(韵律)的律动,必须与情感抒发的生理、心理状态相适应。“节奏”不鲜明的诗,或者“节奏”不相吻合的诗,将会影响诗的抒情效果。
6、以上五点,是对诗在形式上的要求。在内容上,表现的题材可大可小,但抒发的情感必须体现出真善美的人性,体现出人性中最珍贵的品质--爱。
我认为,达到以上要求,应该算得上是好的或优秀的诗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