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2010年的诗(40首)


2011-01-27 10:06:29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6700

560个   

李浔2010年的诗(40首)




春天里的牙医


面对春天 你就像一个牙医
小镜子 钳子 消毒水你全带齐了
没有人会蛀坏这个季节
不会 浇花的人都排上队了
远处的那株桃真有耐心
一朵 一朵地开 还有人更有耐心
中午了还是没有开窗
这样的季节里 美是有距离的
把花当成紧扣内心的钮扣
心还会怒放吗
面对这样的春天 承受美景
你只能当一名不合时宜的牙医
2010-1-3


战争片角色


战争片正在放映 血流了一半
配乐的声音经常有表现句号
比你轻微的鼾声响了些
从走进影院开始 我一直在你身边
坐久了 陌生得有点熟悉
你肯定含过凉糖 我喜欢薄荷的味道
喜欢 越来越含糊的想法
譬如十年前的那只戒子
我还喜欢这种光彩依旧的颜色吗

战争片还在放映 那个主角
漂亮的让人忘记了演戏
忘记战争 流血 甚至可亲的妻子
银幕上翻译的字幕淡进淡出
陌生的语言犹如邻家姑娘的私语
战争片放映终于进入尾声 血已很少了
你醒了 左臂碰动我的右臂
我也在左右为难中结束了我内心的战争
这一切和战争片无关
和你呢 我不知道
2010-1-7



省内省外


你疲倦了 只看比脚大一点的地方
手脚无力到没有了真相
失眠都长出了叶子
省内 那里的心和脾气
像马车一路风尘赴赴
沿着自已的来路 有血有肉走
一路的经历都偏爱陌生
偏爱 连母亲都认不出容貌
省内只能疲倦 让皮下组织松驰
酸痛 甚至伤筋动骨
让越来越圆的想象
一点一点泄气 破灭

你觉醒过来 想到省外
到省外去看看不一样的山和水
看看花草都偏深的长势
省外 那里的人间烟火
却陌生得心平气和
车一直在开 有山有水的开
窗外的风景都偏爱速度
偏爱 连庄子都追不上的场景
省外只能兴奋 让影子像鸟飞翔
鸟瞰 甚至腾云驾雾
让没有枝杈的木棍
一天一天长出翅膀
2010-1-27



雨中的米沃什


雨还是下了 想回家看米沃什是不可能的
雨水打湿泥土的味道
让我想起老家稻田里的初恋
我没有伞 多年前也没有
只能在别人的屋檐下 小心翼翼看雨
看自已被雨淋湿仍想着米沃什

米沃什 波兰的雪比雨多
我知道你也在别人的屋檐下想着波兰
想着雪比雨要温暖些
雨还在下 屋檐上淋下的水没有诗意
有点严肃 像日报头版上的标题
米沃什还在我家里 雨还在下
2010-1-15


讨厌改变习惯


我不喜欢麻雀 这是它的学名
我习惯叫它小鸟
这种态度由来己久 就像用手挥赶它们
挥了那么多年了 手势熟练
现在我想改变这个习惯
或高或低或快或慢 但麻雀
不 是小鸟 它还是这样飞着
我酸痛的手挥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它有点像麻雀飞行的弧度
2010-3-15



钉子

无力的钉子 在地上多么像一粒粒种子
它们会发芽吗
你的疑问就是一只钉子

榔头 把钉子敲进墙面或木头的瞬间
你应该记得这沉闷的声音
这是强行进入的行动
是思想和行动结合的声音
尖锐的钉子在里面己见不到光了
没有光明的钉子 挤在陌生的地方
仍然钉牢了尖锐的初衷
但谁都不知尖锐是什么模样了

是的 你尖锐惯了
那颗坚强的心 是谁把它削尖
又是谁把它敲进了有血有肉的身体
2010-9-30


河水

这是四季 河一直在流动
谁都不知它的意图
无论是承载的船 还是流失的沙
水 是没有痕迹的
你在河的表面只看见方向和倒影

在河边站久了 鞋是湿的
湿 仅仅是开端
水打湿了平静和汹涌
你看见水在结冰 在逐步坚强
这时你也看见了水的痕迹

在河里 让水感觉你的体温
你上岸的瞬间 水是凉的
这是河水 你抒情的时候
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
让鱼吃下一万朵浪花
2010-9-15



克什米尔


克什米尔的石头被风吹瘦了
冬不拉琴声 路 雪莲都瘦了
鹰在头顶 枯草排着队
走向骆驼走过的戈壁
这是适合浪子回头的埸景

别再说宝石和星星
在克什米尔 家才是晶莹的
那双分开现实和浪漫的手
紧握着水袋 叮咚作响
水 很久没有这样宏响的声音了

克什米尔 不会在石头上开花
不会看不到自已单薄的影子
如果你看到羊 它的叫声会让你想到
你的家只是一双疲倦的旧鞋
在克什米尔 鞋带始终是开花的
2010-9-2



风景


下午的风在摇晃 移动的村庄
一点一点沉在树的后面
画画的人 呼吸是散开的
抖动着没有体温的原谅
你眼里的草 从不读诗
从不会告诉任何人
绿 是在不分昼夜得爬树

这应该是有着一张大嘴的季节
露着雪白的牙齿 在到处奔走相告
为什么是这样的
山是棕色的 风是白色的
去年的干草堆仍然是绿色的
下年的风 吹走了阴和阳
画画的人看见那只松果
有了厚厚的外套
2010-9-7



肉身西行


你想西行 走在鹰看得见你的地方
八月的烈日没有倒影
汗水也没有倒影 只有体内的味道
你在西行 菩提树在一路西行
风在追赶无色的山水
现在你不需要 为了生存的季节
不关心有人在说你 看你
你不会留下脚印 不会用高低的角度
去采摘那些幸福的果子
你在西行 汗珠里的虹在一路西行
菩提树下 风吹走了芸芸的人和物
2010-8-14



补丁


你曾经有辽阔的胸怀 装下过
所有的风吹到过的叶子
陌生的鸟记下了你的秘密
而熟悉你的树却忘记了你的承诺
这还是你的辽阔的胸怀吗
当然不是 它只是你曾穿过的外套

许多年来 种树的人在种树
打铁的人仍然敞开胸膛打铁
那个喜欢流水的女人 一直没有回来
你站在原地 没有窗子 没有流水
从春天到秋天 一直在找补丁
一块蓝色的 钉在胸口的的补丁
2010-8-13





阻挡河的手随时会干的
这个春天也会干的 看看河岸上
那个没有劳动工具的读书人
他朗读 子曰 滔滔不绝
两片嘴唇全是鱼和熊的名字
春天是不穿鞋的 种子也是
雨淋湿了歌 在河里被浣成纱
这个村子打碎了太多的水罐
酒落一地的水 始终没有说话
这个无声的春天 滑滑的
像一条泥鳅 从村东滑到村西

他始终在河边朗读 子曰
流水把天空都装走了
每读一个字 像打一个木桩
这个村子告别小鸟 野鸭 原生态
告别与生俱来的日出和日落
河是不穿衣裳的 天空也是
落花飘在河面 让橹声有一些色彩
村子蹲在春天很久了
像一只母鸡告别嘻戏的童年
拍打着翅膀寻思一日三餐的生计
在春天 在这样一个地方
子曰 随流水流得无声无息
2010-8-17



怀念的人

怀念昨天的人 带上教堂的钟声
走上舌头开花的日子
他想说 有过认真的幸福
有过干净的手和路
现在 所有的人都在聆听
把肩慢慢靠在他的影子上
想象让幸福紧靠在一起
怀念昨天的人 是一个不幸
走在最前面的仍然是昨天
一路上他看见了竖碑立传的往事
这些荣耀像土堆上的草青了又黄
怀念昨天的人 带着微笑
在幸福里走了回去
头顶的太阳或月亮
照见的全是模模糊糊的影子
2010-8-19



站起来


平放的凳子 平放的床 平放的碗
让那个人坐得稳当 睡得踏实 吃得实在
但他站着的时候 总想着有平躺的日子
那个人一直在想 平放的事物会不会有根

那条河己很久没有站起来了
瀑布一样 让石头圆滑 让鱼没有退路
让人知道最软的水也有高低
站起来 那枝笔就是树了
他写下的每一笔都是漫长的根须
他想 如果把平放的爱 竖起来
会不会捅破那块好看的薄云
2010-8-22


金芒果

云已经回家了 天是空的
你曾经的私心杂念也是空的
那么 我们还是回到没有浪漫的日子
品尝芒果单纯的甜味
金芒果 有着千里之外的习惯
喜欢热带雨林 喜欢心血来潮的烈日
更喜欢朗朗上口的有鼓相伴的民谣
而这一切都在阵雨中有了许诺

现在天是蓝的 读过的唐诗也是蓝的
你在一片蔚蓝蔚蓝的日子里
芒果是金色的 没戴戒子的手是金色的
金芒果 甜也是金色的
既然是这样的结果 那么
我们就用幻觉的的力量
像芒果一样单纯的甜一遍
2010-8-11



台风季节


沙丁鱼被端上餐桌的时候
海潮巳退去很长时间了
台风 有时会像一只手掌
忘记抚摸的时候 出掌如风
我 一个习惯台风的男人
喜欢虚构安静的模式
让风在不断调色中凝固 让恐惧
可以随时合上情节的封面
这也许是我理想中有伸缩的生活

但秋天是靠台风抹干净的
你的眼泪不擦也没关系 台风季节
谁都不会计较泪多泪少的事情
我 一个看惯海的男人
知道浪和礁石的暖昧关系
而且道听途说了有关乘风破浪的事迹
台风吹倒了电线杆子 吹倒了
本来要倒下的人或事
我想 如果大海没有了风
是否不会再有人和桅杆?
2010-8-1




清净

佛性常清净
何处染尘埃


荷 在院里的池内清净
那块变白的假山石 见过了太多的月光
梦在轻轻绕梁 系一个软软的活结
纤着耳朵听不到的心情
夜已深了 灯在和衣睡觉
梦醒时分 落下的花是一种心境
心太软 清和浊
是一个少女早熟的预感
沿着台阶走进荷花盛开的季节
人和佛都在菩堤树下
看云 听鸟鸣发芽
让门始终开着 随着清风远行
在来来去去的路上留下无名的石头

2010-8-3



雨蛙

守着宽大的叶子 却有小小的秘密
亚马逊河的雨终于有了烦恼
失眠 失眠 这哗哗作响的雨季
打湿克制了一季的独木舟
在陌生的河湾上 雨追着绿色的耳朵
追着没有邮戳的问候 而雨蛙
无论有多远都能听见这落款的日子
现在巳不存在渴望了
采摘果子的手 像雨蛙一样粘在树枝上
在亚马逊河的两岸 雨蛙的歌唱
一浪高过一浪的节奏又宽又沉
雨蛙是搬不动自已的赞歌的
2010-7-7


不会爬树的人

你看见不会爬树的人
在树下看树 在不关心结果的树下
看树叶落了一地
这是桉树 清凉甚至可以醒脑
不会说话的桉叶
它只想让你尝尝粮食之外的味道

你知道树己经长大
每年还会落下一堆树叶
拣树叶的孩子早巳走了 桉树下
少了一个不会爬树的人
没爬过树的人 现在都在走木头楼梯
体会着在木头上登高的感受
2010-7-1




重庆火锅


爱过的人 都该去吃重庆火锅
在花椒和芝麻的陪伴下
尝尝辣椒塑造的品味
出汗 够味 在阴阳锅前
爱 都有一种狠劲

雾中的重庆 在朝天门码头上
是看不见远去的长江的
比雾更暖昧的花椒
会轻手轻脚领着你来到这里
阴阳锅 这红与白的风景
使我们找到彼此的感受
在沸腾的阴阳锅中
看曾在草原上奔跑的牛羊 渐渐成熟
2010-7-21


抬头看天


从故乡开始 你一直在走
看路走到了天边
为了路 你用锄头挖过
用耐磨的手掌打磨过去天边的路
路边的草 高过路 漫淹了你的脚印
人非草木 向上 只能靠登上台阶
在不平的路上看天是需要勇气的
抬天看天 这是天鹅飞过的天空
你也想走走这高贵的路程

所有的树草都在接近天空
你走在这样的路上 心才有高低
你一直在走 看路走到了天边
才知路是没有高低的 天也没有
高和低只是一架梯子
在路的尽头 抬头就变得奢侈了
天 是明月呢喃的碎片
天 是野心奔跑的广场
天 只是黑和白的二只眼睛
2010-7-26


口香糖

你无聊的时候会掸掸上午和下午
这是你渴望的没有别人意思的习惯动作
无聊是没有假牙的 可以认真咬咬口香糖
咬咬这块芬芳的橡皮
再咬也不会咬到别人的痛处

这是个人营造的的氛围 但有着共性
有着传统 谁都会认识奶瓶上的橡皮
它有着母爰一样的韧劲
这不是唯一的无聊
不想说话的时候 请咬咬口香糖
像过去咬耳朵一样小心咬咬
2010-7-17






你没看见一只蚂蚁也会飞翔
但知道一粒尘埃
会沿着人的气息准时到来
生命就是呼吸 气息
循环在一株小草的四季

空 门还开着
另一些话已经说完
空 永远是敞开的
留给了不会紧握的手
你在密集的想象之后
耐磨的手掌终于摸到了
已蛀空的时光
2010-7-23





清晨短句

有些房子只比花高了一点
有些人 只看窗外的旱晨
对树微笑 对远去的路微笑
屋顶上没有好看的炊烟
今年的果子 没有水份
河比云还要懒散
有些人只比树矮了一点
有些蚂蚁 只跟随疲倦的脚印
此刻 风是吹不动耳朵的
想象没有边框 没有开关
花说 香是不会走散的
树说 叶是花的眼泪
你说 你就说吧
有些事只比手指细长一点
2010-10-11

路遇


你巳走出了一步 天是蓝的
你走了一天 天仍然是蓝的
太蓝的天 蓝得有点可疑
现在你不会想象 不会边走边唱
不会再去寻找精致的台阶
路边 只有陌生的村庄
那株耐旱的枣树却有着硕大的果实
你一直走在“天是蓝的”路上

风是应该的 吹动 掀动你的秘密
路一直沉默着 也是应该的
沉默只是一只没人理睬的哨子
你一直走在“天是蓝的”路上
一种颜色的路程 素描课刚刚开始
你想到家 鞋带就松了
曾经捆紧那条路的鞋带松得很蓝
2010-10-15





春天的叶子大大小小 深深浅浅
现在 你开始数树上的叶子
密集的读数 在树叶中穿来穿去
这和风无关 和去年的冬天无关
知了是夏天的 变色是秋天的
结巴是冬天唯一动情的行为
在春天 却不知春天的尴尬
浓密的绿 会压得你的气息比叶子还薄

你看见吃过叶子的瓢虫
它们有许多脚 爬过许多树
它们的翅膀只用来忽略停息的地方
你终于在树叶的间隙找到了路
找到了被露水喂饱了的旁观者
这些场景 和数字无关
你数读着叶子 春天还没有结束
每一个读数却成了一枝有着浓密叶子的树
2010-10-21



兽医

羊齿草在山的那边
会感冒的小羊在山的这边
感冒在追随吃素的细节
你在草地上行走 草跟着你
看西北风在逼退绿草的野心

山边的风真大 但有些松
山下的那个人点着了炊烟
油菜花还要等二个季节
现在从羊生病开始 只能
从药罐开始 用药味弥漫在
荡来荡去的牧羊小调中间

你己经很久没读早报了
没头条消息引火 药罐只能在慢火中煎熬
你已经很久没见人了
没人的日子里 你只能给羊治病
2010-10-25


没带硬币的人


公交车上 投币箱里叮叮咚咚
上站下站的间隙全是金属的声音
没带硬币的人 路越来越硬
被金属声包围的人
头越来越薄 像一只硬币

窗外是移动的街景
走着看和站着看移动的街景
公交车每站都停
整辆车子全是金属的声音
移动的街景 硬币的声音
二块硬币可买走一段移动的街景
2010-10-2




卷尺

你的身体在长高 不断地长高
停息的时候 想象随着头发也在长高
这剪不完的长势 少年 青年
你附身细看身后的脚印
没有一个是长满草的
天是灰的 挥起的手是弯的
火车到站 不用写信
就看见有山有水的脸
从远到近的表情再次有了速度
时间有着长度 左和右也有着距离
而路是没有时间的

现在我终于走累了 年代就是那些碎石
时刻硌痛我的鞋沿
那些卷曲在树枝间的村庄
小调比小草长得还低 左右摇摆着
这也是认识的问题 是长和短
远方的脸再次有了很近的表情
你不必担心卷尺会吓坏距离
卷起来的路程 会不会还有灰尘
会不会 还有光润和粗糙
2010-10-25




过去的礼物

你已藏好了礼物 那块积木
无数次搭成桥的木头
在箱底沉默了那么多年
积木 奶声奶气的一块木头
现在早已老气横秋 甚至有点顽固
这是过去的礼物 干燥 孤独
没有直接经受过黄梅季节
送礼物的人 现在桥的那边
桥在河上感受水的气息
看水流走模糊的倒影
礼物还在 就等积木的那个缺口
许多年 搭成桥的木头始终缺少水份
许多年 所有的陌生人
都在用自语堵着那个缺口
2010-10-30


谦虚状态


我要学习那只信封 习惯寂寞
静静地躺在抽屉的一角
学习它不会改变字迹 入木三分的样子
蓝黑墨水 凌晨的色彩
每一个标点是你走远的黑点

我要学习那枝香 让人拿在手里
点燃不能言说的祈祷
学习它慢慢燃烧 散发干净的气息
烟是青灰色的 清晨的色彩
有形无形的愿想都在慢慢散开

我要学习那块石头 坐在河边
倒影中永远不会有你的影子
水打湿了你 太阳晒干了你
有人在你身上磨刀
有树在你伤口上扎根
你仍然用粗糙打磨柔软的水迹
2010-10-1


冬妮娅

多少年了 雪一直在融化
西伯利亚的铁路早已修到了家门口
被寒风伤害过的白桦
现在特别抒情 特别理解
当年冬妮娅穿裘皮大衣的理由
那个保尔 你看到了吗
那么硬 那么凉 站成一尊花岗岩石的雕像

风 是不会一直吹下去的
经过风的冬妮娅
仍在雪地上留下优美的脚印
冬妮娅还在 还在向那枝草莓学习
这个小资情调的人
有理由做硬汉们身边的一条鱼
多少年了 现在
谁还在梦里偷读冬妮娅给保尔的那封信?
2010-11-1



树上的鸟儿

在远离家乡和母语的地方
叶子掉光了 才知你也是叶子
树上的鸟儿 不知黄梅戏里也有
我也早忘了老家后院的皂树上也有
树上的鸟儿 可以是沉默的
也可以是比叶子颜色更深

树上的鸟儿
虚伪的人在画翅膀 亲人在引火做饭
现在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
打开嗓子 不用换气
不为了任何季节 尤其是紧盯着我的你
树上的鸟儿 有人会说吵吵闹闹
有人是悦耳的 树上的鸟儿
在远离家乡的地方你就是我老家的邻居
2010-11-13


冬至

窗外的月色在晃 满了是会溢的
整个夜晚你一直在“满”中
做梦或者失眠
这是冬至 一年中最深的一天
你终于跌进了随时会被晃出来的情节中

在这样的夜晚 不看
也会知道深是不用看的
耳朵躲在声音的后面 想象
成了一只年代己久的水缸
冬至 你醒来时风已高了
明天开始是否会吹皱一冬的屋脊
2010-11-12



离秋一尺

今年的秋已解开了钮扣
镰刀只有一尺 你离秋也有一尺
你梦中的小桃红只认识春
一寸 一寸 难熬的一尺

现在你可以看看散步的瓢虫
看看 它有理由慢慢地爬向
近在眼前的果实
一路上它看见紧张的大脚丫
看见比飞鸟更乱的天空

秋已熟悉汗珠 但不会
写下自已的感动和渴望
在秋天 你还很远
离春却只有一尺
2010-11-30


我把风挽在头上

风来的时候你没有看见
风来到的时候 却挂在你耳上
风是尖的 也是长的
它挑着你走在难眠的路上

风会播种 生根 开花 结果
过去或者将来 风
是这样的 不用点灯
就会找到熟悉的面孔

有人喜欢东风 有人
独喜吹落耳朵的冷风
而我经常把风挽在头上
系一个好看发结
2010-11-25


推理


我把这一切堆放在春天的椅子上
让背后的树林和青草
长满异议的颜色
使所有的人成为与艺术接近的怪癖
其实春天是一只箩筐
谁都可以装下许多东西

我曾用变通的行为 转移巧妙的探索
让经验搁置在反潮流的目标中
使批评成为审美的一种方法
其实推理是一只手套
谁都可以用它来接近平庸的事物



《甲虫》

你有着多彩的外套 和春天同样醒目
从这棵树到另一棵树
爬上爬下 用身上的斑点告诉我
残缺的树叶是你一身的安慰
我至今也没见过你的一颗乳牙
整整一个花季 我更没看到过你的青春

在这样的春天 你用坚硬的外壳
抵挡着温暖又柔软的季节
这是美丽抵抗美丽的场景
作为旁观者 我可以看出
你的美比春天硬 却比树叶软一点
2010-6-27


冷出来的东西



门和窗却越来越紧
冬天在慢慢敞开
一切由于下雪变得干净起来
不想看的地方 找也找不到了
冬天 冷得有水的地方也生硬了
所有的话像一段一段木头
幸亏出门时带上了那条围巾
我杷它围在听得见寒冷的地方
围巾就这样 把冬天打成了结
2010-5-11


古铜钟


你垂挂在那里 像敲钟人一样沉默
你是在躲闪时间
几百年了 你的钟声
惊飞了那么多的鸟鸣
又惊醒了那么多淡忘时间的人
几百年了你逐渐暗淡的颜色
比孤独更暗比固执更深
唯有被敲响的地方
是那么辉煌那么明亮
2010-5-21




推荐语 张祈:很温暖的写作。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董郎  112.243.182.250     2012/9/15 2:09:10     1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曲径通幽处
  •   匿名网友 123.155.43.95     2011/10/3 21:42:30     1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40.109     2011/7/23 17:04:32     11 楼
  • 送了3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72.205     2011/6/15 19:12:57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1/5/4 13:56:55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58.56.157.55     2011/3/15 23:46:13     8 楼
  • 送了1朵鲜花
  •   一溪云  218.91.200.26     2011/3/15 18:35:20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1/3/9 10:02:06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   yuanfang68  222.187.42.166     2011/3/8 10:07:55     5 楼
  • 送了2朵鲜花
  •   王元  14.210.149.8     2011/3/2 22:30:57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黄付林  58.54.133.222     2011/2/21 21:03:53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披风、船和鞋子  60.55.200.12     2011/2/4 23:28:45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董希亿  121.205.152.100     2011/1/27 10:47:0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