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门( 8 )


2018-12-01 11:42:18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181 】

110个   

第8章 受 害 与 加 害




“连队,马丽云在2011年搬来这里之前,你一定猜想不到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小毛将调查报告交给连飞时,神情显得有些忿忿不平。
连飞翻开报告一看:“马丽云曾经是一个淫媒?”
原来马丽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当年是淫 媒的她为了迎合某些顾客的癖好,游说利诱寡妇或失婚女人提供性 服务。
柯本杰直接反应道:“这也许可以解释为第二层地狱所说的为她牵线搭桥,所以凶手才选择了马丽云?”
马丽云在后期更扩大目标至人妻,利用经济拮据的弱点展开金钱攻势,这一招可说是无往不利。

根据资料显示,2010年发生了一宗命案,丈夫将妻子儿女自高楼抛下后,自己也跳楼自杀的家庭悲剧,而案中的女死者生前正是马丽云旗下的其中一个卖 淫人妻。
马丽云在惨剧发生后,虽然逃过法律刑责,也许却备受良心谴责而结束了淫 业。
连飞不禁摇头感慨:“如果真是这个原因,即使没有了马丽云的叫唆,在其它不可预知的情况下也会发生吧?”
“我推测凶手应该是自身经历过这种家庭悲剧,所以情绪化将一切罪责归疚于马丽云的介入。”
柯本杰点头道:“我认同陈静的推测,连环杀手的最大共同点主要都是来自于童年的阴影。”
“嗯,另一方面是凶手当时年纪小,他没办法改变局势,所以长大以后,对于那些犯下造成他活在痛苦当中相同罪行的人特别仇视,最后透过杀死那些人来减轻自己内心的痛苦。”
陈静的语气平和冷静,她始终认为情绪波动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凶手既然以地狱判官自居,当中有替天行道的意味存在,而丝毫没有罪恶感的凶手一般都会很冷静处理留下的罪证呢。”

“对,就像那个孤儿杀死曾经性 侵自己的人,他在口供上也说了,看着对方惨死却感觉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柯本杰无奈苦笑:“一家四口就这么没了,但是马丽云在那宗案件所犯的罪,充其量只能说是道德过失,在刑事上根本没有证据可以提控她。”
“小毛,梁玉芬和吴帆呢?是不是也都查过了。”
连飞话还没说完,小毛已扬了扬手中的资料:“都查了。”

梁玉芬自小就爱说是非,可说最擅长于捕风捉影。虽然多次因此闯祸道歉,嚼舌根的毛病却是变本加厉。
2002年,梁玉芬就因为造谣小区一户人家的妻子出轨,在绘声绘影的描述之下闹得沸沸扬扬。
身为先生的当事人虽然明知梁玉芬爱造谣生事,偏偏他又是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在万一是真的心理作用下质询了妻子,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梁玉芬反而扬扬得意:“他老婆这是恼羞成怒呢!”
据小区的老邻居回忆,那是个一如往常的下午,却发生了一件让目睹此事的人终生无法忘怀的惨剧。

“那天正好是公休日,下午的天气又很闷热,小区的人都聚在公园泡茶闲聊呢。梁玉芬也在场,她啊,还在拿人家夫妻说是非的当儿,那家人的小孩就哭着跑来求救了。”
当年的目击者仍然心有余悸:“那小孩全身都是血,就哭着说妈妈没了,妈妈没了,大伙就赶紧冲去他家。诶,那一屋子都是血呐,女人早就没气了,她先生还在那里一刀一刀的剁,人也痴痴呆呆的。”
“警察赶到时,他就像是疯子一样拿刀冲去砍警察,结果就让警察开枪给打死了。”
小毛悄声道:“连队,你知道当时喊开枪的队长是谁吗?”
“都16年前的事了,我那能知道?”连飞边翻看资料边漫不经心应道。
“是局长!咱们现在的江局长!”

“什么!是江局长!”连飞放下资料:“这也太巧了,待会我再和局长谈这事。”
柯本杰的重点倒不在江局长曾参与其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吴帆应该也曾因为挑唆而造成有人家破人亡吧。”
“对,吴帆在2000年时在濠江集团上班,当时该集团分别由张家三兄弟掌权。吴帆所属的公司归老二管理,后来因为技术性失误造成公司损失不菲而被开除,也是不忿气的关系,他盗取了张家老二一些内部违规的证据找上了张家老大。”
连飞感叹道:“当时老大和老二为了争权早已明争暗斗,所以当吴帆找上他时自然一拍即合。结果老二最后被拉下马,吴帆却依然不断挑唆他们兄弟,过程是如何已很难说得清。最后是张家老大买凶杀了弟弟,自己也被判了死刑,张家老父亲因为这事而心脏病发死了。”

陈静稍作整理后总结一个共同点,被害人都曾经是加害人,然而却不负刑事上的罪责:“我们只能说这三个死者生前所犯的都是良心上的罪,即使是诽谤罪能成立,也不过是被判缴付赔偿金而已。”
连飞大至上也明白了,这些所谓的罪在老一辈的说法也就是死后会下地狱遭罪,而地狱判官则是将地狱的刑罚带到人间。
“三个死者弃尸的时间连续间隔只是一天,吴帆的尸体被发现至今已经是第二天,凶手似乎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呢。”
柯本杰说完似觉不妥,忙纠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对于第四层地狱的孽镜有些想不通呢。”
陈静无奈道:“现阶段的我们还处于被动状态,从十八层地狱的刑罚来说,即使查出了三个死者的共同点,这个范围还是太广泛了呢。”

“也许,我们该集中调查这三宗因为死者而家破人亡的人家,也许能查出些线索。”
柯本杰操控着轮椅在原地打转,仿佛把思考给立体了。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一块吃午餐吧。”连飞伸直腰板往外头一望,表情却忽然僵着,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
陈静和柯本杰顺着连飞的视线望去,霎时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情况?”
连飞第一时间冲出房门,只见一个小妹手上拿着一朶火红鲜艳的花:“啊,这位大哥来得正好,有位小 姐向我们花店订了一朶彼岸花,让我在这个时间亲自送到江局长手上呢,请问,江局长的办公室在哪呢?”
连飞死死盯着那朶艳红诡异的彼岸花,背脊莫名的涌上一股寒意。

( 待续 )

18 门( 8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82.123.166.21     2018/12/10 14:33:31     7 楼

  • 欣赏精彩!送上祝福!
  •   杨远望 223.104.21.235     2018/12/4 19:57:14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老弟弟的作品实在太多,在乡下网络很不好,没法完全拜读,遗憾。读了18门(8),较之前的作品,文笔更优美,情节更严谨,也很有趣味性,非常欣赏。
    关于淫媒一词,是指为娱乐界、明星圈提供性服务的中间人,而并非一般的皮条客(拉皮条)。从马丽云的所作所为看,还配不上用淫媒一词呢
    问老弟弟好

    作者回复:2018/12/5 0:31:29

    把淫媒界定在娱乐圈是非官方用语,淫媒一词在清代和明代小说已有出现,其实是泛指性 交易媒合者。在东南亚一带,各大华文报章也以淫媒统称扯 皮条的人,并没有局限在娱乐圈而已。
    也许,各地文化有差异吧,不过,多搜索几个网站的解释,还是各有说法呢。
    不过,这证明老哥哥很用心在读呢。
  •   乱语充数 111.15.94.198     2018/12/3 22:03:32     5 楼

  • 欣赏尘弟佳作
    问候尘弟喝酒
  •   梓瑞 171.213.53.41     2018/12/1 22:53:38     4 楼

  • 另一方面是凶手当时年纪小,他没办法改变局势,所以长大以后,对于那些犯下造成他活在痛苦当中相同罪行的人特别仇视,最后透过杀死那些人来减轻自己内心的痛苦。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汉尼拔崛起》,人们都痛恨恶魔,可有几人反思过恶魔诞生的过程?江局长也有罪吗?诗哥的文笔愈发娴熟了,赞!

    作者回复:2018/12/2 8:11:33

    也许每个人都有罪吧,重或轻而已,这部《 18门 》尺度也许会比较大,怕有些敏感字眼过不不关,所以有些地方间隔分开了,哈哈!
  •   路小丽 51.6.190.176     2018/12/1 17:24:25     3 楼

  • 连飞死死盯着那朶艳红诡异的彼岸花,背脊莫名的涌上一股寒意。
    有诗意的侦探故事。问好
  •   徐庆星 124.160.153.200     2018/12/1 17:09:20     2 楼
  • 送了1朵鲜花
    欣赏了【18门〈8〉】之佳篇,问好红尘。
  •   鲁向华 112.17.245.44     2018/12/1 14:28:16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是不是柳暗花明了?本节对几个案件的分折与调查必不可少,结尾似乎柳暗花,悬念顿起,欣赏,问好老兄,最好早点写完它,如果相隔的时间太久,读者接不上头,就会失去读政兴趣,像现在这两节的速度还可以

    作者回复:2018/12/2 8:06:26

    多谢老弟提醒,我会尽量跟上时间,《 刀客 》进入另一阶段,也许暂停一阵子了,哈哈,还真不能贪心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