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2020-06-10 09:58:01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1121

290个   

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不过栽些花草

在春天耍上几回太极

躺在摇椅摇晃往事

窝在夏日的树荫半梦半醒

扫扫落叶

把秋意的萧瑟点燃

温一杯烧酒

饮尽冬季的风雪

这是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无关

刀光剑影与是非纷扰

非得说

就聊聊那些孙子的话题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子昂 182.127.209.240     2020/8/14 16:18:43     26 楼

  • 名利其实吧就是浮云,子昂和邹卫红那也是一个人,其实吧我很喜欢心路的诗,每天来看看红尘客老师就满足了。
  •   子昂 182.127.209.240     2020/8/14 16:02:26     25 楼

  • 哎呀,好热闹,老师您赶紧弄点心(新)作吧。
  •   曾经浓 220.164.36.246     2020/6/21 10:57:05     24 楼
  • 送了4朵鲜花
    结尾太妙!赞!
  •   爱林鸟 36.108.204.105     2020/6/15 22:36:42     23 楼
  • 送了5朵鲜花
    一个老男人的江湖

    不过栽些花草

    在春天耍上几回太极

    躺在摇椅摇晃往事

    窝在夏日的树荫半梦半醒
  •   自由书生 117.136.32.48     2020/6/13 9:14:35     22 楼

  • 心路:
    对陌生人,我看作品。喜欢看你的诗,是你在底层人物活动描写上,有特点。在哪座山就看哪座山的风景,众人一致。
    我会切入文创产业。当年就是这个目的来的。
    你说的对,我没有社会责任感。我的责任,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天地君亲师。一个臣民,做好自己,做好自家,就是爱国,就是报国。国家的事,有党权统治管着,臣民无须杞人忧天。如果6亿低收入臣民,都奋力致富,就太棒了。
    喜欢你和其他诗友,继续对我打字提出批评意见。
  •   心路 27.17.209.220     2020/6/12 8:20:52     21 楼

  • 自由书生先生,我没要你投资诗词在线,如果我知道是你投资的网站,我会第一时间彻底离开,因为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不喜欢和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打交道,那样的人嘴巴说的好听,骨子里是自私可怕的。我的意思是说,你既然不让别人反对他刷屏,那你就解决他刷屏的问题。我也没有老是拉扯你,我们阻止范老刷屏和你半毛线关系都没有,是你老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拉,想体现你多么善良似的。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2:14:15     20 楼

  • 非典期间,我们4个学子在云南出差。人大硕士毕业的一个学子L,叫我教父。我莫名其妙。
    他解释:工人农民近不了你身边,走近你的人,就会跟你走。
    L没跟我走,摧毁了他的理念。其实我知道,我采纳他的一个提议,损失了百万,他有血性,才离开我的。
    他写了一部《北部湾战略》,寄给我一本。他是经济学者,在中国,没有经济学者尊敬科技就是生产力。但他,是尊敬的。
    很多有水平的人,有抱负的人,就因没遇到真龙天子,而荒废了,报废了。这是国家最大的损失。
    我是半身埋黄土的人,身处新时代而白发苍苍,也只能老骥伏枥,能走多远就是多远。因此,也怜爱那些“夕阳残照”的人。年轻人的机会,应该更多。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1:34:56     19 楼

  • 大千世界,没有人可以喜欢或拥有得过来。我喜欢我喜欢的,是一般的认知规律。
    我对死党好友,就说我喜欢的,不说我不喜欢的。比如做饭菜,我说我不喜欢,即便人家喜欢,也被枪毙了,就压抑了人家的喜欢。阿Z总是:吃吃这个,吃吃那个,都是他认为最好吃的。我不喜欢吃的,也做个样子,但,人家是看得出来的。所以,阿Z不敢做饭菜了。
    人生,走到一起,就是缘分。我说,诗词在线是青山绿水,是以我的认知。看到诗友们高产,很喜欢,说明高产诗友把这里当做一个可以奋力的园地。所以,来这里4年,也没感到过诗友刷屏或霸屏。
    我的自以为是的做派,陌生人可能是不喜欢的,但,死党好友喜欢。陌生人不是成为我的死党好友,我也不在意。我就喜欢自己人。家文化,圈文化,就是自己人的文化。我的理念,可能与传统理念不同,但管用。我知道,我不过是大山深处的一盏灯,能照亮死党好友的归程,即好。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0:51:49     18 楼

  • 小时候,一人猪肉指标是一月半斤肉。如果谁家天天吃肉,就会成为焦点。而今,物资丰富了,谁还在意谁家天天吃肉?
    我就是这么个理念:诗词在线主屏容量大了,就不怕作者打字多了。谁吃肉,谁不吃肉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红尘客、心路都是我欣赏的诗友之一。在主屏资源紧缺面前,提出了应对方案。我认知认可。但是,每个诗友的创作积极性,是要爱护的,至少平台会爱护诗友的创作积极性。大家的问题焦点,无论作者想没想,都聚焦到平台——前路如何走,前路在何方?
    没有前路,就要趁早。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2 0:17:14     17 楼

  • 心路:
    我是在你提出刷屏问题,才有概念。我来主屏,就一路看下来,今天看一个诗友的多首诗词,是《红楼梦》的,还点评了两首。点评是勾起我48年前看《红楼梦》的回忆。
    我不会从主屏以外去看诗友诗词,没有操作过。我打字主体脱离主屏,就想安静打字。
    我删除一些文字,是盎然要我删除。陌生人要我删除文字,我不理会。同样,范老是陌生人,我也无权叫他删除自己的文字或这样那样。
    对一些事物的理解,存在差异,很正常。进入流量时代,任何诗友打字,就是给平台效力——自己要付流量费。我现在是手机上网,上网就要支付流量费,上个月是900多元,包括听了一夜歌。
    作品五花八门,读者各取所需。范老的打字,我常看,看到作品就回忆年轻时,死党们经常成语、歇后语接龙。基于新的认知,主屏有限,我也喜欢范老开辟专栏,象我一样,自说自话。说实话,我们都黄土埋半身,在资源紧缺条件下,不要跟诗友争资源。世界还是年轻人的。
    至于,在虚拟世界充好人,没想过。不做恶人,却并不一定要作好人。我是有点自由,但还是有底线的自由。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3:52:22     16 楼

  • 那今晚不炸了,好好睡一觉,明天视察一下现场,再决定炸哪,老兄今晚也养养锐气。

    作者回复:2020/6/11 23:55:34

    明天得连送两趟货呢,老弟先睡吧,我还得理发呢,哈哈!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3:43:50     15 楼

  • 十枚还真沒有,最多5枚,不过我想想,炸多少是多少吧,再说刷了那么多年的屏,隐藏得挺深的了,十枚也远远不够,若真要把它炸掉,就只能动用列车了,大概十列车皮的炸弹应该可以了

    作者回复:2020/6/11 23:48:14

    只怕连在线也让老弟给炸了……无论如何,希望他能幡然醒悟吧。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3:23:41     14 楼

  • 老兄傻了吧,那张脸不是丢在刷屏的地方了吗?只要炸弾往刷屏的地方一炸,准把老脸炸回来,不过,到底还是不是那张脸,我就不敢肯定了,老兄眼好,到时麻烦你认认

    作者回复:2020/6/11 23:36:05

    那个啊?!那老弟得准备十枚炸弹才行了!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3:12:44     13 楼

  • 如果真的把我送的炸弹当烟花,我就对着它脸放,反正早已不要脸了,万一烟花把脸炸黑了炸肿了,我们也乐意拿个猪头比较比较,看那张脸更猪。哈哈

    作者回复:2020/6/11 23:18:45

    那,老弟先帮他找回那张脸吧,不然炸弹也不知道该往哪放呢。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2:58:04     12 楼

  • 送花我不会跟你争,如果是送炸弹,老兄你得让我,让我试试炸弹的威力,看是否能把猪脑炸成人脑,或者说看是否把丢了的脸炸回来,不过,我想想还是有点点玄。

    作者回复:2020/6/11 23:05:35

    哈哈哈哈!我应该是没机会送花了,老弟的炸弹也别扔了,他当是烟花助兴呢。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2:38:41     11 楼

  • 谁说范龟不上道,它一天刷两次屏不是上道是什么?要我说,它不仅上了道,而且在道上已经下不来了。如果是说诗,那道边都没摸着。不知道龟还能活这么长,浪费了真是

    作者回复:2020/6/11 22:51:19

    这倒是真的,现在上下都是丢脸,不过,知耻近乎勇,只要他真的放下,我第一个破例给他送花道谢,老弟可别跟我争。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2:22:26     10 楼

  • 不是不要,而是要脸,如果脸都不要了,岂不真的成了范龟?


    作者回复:2020/6/11 22:29:28

    谁不要脸?就如钱财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万事在一个道,这范龟根本就不上道啊!
  •   鲁向华 60.180.3.137     2020/6/11 22:10:07     9 楼

  • 老兄老“范龟”,三天不吭五天不语的,真叫人生气。《锁连环》一次性发出来,也尝尝刷屏的感觉如何?也刷刷自己有没有存在?或者说让别人让为你90后,岂不过瘾哉?

    作者回复:2020/6/11 22:17:57

    不要!我又不姓范,更不是龟孙子。
  •   心路 27.18.254.137     2020/6/11 20:04:28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自由书生先生,你这人挺有意思的,尽想当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没有说他霸屏,你可以查查我所有的言论。我说的是刷屏。是范老每天两次(有时甚至3次)定时刷屏。
    还有,你莫名其妙说范有90岁了,想以此引起别人的同情。你这样不实事求是,怎么做科学工作者?
    还说什么不同意粗暴对待一位作者,不知道你说的粗暴是指的什么?既然你觉得别人粗暴,那么你把老范刷屏的事处理好,别人想粗暴也没理由了。
    请你不要充好人,不要装,活得真实一点不好吗?你搞得好像这网站就你一个有德行似的,累不累啊。

    作者回复:2020/6/11 22:25:41

    哈哈哈!对!霸屏是我和鲁老弟说的,你只提到刷屏而已,这是实情,范中乂并非无知,他这是刷一种自我满足私欲的心理病吧?只要有人不认为他错,他就更加理所当然,甚至变本加厉了。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1 17:09:10     7 楼

  • 我看了诗词在线的历史,好像是2013年开始的吧?版主晒出每年6000元的网络费,或虚拟空间费用。这个我知道,一个小公司的网站租赁空间费,是要几千元一年,实质上更多。网站设计,请人做,至少也是几千元,甚至几万元。我的一个邮箱账号,就要每年360元,现在要我增加费用,才能保证我的新增资料不丢失。
    今天这个时代,进入服务时代,除了空气不要钱,赏月晒太阳不要钱,走路不要钱,几乎什么都要花钱。如果版主想改进诗词在线主屏,就要花钱。正是版主开创了诗词在线,才给很多诗友创建了一块文创园地。我懂做老板的不易,我和盎然就主动赞助了一点小钱。我们是小学生,赞助也是有分寸的。毕竟这里都是陌生人,不象中学群、大学群、老乡群。

    作者回复:2020/6/11 20:59:51

    这是一个最现实的问题,真正深入探讨,却不是最大的问题。说句残忍的话,除了在线,外面有许多文创平台提供的不仅仅是让你写作,甚至为有潜力的作者寻找出路。
    在线,就目前而言,纯粹是一个练习,交流,或者真正爱好文字者的园地,所以我们更应该自律。
    你提到赞助一事,不否认钱是改革的重点,但是不宜在针对范中乂的讨论提出。这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在暗示出了钱再来说话。
    当然,我相信你不是这意思,只是这场合真的不宜提到钱,而且范中乂说一句,只要版主开口,他马上删帖走人——我知道范中乂是捐助蛮多的,但是,在一个文创园地,如果沦落到以捐助作为底气的话,这是文学平台的悲哀。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1 16:42:36     6 楼

  • 诗词在线,是国家知名专家盎然教授推荐我来的,我喜欢这里的青山绿水。我一来到主屏,就从头看到尾。不是心路、李睿等诗友提出霸屏问题,我根本没有霸屏概念,不知道这回事。
    既然诗友提出了存在问题,我也想,应该怎么解决问题。如果木瓦屋中央,就只有一个“石房子商店”,“热闹”也就成了必然。
    大家提到,规定一天发表几首作品。正是基于,只有一个”石房子商店”。也基于,供给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所以,矛盾的焦点,不是需求的旺盛,而是供给的不足。国家实施供给侧改革,也是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吧。
  •   自由书生 223.104.63.104     2020/6/11 16:22:30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我不赞同,粗暴对待一个诗友。简单问题不要复杂化。主屏滚动快,就不存在霸屏问题了。我提议,会员AA制,出点钱,资助版主把主屏改进一下。
    大家畅享手机微信便利的同时,可曾想到,2G手机成了农村老人手机,不能接收微信吗?
    不知道版主是谁。但知道,黑板报式的主屏模式,已经与日益增长的诗友文创有矛盾了。
    解决问题,解决矛盾,思路要放开些。刚才看了红叶风清一首诗《变迁》,写木瓦房变了,有感触。有些事,是需要客观环境改变的。这样,大家就不会挤在“热闹的石房子商店”了。
    如果大家同意,建议红尘客诗友和杜牧野老师,主持主屏改进措施,如何?

    作者回复:2020/6/11 20:43:15

    我也不赞同粗暴对待其他诗友,正如你对范中乂的立场,那是你的选择,尽管我不认同,但我不说什么。而范中乂,刷了几年屏,杜牧野老师痛斥为一坨垃圾,为什么?因为范中乂根本不明白什么叫诗,偏偏一次刷十首,在真正的诗人眼里,这就等同非礼,侮辱诗歌,哪个诗人能接受?
    记得你说过乾隆写诗近万首,结果如何?这个结果,不妨再说给范中乂知道吧。

    敬人者,人恒敬之,一个自私又自以为是,完全无视旁人感受的人,这绝非所谓诗友的态度。我不认为,在同一个平台写字的都一律自动归为诗友。前两年,我揭露某人抄袭,引来对方粗暴诅咒,这是诗友吗?不是,所以我们不能一厢情愿只求一个和谐氛围。
    主屏暂时不必改进吧?只要大家自律,共享空间,其实完全足够有余。
  •   吾悠心 120.231.105.239     2020/6/10 21:43:29     4 楼

  • 有意思,在最新诗词大版面,你点开范老几天内每次发的最后一首,时间截止都相同
  •   吾悠心 120.231.105.239     2020/6/10 15:11:01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唉,对他这样的顽固派没办法了。我常说,人老了还看重名利,纠结与自己与别人斗气,是最笨的人。人嘛要量力而行,太老了都定性了,还有什么争头?

    作者回复:2020/6/11 20:21:14

    他是自得其乐,错在不懂适可而止,错在把成语给读死了,如果冷静一些,他会发现自己介绍的成语大半都是在批判他这种人的。
  •   鲁向华 60.180.6.195     2020/6/10 13:40:11     2 楼

  • 哈哈,老兄这又是一篇规劝的文章呀,可是老范看不懂,更不会这样做,他要说就一大堆,全泻在诗在线的平台上了。

    作者回复:2020/6/11 20:17:33

    有些人无法规劝,那就他干他的,我写我的,看他的老脸能丢几层吧。
  •   鲁向华 60.180.6.195     2020/6/10 10:26:2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那我们就聊聊那些龟孙子刷屏的问题吧,元芳:你你怎么看?好久没见老兄写诗了,我也想独有这份悠闲与恬静,欣赏情怀,问好老兄

    作者回复:2020/6/11 20:15:14

    哦,那个范龟啊?
    其实,这首并非写他,只是凑巧聊到孙子而已,那孙子,一提到就气,还是不聊了,就用写的吧。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