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所谓“荒诞诗歌”问题答诗友清芷


2009-03-26 09:33:16  竹立  所属诗集  阅读4747 】

40个   

清芷:

你好!

来信收到。你提到最近诗歌月刊提出“荒诞诗歌”概念,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不知你说的是哪家诗歌月刊,(很抱歉,我基本不读现在的诗歌刊物),所以不知他们的具体主张是什么。不过,我曾经对现代诗歌的一些特点进行过思考,可以先谈谈自己的看法,供你参考。

闻一多先生曾主张新诗应该具有三美:建筑美、音乐美和绘画美,认为有本事的诗人应勇于“戴着镣铐跳舞”。现代派诗人们则主张一种“荒诞美”,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国外在上两个世纪就已经有这类诗歌了,我在学诗初期也曾尝试过。让我们先来看看美国诗人斯蒂芬•克兰的《在沙漠里》吧:

在沙漠里
我看见一个生物赤着身
野兽般蹲在地上,
手里捧着自己的心
一口一口地啃。
我说,“好吃吗,朋友?”
“它苦,是苦的,”他回答;
“但我欢喜它,
因为它苦,
因为它是我的心。”

我不知道你读到这首诗时,有怎样的感受。反正我每次读到它时都十分难受、很不舒服,同时又觉得非常真实和深刻,表现了现代人的苦涩、彷徨与困惑。毫无疑问,诗里的“沙漠”,指的就是科技发达、物质丰富而精神贫乏、人情淡漠的现代社会,而那“野兽般”的“生物”,就是指我们人类自己。

我想这首诗就是一首具有“荒诞美”的诗歌吧,它看似荒诞,实则合理。这样的表达方式会给读者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让我们再来看另一首具有“荒诞美”的诗歌吧,那是北岛的《触电》:

我曾和一个无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我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当我和那些有形的人
握手,一声惨叫
他们的手被烫伤
留下了烙印
我不敢再和别人握手
总是把手藏在背后
可当我祈祷
上苍,双手合十
一声惨叫
在我的内心深处
留下了烙印

这首诗表现的是十年“文革”留给一代人的心理创伤。握手,本是人们表达善意、交流情感的一种方式,却为何会让人“烫伤”、以致留下“烙印”?那“无形的人”是谁?这看似荒诞不经、悲哀惨烈的事情,只有到那同样荒诞不经、悲哀惨烈的时代中去寻找答案。在那人人自危、互不信任,甚至互相揭发、互相批斗,连夫妻之间、父子之间也不能幸免的时代,这样的事实际上是再平常不过的了。非但如此,有时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当你向上面表忠心、写思想汇报的时候,不是连自己也被出卖了吗?

所以,诗歌的荒诞,实际上是时代的荒诞的反映。现在有些人,盲目模仿前人的创作手法,不知道荒诞的手法只适于表达某些特定的内容,而是不管什么题材,都用荒诞手法去写,为荒诞而荒诞,结果适得其反,反而谁也看不懂。当然,荒诞的手法,也并非只有严肃的题材才能采用的,也不一定都得很沉重。比如,我在十年前曾写过一首小诗,是反映创作的艰辛的,曾得到一些朋友的激赏,现录于下,供你一笑,也作为这信的结尾。

“挤”诗

我把
自己
平放在
地板


然后
从脚
到头
像挤牙膏
一样
将身体
卷起

一声
痛苦的
欢呼
又一首
诗被
挤了出来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202.110.131.141     2010/12/4 14:53:06     3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8.117.77.51     2009/5/20 10:44:46     2 楼
  • 匿名网友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8.88.141.99     2009/5/20 10:16:33     1 楼
  • 匿名网友送了2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