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抗战(下 王牧滋)


2020-09-05 18:02:53  王大可  所属诗集  阅读538 】

250个   

父亲的抗战(下)

文/王牧滋


父亲去世时我才一岁多,还是在懂事以后在像片上认识父亲的:那时我见到父亲的照片共有三张:一张是父亲穿白衬衣的半身照;另一张是父亲和母亲的结婚照;还有一张是父亲穿黄呢军装的全身照,照片中的父亲佩戴着手枪和短剑,是一个威武的中国军人。后来我想,作为医生的父亲虽然有枪,但可能他从末使用过那手枪。

小时候,母亲经常给我们讲父亲过去的故事,讲她是如何带着大哥出川寻找父亲的,讲哥哥们跟随父亲在前线的生活故事,讲第72军打日本人的故事,讲第72军三个野战医院院长之间交往的故事。

第72军第二野战医院院长姓罗,和父亲关系甚好,父亲曾带母亲和大哥去他家玩过,据大哥回忆,当时在修水河上坐了几个小时的小船,上岸后又走了一阵才到罗院长的家,可见路程还是比较远,后来二哥出生,还认了罗院长为干爹。而第三野战医院院长姓雷,可能是因为离得更远而很少有他的故事,只记得母亲说过,解放后雷院长在小龙坎的传染病医院当医生,因怕生事而不敢来往。

但母亲讲得最多的还是第72军和72军军长傅翼的故事。

关于第72军:

1938年4月,川系刘湘集团新组建了第72军,隶属川军第30集团军,由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兼任军长。参加了武汉会战,南昌会战和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1940年由韩全朴接任军长;1943年2月,傅翼由副军长升至军长,先后参加了鄂西会战,常德会战,和湘粤赣边区会战。1949年12月11日,第72军最后一任军长郭汝瑰在泸州通电,宣布起义,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改编。

关于傅翼:

第30集团军第72军第三任军长,四川酉阳县(今重庆市酉阳县)土家族人。早年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曾任彭县(现彭州)教育局局长,喜诗词,好书法。第30集团军组建初期,任该集团军旗下第78军新15师副师长,第一次长沙会战后任师长。1942年因长沙会战作战中指挥有方,升任第72军副军长,1943年2月任第72军军长。抗战胜利后极不愿参与内战,在一次追击李先念部的战斗中,消极怠慢,遭查办被免职,还差点受审。后弃甲归隐,在重庆南岸居住,等待解放,1952年病故。

据母亲讲,傅翼为人很好,父亲和傅翼的关系也不错,在三哥出生后,傅翼特送来一只正方形绸面小枕头,上有四个隶书体大字,一角有小字落款:傅翼。这小枕头我们几个孩子都睡过,由于时间长了,小枕头表面油浸油浸的呈墨绿色,枕内塞的芦花,睡在上面感觉很凉爽,舒服。因我最小,后来我就一直睡这小枕头,所以印象特别深刻。枕面上的四个大字已记不得了,只有一角的落名"傅翼"两个小字还记得,因母亲常对我们说,这是傅军长送的。

除了这小枕头外,父亲还留下有两件遗物,一件是父亲使用了多年的墨盘(砚台),盖子面上是一幅阴刻山水画,画中还有一戴草帽的钓鱼人;另一件是父亲在野战医院值班时睡觉用过的美国军毯,深黄色,质地好,在毯子的一角有一个黑色五角星,还有几个英文字母,我们一直都盖那军毯。1969年我下乡后,由于搬家,这几样东西便丢失了,而有关父亲的照片,更是在文革开始不久便付之一炬,很是可惜!

弹指一挥间,80年后,一些川军后人相约来到修水,重返当年父辈们战斗过的地方,在当地热心志願者的带领下,找寻了当年的抗日战场和昔日第30集团军总部和第72军军部旧址一一修水县城的良塘村和上游的赤江老街。拜访了当年亲眼目睹抗日战火的一些老者,这些老者讲述了当年川军英勇奋战和第72军野战医院救治伤员的一些情况。

86岁的陈雪霞老人是“志大恒”的第三代,他回忆说,1938年我才7岁,当年听说日本鬼子要来,一家老小连夜躲到黄泥塬的大山里去了。躲了几天后,家里的大人让姐姐和我回老街探下虚实,进入老街后,只见满街都是兵,跟蚂蚁一样,万寿宫和茶行里放满了伤兵。好不容易回到家,发现家门口有兵站岗,里面成了医院,有的士兵在就诊,有的在呕吐。那些军医和士兵的态度都很好。

有老人说这些部队来自四川,领头的人叫“王总”。这院子里是川军的一处野战医院,常有伤兵送过来,而伤重不治去世的,就埋在了这座山里,据分析,这可能是当年王陵基率领的第30集团军的其中一支部队。

据老人们说,王总部队的野战医院和被服厂是1938年上半年进驻老街赤江的,野战医院机关驻扎在“志大恒”内,被服厂设在茶行里。伤兵就安置在万寿宫和茶行的二楼,当时的伤兵滿街都是,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有数量不等的伤兵死去,伤兵死后都被草草地埋葬在附近的徐举塅(因当年出了徐姓举人而取名)山上。

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大都记得,在赤江老街不远处,有座出了名的“乱坟山”,山岗上经常有白骨露出,老人们说,这就是当年的抗日战场,这些都是川军战士的白骨。

“山里埋的都是抗战伤重不治而牺牲的川军将士,这山在第72军的野战医院附近,野战医院具体位置就在赤江乡的老街上,`‘王总'的野战医院和被服厂是1938年上半年进驻老街的。野战医院缺医少药,有些轻伤兵伤口发炎高烧不退,就自己挪到修水河边洗伤口降温,伤重的痛得就在操场边的烂泥田里打滚,最后死在田里。经常看到一批批受伤严重的士兵被转移到这里进行医治,没救过来的就埋葬在附近的山上。在良塘第30集团军总司令部的山岭背上,也有几十座坟,还有公墓,单墓是排长以上的军官。”

“抗战时期,良塘、赤江、枫树坳、征村、山口、漫江都驻扎了大量的部队,就是为了防止日军从高安经铜鼓、山口、赤江前往长沙的。”

“部防在山口、铜鼓沿线的是第30集团军第72军新14师和新15师,还有其他序列的部队。老百姓都认定,当时设在赤江老街的是一所规模较大的野战医院。当时,赤江老街的伤员特别多,太阳出来后,能动的都挪到操场上晒太阳,提虱子,伤兵身上的虱子非常多,一捉就是半天。”

“万寿宫每天都要死十几二十个伤兵,伤员死得多的时候队伍上就请当地的老百姓帮着埋,没有棺材,就用席子裹一下就埋掉了。”

一位90岁的老人说:“我们家当时就住在万寿宫隔壁,万寿宫内住满了野战医院的伤兵,白天晚上伤兵们哭天喊地的叫,每天都有许多人死去,死的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就草草地埋在了后面的山岗上,远远看去,每天都会增加一些新坟……”

在萍乡市的湘东区,有个云程岭,在岭的顶峰有一个“抗日阵亡将士骸骨塔”,这也是一处掩埋第72军及其他抗日军民尸骨的地方。该塔始建于1944年,塔体为古亭阁式造型,塔体平面为正六边形,六块碑石上分别刻有碑文,正面碑文是第72军军长傅翼的题词:“抗日阵亡将士骸骨塔”,左下的小字是落名:陆军第七十二军军长傅翼

1944年6月一9月,侵华日军先后两次由浏、醴进犯萍乡,驻萍第58、第72和第99军等奉命在湘东地区阻击,在激战中以身殉国者达数百人,忠骨抛露荒野,惨不忍睹。是年终,由第72军军长傅翼提议,经江西省政府批准,在湘东云程岭顶峰修建“抗日阵亡将士骸骨塔",收敛在战斗中阵亡的军民骨骸。江西省政府主席王陵基撰写了碑志,称颂为"忠魂塔”,第72军军、师级将领均题了碑文,以示纪念。萍乡市人民政府于1984年将其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以后由当地政府进行了原貌重修和扩建,并将其更名为“云程岭烈士陵园”,使之成为当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回忆历史,不忘国耻。在抗站胜利七十五周年之际,我们要永远不能忘记父辈们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的奉献精神;永远不能忘记川军壮士们英勇杀敌为国捐躯的大无畏精神;永远不能忘记那些挽救民族于危亡的英雄;永远不能忘记抗日救国的悲壮历史,永远不能忘记是zhongguogongchandang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了新中国!

(全文完)

2020.8.15于成都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刘建设 73.53.40.26     2020/9/9 13:15:58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佳作,向抗日老兵致敬!
  •   路小丽 51.6.191.33     2020/9/8 20:15:44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全文(三篇)拜读,您父亲和家庭的经历,使我们学习了抗日救国这段悲壮的历史。文字朴实,真切,感人。问好
  •   徐庆星 115.235.205.192     2020/9/6 22:07:2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父亲的抗战(下)】之佳篇,问好王大可。祝福安好!
  •   大众诗堂 221.192.178.121     2020/9/6 21:14:25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救死扶伤千千万
    白衣天使男人扮
    缺医少药英雄胆
    千里行军不吃饭

    欣赏大作兴师动众非同凡响举足轻重
    搜肠刮肚拼凑寥寥数笔权当附和不成敬意
  •   高山 27.227.12.207     2020/9/6 8:59:4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问好!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