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散文:写在33岁之初


2020-05-16 14:43:39  灵遁者  所属诗集  阅读132 】

50个   

写在33岁之初
——灵遁者
刚才又刷到了巴菲特“割肉”出售股票,累计亏损3200多亿,类似的新闻最近看到了很多,全球经济下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而全球疫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有人说6月可以结束,而对面140多万的感染人数,我乐观不起来,我也希望6月结束。
生活艰难,甚至经历死亡会成为2020年的殇曲,有一句话适合送给全球每一个生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辉煌之后的低谷才能让你认识自己,那些你原来视为珍宝的东西,如今没有了,好像也没有那么值得悲伤。
有时候我会羡慕别人朋友很多,有时候我会羡慕别人风趣幽默……而我越来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再这么下去,似乎有石化的那一天。
我昨晚画完画之后,想了一个问题。当诗人不再不写诗了,当画家不再画画了,他还是诗人或者画家吗?在我这里不需要思考就有答案,他当然不是诗人或者画家了。他是死去的诗人或者死去的画家了。
这会得出一个结论,李白不是诗人了,李白是死去的诗人了。有区别吗?活着的和死去的没有区别吗?如果你没有体会到这是有区别的,那么你应该感到悲伤。
我把昨天画的画发了一个抖音,有一个人评论说:用这首歌作为配音的作品你是倒数第一名。我画了一幅咋样的画呢?说不上来,是一幅抽象画,只用了一种颜色——黑色。准备的说是两种,因为是在白色画布上画,所以必然还有白色。如果我让所有的黑色占满白色画布,那么我就会缺少呼吸空间。
画完之后,我坐在沙发上使劲端详,我确信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黑色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颜色。可能你不相信,你试着去回想自己的人生,以及社会上关于“黑色”的事件。关于性感,我自然先想到了丝袜,女人的丝袜。所以我由此又想到一个女人倘若一辈子从未穿过黑色丝袜,大概是件悲伤的事情吧。连我这个男人,都有想试试的冲动,可见黑色是性感的颜色。
很多故事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一个黑色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月明星稀,他们静静地依偎着彼此……”,“……花前月下,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虽然黑色就像我描述的这么性感,但我这幅画的名字是悲伤的,它叫《缺失》。事实上不能从画中看出它究竟缺失了什么?别说你们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它缺失了什么。似乎缺失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只能用“抽象”才能说完。
紫霞剑意指心上人,金箍咒紧锁红尘梦。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33岁未婚,我的母亲担心我没有婚姻。而我看到的是大家是那么的相似,从中国到日本,从日本到意大利,“老龄化”是个社会热词,新生儿在不断减少。 我缺失了很多33岁男人应该有的东西,我应该悲伤吗?你悲伤吗?
有网友戏说:“疫情最大的贡献是会让出生率上升。”而我也注意到另一个新闻,那就是很多国家的空气污染得到改善,这又一次证明了人类活动是主要污染源。病毒是不是我们自己制造的病毒不会告诉我们,那些死去的人也不会说话了,而侥幸活下来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若无其事的看待今天。这样说来,我们的骄傲是与生俱来的,我们悲哀似乎也是。
33岁之初,请大家继续叫我倒数第一。而且我还要对那些勇于去做真正第一名的人说:不敢做倒数第一名的人做不了真正的第一名。
现在你还会嘲笑巴菲特吗?悲伤的不是赔钱,是没有赔钱的资本;悲伤的不是画不好画,是没有画,人生也是如此。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沃野春芹 117.166.114.118     2020/5/16 16:01:5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诗友文章,语气语调有点像鲁迅的文笔。文章讲了眼下的时事新闻,讲了自己的画作,自己的现实状态。同时也延伸出某种道理。这种能够讲出自己真情实感的文章,实属不易。为你点赞!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