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文艺》总第97期:付雪晗《空皮囊》


2019-12-16 23:46:36  隽秀  所属诗集  阅读642 】

50个   

《郑板桥文艺》总第97期:付雪晗《空皮囊》


空皮囊

〇付雪晗

摇摇晃晃,我的空皮囊
在松散的骨架上,稀里哗啦
活蹦乱跳的我是多么自在
嘿,看,我像个快乐的傻瓜
为你高歌,我的空皮囊
放空一切,自在而又逍遥
嘿,看,什么都不用考虑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轻松?

一步一跳,拍着手奔下山坡
空皮囊在骨架上晃晃荡荡
骨架酥酥发出脆响
与我一同唱起快乐的赞歌:
“嘿,啊,看我多么神气
早已将思想这烦人的东西抛弃
嚯,嚯,看我多么逍遥
早已将重担从单薄的肩上卸下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摆脱了束缚
让灵魂让身体奔向自由!”
身体轻盈如鸟儿的绒羽
轻风微拂便让我飘飘扬扬
哦,空皮囊,你乘起了风
托着我的身体在青空里翱翔!

低头看向路上的行人
驼背弯腰,形容憔悴
看着那愁苦郁闷的脸
我也不禁为之动容:
“嘿,伙计,我这就告诉你快乐的秘籍
甩掉担子吧,放空身子吧
看我这样是多么自在!
我是黑夜的王,白天的子
绝对自由,无拘无束!”
可悲的是那人却高呼妖孽
还扔出石子企图将我击落
啊,行人,反而是你,
为何要背着无聊的担子
甘心变成驼背的老妖?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我的空皮囊迎风高歌
这是它对我的赞歌的回礼
最后扫了眼不听劝的行人
我架着空皮囊飞向远方


【诗人简介】付雪晗,1997年生于湖北荆门,曾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作品若干,获第五届金凤凰诗歌奖铜奖、2017年度作家与诗人奖银奖等奖项。

〓信息动态〓

第二届红高粱文学奖征稿启事

  《红高粱文学》,已推出122期,不定期制作电子刊、微刊,并推出纸质杂志(大十六开,刊稿赠样,我们付快递费),组织评选红高粱文学奖,举办红高粱诗会、红高粱笔会、红高粱作家论坛等文学艺术现场活动。
  近年来,我们在山东潍坊已成功举办7次主要的文学艺术现场活动:第二届中国作家诗人论坛(2014年6月21日至23日),首届红高粱诗会(2014年11月8日至10日,青岛、潍坊),带着文艺去旅行五周年庆典暨第二期红高粱笔会系列活动(2015年8月14日至17日,潍坊、青岛崂山),第三期红高粱笔会暨新诗百年齐鲁峰会系列活动(2016年11月25日至28日,潍坊、蓬莱),凤凰与白狼文学艺术沙龙第四场:作家诗人与神话的亲密接触(2017年3月25日至26日),首届中国明星诗会暨首届红高粱作家论坛(2018年11月10日至12日),北海文艺沙龙第二十三场:白浪春语(2019年4月19日晚)。
  第二届红高粱作家论坛,将以网络在线方式举办,不组织现场活动。第二届红高粱文学奖现在启动征稿,无参赛费、评审费,欢迎广大文朋诗友踊跃参加!
  奖项激励:设置金、银、铜奖和入围奖。
  征稿要求:每人限投最佳诗文作品一件,诗歌限60行内,不分行者限600字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文限5000字内,包括小说、散文、文学评论,题材不限,要有思想、有文采、有特色、有章法。稿末须附200字内个人简介、详细通联地址及手机、微信等联系方式。
  投稿方向:rsl2006@163.com。
  截稿时间:2019年12月19日。


中国诗歌会
2019年11月19日

〓〓〓

  三绝诗书画,八怪郑板桥!
  《郑板桥文艺》,在推出纸刊(大十六开本)同时,不定期推出微刊、电子刊,被微刊、电子刊推介的作品,有机会被纸刊遴选刊发,刊稿赠样(我们付快递费),同时,组织郑板桥诗歌奖、郑板桥文学奖、郑板桥书画奖、郑板桥艺术奖、郑板桥文艺奖评选等线上和线下文学艺术活动。
  要求:诗歌限60行内,不分行者限600字内,题材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文限5000字内,体裁、题材不限,要有思想、有文采、有特色、有章法;书画,请提供大像素高清电子图片。稿末需附百字内个人简介、详细通联、邮编和常用电子信箱。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
  http://www.cpa1932.com
  邮箱:bailangshuyuan@163.com
  总编:张光国

《郑板桥文艺》总第97期:付雪晗《空皮囊》





《郑板桥文艺》 付雪晗 《空皮囊》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装备部的疯子  111.182.127.21     2019/12/28 11:02:4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活画出了行尸走肉者的形象!这样的一副形象,除了惹人发笑之外,更多的则是可悲、可叹与可怜罢了!松散的骨架!呵呵!如果说这样的货色还有“骨”这种东西存在的话,那撑起的,无非是一副空皮囊罢了!这样如同躯壳一般的存在,他倒是觉得自在、逍遥、轻松、快活!可是,说到底,这不过是对自己生命意义和价值的一种极度的践踏罢了!爱因斯坦说过:“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生活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照亮我的道路,并且不断地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的理想,是真、善、美。”他还说过:“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关系着我们自己全部的幸福,然后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着别人(包括活着的和死去的)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我强烈地向往着俭朴的生活,并且常为发觉自己占有了同胞过多的劳动而难以忍受。”如果这种空皮囊的人觉得快活的话,我想,这种所谓的快活,只是对他自己精神的一种麻痹罢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会拥有真正的快乐吗?试想,一个没有对他人做过任何贡献的人,他可能感受到帮助别人所带来的乐趣吗?一个自私狭隘的人,他可能感受到那种“世上没有陌生人,只有还未认识的朋友”这种坦荡与真诚所带来的愉悦吗?一个从不追求真善美的人,他可能拥有过真诚、善良和一切美好的事物所带来的心灵的震撼与洗涤吗?不!永远不能!是的,一个找不到自己活着的意义和价值的人,归根结蒂,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人罢了!他抛弃的,是他自己有限而又宝贵的人生罢了!这是何等彻底地“自弃”!又是何等彻底之悲哀呀!那么,那真正的自由、快乐、自在、逍遥,和他相距的,何只是天地之遥?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内心的空虚!这样一副没有任何实际内容的空皮囊,风吹雨打之下,又何只是不堪一击!风来了随风飘,雨来了烂成泥!这样的家伙,除了能落得如此可悲之下场外,又能如何?!这样的人生,又该是何等地让人叹息!这样的人,如果硬说有什么给世人留下的话,那恐怕是一个大大的惊叹号——“!”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