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古今体诗六十九首


2020-02-21 23:22:27  飞庵  所属诗集  阅读192 】

00个   

●卷六 古今体诗共六十九首(光绪十六至十七年作)





  ○自香港登舟感怀 
又指天河问析津,东西南北转蓬身。行行遂越三万里,碌碌仍随十九人。
久客暂归增别苦,同舟虽敌亦情亲。龙旗猎猎张旜去,徒倚阑干独怆神。

  ○过安南西贡有感(五首)
沧海归来伏著书,平生豪气未全除。仰看跕跕飞鸢堕,转亿乡人下泽车。
  
高下连云拥百城,一江直溯到昆明。可怜百万提封地,不敌弹丸一炮声。
  
神功远拓东西极,圣武张皇六十年。不信王师倒戈退,翻将化外弃南天。
  
九真象郡吾南土,秦汉以前既版图。一自三杨倡议后,珠崖永弃不还珠。
  
班超投笔气如山,万里封侯出玉关。今岂无人探虎穴,宝刀难染血痕殷。

  ○锡兰岛卧佛(六首)
大风西北来,摇天海波黑。茫茫世界尘,点点国土墨。
虽曰中国海,无从问禹迹。近溯唐南蛮,远逮汉西域。
旧时《职贡图》,依稀犹可识。自明遣郑和,使节驰络绎。
凡百马流种,各各设重译。金弃铸多罗,玉环献摩勒。
每以佛光明,表颁帝威德。苏禄率群臣,渤泥挈尽室。
阑斑被绣缦,扶服拜赤帟。是中蛮夷长,窃号公侯伯。
比古小诸侯,尚足称蒲璧。其他鸟了部,争亦附商舶。
有诏镇国山,碑立高百尺。以此明得意,此刻之罘石。
及明中弃后,朝贡渐失职。岂知蕞尔国,既经三四摘。
铁围薄福龙,大半供鸟食。我行过九真,其次泊息力。
婆罗左右望,群岛比虮虱。咸归西道主,尽拔汉赤帜。
日夕兴亡泪,多于海水滴。行行复行行,便到师子国。

浩浩象口水,流到殑伽山。遥望窣堵波,相约僧跻攀。
中有卧佛像,丈六金身坚。右叠重累足,左握光明拳。
虽具坚牢相,软过兜罗绵。水田脱净衣,鬊云堆华鬘。
大青发屈蠡,围金耳垂环。就中白毫光,普照世大千。
八十种好相,一一功德圆。是谁摄巧匠,上登忉利天。
刻此牛头檀,妙到秋毫颠。或言佛涅槃,娑罗双树间。
此即茶维地,斯语原讹传。惟佛有神力,高踞两山巅。
至今双足迹,尚隔十由延。或言古无人,只有龙鬼仙。
其后买珠人,渐次成市廛。此亦妄造语,有如野狐禅。
实别经行地,与佛大有缘。参天贝多树,由此枝叶繁。
独怪如来身,不坐千叶莲。既付金缕衣,何不一启颜?
岂真津梁疲,老矣倦欲眠。如何沈沈睡,竟过三千年?

吁嗟佛灭度,世界眼尽灭。最先王舍城,大辟禅师窟。
迦叶与阿难,结集佛所说。尔来一百年,复见大会设。
恒河左右流,犍槌声不绝。其后阿育王,第一言佛法。
能役万鬼神,日造八万塔。举国施与佛,金榜国门揭。
九十六外道,群言罢一切。复遣诸弟子,分授十万偈。
北有大月氏,先照佛国月。四开无遮会,各运广长舌。
汉家通西域,声教远相接。金人一入梦,白马来负笈。
绳行复沙度,来往踵相蹑。总持四千部,重译多于发。
华言通梵语,众推秦罗什。后分律法论,宗派各流别。
要之祛卢字,力大过仓颉。南有狮子王,凿字赤铜鍱。
当时东西商,互通度人筏。但称佛弟子,能避鬼罗杀。
遂使诸天经,满载商人箧。鸟喙?子洲,畏鬼性騃怯。
一闻地狱说,心畏ㄦ摩杀。赖佛得庇护,无异栖影鸽。
国主争布金,妃后亦托钵。尊佛过帝天,高供千白氎。
乐奏梵音曲,讼听番僧决。向来文身人,大半著僧衲。
达摩浮海来,一花开五叶。语言与文字,一喝付抹杀。
十年勤面壁,一灯传立雪。直指本来心,大声用棒喝。
非特道家流,附会入庄列。竟使宋诸儒,沿袭事剽窃。
最奇宗喀巴,别得大解脱。不生不灭身,忽然佛复活。
西天自在王,高踞黄金榻。千百毡裘长,膜拜伏上谒。
西戎犬羊性,杀人日流血。喃喃诵经声,竟能消杀伐。
藏卫各蕃部,无复事鞭挞。即今奔巴瓶,改法用金梜。
论彼象教力,群胡犹震慑。综佛所照临,竟过九州阔。
极南到朱波,穷北逾靺鞨。大东渡日本,天皇尽僧牒。
此方护佛齿,彼土迎佛骨。何人得钵缘,某日是箭节。
庄饰紫金阶,供食白银阙。倒海然脂油,震雷响金钹。
香云幢幡云,九天九地彻。五百虎狮象,遍地迎菩萨。
谓此功德盛,当历千万劫。有国赖庇护,金瓯永无缺。
岂知西域买,手不持寸铁。举佛降生地,一旦尽劫夺。
  
我闻舒五指,化作狮子雄。能令众醉象,败窜头笼东。
何不敕兽王,俾当敌人冲?我闻觕大力,手张祖王弓。
射过七铁猪,入地千万重。何不矢一发,再张力士锋。
我闻四海水,悉纳毛孔中。蛟龙与鱼鳖,众生无不容。
何不口一吸,令化诸毛虫?我闻大千界,一击成虚空。
譬掷陶家轮,极远到无穷。何不气一喷,散为鞞蓝风?
我闻三昧火,烧身光熊熊。千眼金刚杵,头出烟焰红。
何不呼阿奴,一用天火攻。我闻安息香,力能敕毒龙。
尾击须弥山,波涛声汹汹。何不呼小婢,悉遣河神从?
我闻阿脩罗,横攻善见宫。流尽赤蚌血,藕丝遁无踪。
何不取天仗,压制群魔凶?我闻毗琉璃,素守南天封。
薜荔鸠槃茶,万鬼声喁喁。何不饬鬼兵,力助天王功?
惟佛大法王,兼综诸神通。声闻诸弟子,递传术犹工。
如何敛手退,一任敌横纵。竟使清净土,概变腥膻戎?
五方万天祠,一齐鸣鼓钟。遥望西王母,虎齿发蓬蓬。
合上皇帝号,万宝朝河宗。佛力遂扫地,感叹摧肝胸。

佛不能庇国,岂不能庇教。奈何五印度,竟不闻佛号!
古有《韦陀》画,云自梵天造。贵种婆罗门,挟此肆凌傲。
凡夫钝根辈,分定莫能校。自佛倡平等,人各有业报。
天堂与地狱,善恶人所召。卑贱众首陀,吹螺喜相告。
亦有婆罗门,渐渐服教导。食屑鹁鸠行,夜行鸺鹠叫。
涂灰身半裸,拜月脚左跷。各弃事天业,回向信三宝。
大地阎浮提,慈云遍覆帱。何意梵志辈,势盛复鼓噪。
灰死火复然,尾大力能掉。别创温都名,布以人皇诏。
佛头横著粪,诃骂杂嘲诮。尽驱出家人,一一出边徼。
外来波斯胡,更立祆神庙。千牛祭火光,万马拜日曜。
嗣后摩诃末,采集各经要。一经衍圣传,一剑镇群暴。
谓此哥罗尼,实以教忠孝。天使乘白马,口宣天所诰。
从则升九天,否则杀左道。教主兼霸王,黄屋建左纛。
继以蒙古主,挟势尤桀骜。以彼转轮王,力大谁敢较。
迩来耶稣徒,遍传《新旧约》。载以通商舶,助以攻城炮。
谓天只一尊,获罪无所祷。一切土木像,荒诞尽可笑。
顶上舍利珠,拉杂付摧烧。竟使佛威德,灯灭树倾倒。
摩耶抚钵哭,迦叶捧衣悼。像法二千年,今真末劫到。
恶王魔波旬,更使众魔娆。天人八部众,谁不生悲恼?

噫嗟五大洲,立教几教皇?惟佛能大仁,首先唱天堂。
以我悲悯心,置人安乐乡。古分十等人,贵贱如画疆。
惟佛具大勇,自弃铜轮王。众生例平等,一律无低昂。
罪畏末日审,报冀后世偿。佛说有弥勒,福德莫可当。
将来僧祇劫,普渡胥安康。此皆大德慧,倾海谁能量。
古学水火风,今学声气光。辩才总无碍,博综无不详。
独惜说慈悲,未免过主张。臂称穷鸽肉,身供饿虎粮。
左手割利刃,右手涂檀香。冤亲悉平等,善恶心皆忘。
愈慈愈忍辱,转令身羸尪。兽蹄交鸟迹,一听外物戕。
人间多虎豹,天上无凤凰。虎豹富筋力,故能恣彊梁。
凤凰太文彩,毛羽易摧伤。惟强乃秉权,强权如金刚。
吁嗟古名国,兴废殊无常。罗马善法律,希腊工文章。
开化首埃及,今亦归沦亡。念我亚细亚,大国居中央。
尧舜四千年,圣贤代相望。大哉孔子道,上继皇哉唐。
血气悉尊亲,声名被八荒。到今四夷侵,尽撤诸边防。
天若祚中国,黄帝垂衣裳。浮海率三军,载书使四方。
王灭镇象主,鬼族驯狼?。归化献赤土,颂德歌白狼。
共尊天可汗,化外胥来航。远及牛贺洲,鞭之如群羊。
海无烈风作,地降甘露祥。人人仰震旦,谁侮黄种黄?
弱供万国役,治则天下强。明王久不作,四顾心茫芳。

  ○温则宫朝会 
万灯悬耀夜光珠,绣缕黄金匝地铺。一柱通天铭武后,三山绝岛胜方壶。
如闻广乐钧天奏,想见重华《盖地图》。五十余年功德盛,女娲以后世应无。

  ○重雾  
碌碌成何事,有船吾欲东。百忧增况瘁,独坐屡书空。
雾重城如漆,寒深火不红。昂头看黄鹄,高举挟天风。

  ○伦敦大雾行
苍天已死黄天立,倒海翻云百神集。一时天醉帝梦酣,举国沉迷同失日。
芒芒荡荡国昏荒,冥冥蒙蒙黑甜乡。我坐斗室几匝月,面壁惟拜灯光王。
时不辨朝夕,地不识南北。离离火焰青,漫漫劫灰黑。
如渡大漠沙尽黄,如探严穴黝难测。化尘尘亦缁,望气气皆墨。
色象无可名,眼鼻若并塞。岂有盘古氏,出世天再辟。
又非阿脩罗,搅海水上击。忽然黑暗无间堕落阿鼻狱,又惊恶风吹船飘至罗杀国。
出门寸步不能行,九衢偏地铃铎声。车马鸡栖匿不出,楼台蜃气中含腥。
天罗磕匝偶露缺,上有红轮色如血。暖暖曾无射目光,凉凉未觉炙手热。
吾闻地球绕日日绕球,今之英属遍五洲。亦日所照无不到,光华远被天尽头。
鸟知都城不见日,人人反抱天堕忧。又闻地气蒸腾化为雨,巧算能知雨点数。
此邦本以水为家,况有灶烟十万户。倘将四海之雾铢积寸算来,或尚不如伦敦城中雾。

  ○在伦敦写真志感  
人海茫茫着此身,苍凉独立一伤神。递增哀乐中年感,等是寻常行路人。
万里封侯从骠骑,中兴名相画麒麟。虎头燕颔非吾事,何用眉头郁不申。

  ○得梁诗五画 
廿年踪迹半天下,数尽新交总不如。四海几人真我友,万金一纸当家书。
相期云汉高飞鹄,难忘江湖同队鱼。事事蹉跎落人后,可堪君尚逐前车。

  ○今别离(四首)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
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
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
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
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送者未及返,君在天尽头。
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
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
  
朝寄平安语,暮寄相思字,驰书迅已极,云是君所寄。
既非君手书,又无君默记,虽署花字名,知谁钳缗尾?
寻常并坐语,未遽悉心事,况经三四译,岂能达人意,
只有班班墨,颇似临行泪。门前两行树,离离到天际,
中央亦有丝,有丝两头系。如何君寄书,断续不时至?
每日百须臾,书到时有几?一息不相闻,使我容颜悴。
安得如电光,一闪至君旁。
  
开函喜动色,分明是君容,自君镜奁来,人妾怀袖中。
临行剪中衣,是妾亲手缝,肥瘦妾自思,今昔得毋同?
自别思见君,情如春酒浓,今日见君面,仍觉心忡忡。
揽镜妾自照,颜色桃花红。开箧持赠君,如与君相逢。
妾有钗插鬓,君有襟当胸,双悬可怜影,汝我长相从。
虽则长相从,别恨终无穷。对面不解语,若隔山万重。
自非梦来往,密意何由通。
  
汝魂将何之?欲与君追随,飘然渡沧海,不畏风波危。
昨夕入君室,举手搴君帷,披帷不见人,想君就枕迟。
君魂倘寻我,会面亦难期。恐君魂来日,是妾不寐时,
妾睡君或醒,君睡妾岂知,彼此不相闻,安怪常参差。
举头见明月,明月方入扉,此时想君身,侵晓刚披衣。
君在海之角,妾在天之涯,相去三万里,画夜相背驰,
眠起不同时,魂梦难相依。地长不能缩,翼短不能飞,
只有恋君心,海枯终不移。海水深复深,难以量相思。

  ○忆胡晓岑 
一别匆匆十六年,云龙会合更无缘。隔邻呼饮记同巷,积岁劳思吝一笺。
无数波涛沧海外,何时谈话酒杯前?太章走遍东西极,天外瀛洲别有天。

  ○感事三首
酌君以葡萄千斛之酒,赠君以玫瑰连理之花。饱君以波罗径尺之果,饮君以天竺小团之茶。
处君以琉璃层累之屋,乘君以通幰四望之车。送君以金丝压袖之服,延君以锦幔围墙之家。
红氍贴地灯耀壁,今夕大会来无遮。褰裳携手双双至,仙之人兮粉如麻。
绣衣曳地过七尺,白羽覆髻腾三叉。襜褕乍解双臂袒,旁缀缨络中宝珈。
细腰亭亭媚杨柳,窄靴簇簇团莲华。膳夫中庭献湩乳,乐人阶下鸣鼓笳。
诸天人龙尽来集,来自天汉通银槎。衣裳阑斑语言杂,康乐和亲欢不哗。
问我何为独不乐,侧身东望三咨嗟?

吾闻弇州西有西极国,积苏累块杳无极。又闻昆仑山高万余里,增城九重天尺咫。
此皆钧天帝所都,聚窟亦属神仙徒。元洲长洲本幻渺,丹水赤水疑有无。
又闻西方大秦国,远轶南海波斯胡。水晶作柱夜光络,绣缕织罽黄金涂。
犁靬干善眩虽略妄,张骞凿空原非诬。谈天足徵邹子说,《盖地》亦列王母图。
东西隔绝旷千载,列国崛兴强百倍。道通南徼仍识途,舟绕大郎竟超海。
衣裳之会继兵车,跂行蠕动同一家。穆满辙迹所不到,今者联翩来乘槎。
吁嗟乎,芒芒九有古禹域,南北东西尽戎狄。岂知七万余里大九洲,竟有二千年来诸大国。
  
地球浑浑周八极,天设区域限西北。绳行沙度不可涉,黑风况畏罗杀国。
咄哉远人来叩关,凿地忽通西南蛮。贾胡竟到印度海,师船还越大浪山。
婆罗苏禄吾南土,从此汉阳咸人楚。长蛇封豕恣并吞,喁喁鹣鲽来无路。
可仑比亚尤人豪,搜索大地如追逃。裹粮三月指西发,极目所际惟波涛。
行行匝月粮且罄,舟人欲杀鬼夜号。忽然大陆出平地,一钓手得十五鳌。
即今美洲十数国,有地万里民千忆。世人已识地球圆,更探增冰南北极。
精卫终偿填海志,巨灵竟有擘山力。华严楼阁虽则奇,沧海桑田究难测。
堂堂大国称支那,文物久冠亚细亚。流沙被德广所及,却特威远蔑以加。
宋明诸儒骛虚论,徒诩汉大夸皇华。谬言要荒不足论,鸟知壤地交犬牙。
鄂罗英法联翩起,四邻逼处环相伺。着鞭空让他人先,卧榻一任旁侧睡。
古今事变奇至此,彼己不知宁勿耻。持被入直刺刺语不休,劝君一骋四方志。

  ○寄怀左子兴领事秉隆
古人材艺今俱有,却是今人古不如。十载动名辅英簜,一家安乐寄华胥。
头衔南岛蛮夷长,手笔西方象寄书。闻说狂歌敲铁板,大声往往骇龙鱼。

  ○送承伯纯厚吏部东归  
他日是非谁管得,当前聚散亦飘蓬。茫茫海水摇天缘,说到归心谅总同。

  ○岁暮怀人诗(三十六首) 
三年秉节辉英簜,万里持戈老玉门。太息韩江流水去,近来心事共谁论?
  
卅年冷署付蹉跎,归去空山卧薜萝。写到哀辞哭金鹿,黄门老泪定无多。
  
既死奸谀胆尚惊,四夷拱手畏公名。一篇荐士通天表,独尔怜才到鲰生。
  
门第将军双戟围,长安花好马如飞。只怜同听秋声馆,瘦竹疏桐鹤不肥。
  
祭酒今为天下师,帝尧苗裔汉官仪。文星光照银潢水,流到人间万派奇。
  
要使天骄识凤麟,传闻星使出词臣。毡裘大长惊相问,李揆中朝第一人。
  
岛夷史读《吾妻镜》,清朝书传《我子篇》。写取君诗图我壁,自夸上下五千年。
  
自笑壶丘慑郑巫,有时弹指说兰闍。四朝盟会文山积,排比成书有意无?
  
十载承明校石渠,搜罗《七録》更无余。传闻《大典》藏蛮貊,欲访人间未见书。
  
天竺新茶日本丝,中原争利渐难支。相期共炼补天石,一借丸泥塞漏卮。
  
怀仁久熟《坤舆志》,法显兼通佛国言。闻说荷囊趋译馆,定从绝域纪輶轩。
  
典属从公欲请缨,吓蛮草诏喜谈兵。迷云毒雾飞鸢坠,曾左星轺万里行。
  
汉学昌明二百年,儒林中有妇人贤。绛纱传授宣文业,自诩家姑王照圆。
  
天边雄镇北门管,海内通儒东塾书。膝下传经幕中檄,数君才调有谁如?
  
释之廷尉由参乘,博望封侯自使槎。官职诗名看双好,纷纷冠盖逊清华。
  
一疏尊崇到许君,壁中古字发奇芬。■〈師,邑代币〉亭弟子湖洲法,讽籀人人解《说文》。
  
粉署归来作画眠,花砖徐步日如年。不知新旧《唐书》注,红烛增修得几篇?
  
赤嵌城高海色黄,乍销兵气变文光。他年番社编《文苑》,初祖开山天破荒。
  
老去头陀深闭关。悔将游戏到人间。杨枝骆马今都去,负杖闲看乌石山。
  
百人同队试青衫,记得同歌宵雅三。上溯乾嘉数毛郑,瓣香应继著花庵。
  
高柳深深闭户居,看儿画扇妇钞书。著书注到萍蒲懒,恨不将身化作鱼。
  
结客须结少年场,占士能占男子祥。二十年前赠君语,於今憔悴鬓微霜。
  
走遍环球西复东,莼鲈归隐卧吴淞。可怜一副伤时泪,洒尽吞花卧酒中。
  
十洲三岛浮槎去,汗漫狂游久未还。输与清闲阳朔令,朝朝拄笏饱看山。
  
闻君近人焦山去,欲访要离伴伯鸾。一个蜗庐置何处?漫山风雨黑如磐。
  
娓娓清谈玉屑霏,仲宣体弱不胜衣。十年面壁精勤甚,多恐量腰减带围。
  
骨肉凋零感慨多,玉关人老发微皤。金壶自写《神伤赋》,每念家山辄奈何。
  
教儿兼習蟹行字,呼婢闲调鴂舌音。十载蓬莱作仙吏,公庭花落屋庐深。
  
珠江月上海初潮,酒侣诗朋次第邀。唱到招郎吊秋喜,桃花间竹最魂消。
  
石鼓摩挲拜孔林,每谈佛性说仙心。赤松辟穀知难学,要学先生戏五禽。
  
拔萃簪花十五余,倾城看杀好头颅。不知今日灵和柳,犹似当年张绪无?
  
风雨更寒守一庐,墓门夜夜泣啼乌。多情人惯伤心语,更谱哀弦十斛珠。
  
十七年来又悼亡,续弦仍复谱求皇。鬑鬑四十罗敷喜,摩捋郎须细看郎。
  
两两鸳鸯挟凤雏,调羹食性各谙姑。一家寿母红氍拜,最羡君家家庆图。
  
新声五十瑟弦调,爱我诗曾手自钞。远隔蓬山思甲帐,此生无福比文箫。
  
悲欢离合无穷事,迢递羁危万里身。与我周旋最怜我,寒更孤烛未归人。

  ○春游词  
垂柳含春春意多,几分婀娜几婆婆?车声怒马尘黄麴,桥影横虹水绿波。
并坐竞夸中妇艳,缓归争唱少年歌。黄鸡白日堂堂去,欲唤玲珑奈老阿!

  ○郁郁  
郁郁久居此,依依长傍人。梨花今夜雨,燕子隔年春。
门掩官何冷,灯孤仆亦亲。车声震墙外,滚滚尽红尘。

  ○登巴黎铁塔
  塔高法国三百迈突,当中国千尺。人力所造,五部洲最高处也。
拔地崛然起,崚嶒矗百丈。自非假羽翼,孰能蹑履上?
高标悬金针,四维挂铁网。下竖五丈旗,可容千人帐。
石础森开张,露阙屹相向。游人企足看,已惊眼界创。
悬车倏上腾,乍闻辘轳响。人已不翼飞,迥出空虚上。
并世无二尊,独立绝依傍。即居最下层,高已莫能抗。
苍苍覆大圜,森芒列万象。呼吸通帝座,疑可通肸蚃。
自天下至地,俯察不复仰。但恨目力穷,更无外物障。
离离画方罫,万顷开沃壤。微茫一线遥,千里走河广。
宫阙与城垒,一气作苍莽。不辨牛马人,沙虫纷扰攘。
我从下界来,小大顿变相。未知天眼窥,么么作何状?
北风冰海来,秋气何飒爽。海西数点烟,英伦郁相望。
缅昔百年役,裂地争霸王。驱民入锋镝,倾国竭府帑。
其后拿破仑,盖世气无两。胜尊天单于,败作降王长。
欧洲古战场,好胜不相让。即今正六帝,各负天下壮。
等是蛮触争,纷纷校得丧。嗟我稊米身,尪弱不自量。
一览小天下,五洲如在掌。既登绝顶高,更作凌风想。
何时御气游,乘球恣来往。扶摇九万里,一笑吾其傥。

  ○苏彝士河 
龙门竟比禹功高,亘古流沙变海潮。万国争推东道主,一河横跨两洲遥。
破空椎凿地能缩,衔尾舟行天不骄。他日南溟疏辟后,大鹏水足扶摇。

  ○九月十一夜渡苏彝士河  
云敛天高暑渐清,沈沈鱼钥夜三更。侵衣雪色添秋冷,绕槛灯光混月明。
大漠径从沙碛度,双轮徐碾海波平。忽思十五年前事,曾在蓬莱岛上行。

  ○舟泊波塞是夕大雨盖六月不雨矣
流沙亘千里,绝塞比龙堆。飞准盘云去,明驼载水来。
破荒三尺雨,出地一声雷。溽暑都销尽,当风殊快哉!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