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小诗(写在父亲节前)


2018-06-14 08:17:36  马文杰  所属诗集  阅读224 】

00个   

1.凌晨四点的村子睡得那么安静,没有卡车和工厂的齿轮声,没有喧闹的集市和收割机的轰隆隆,只有几只青蛙在一场雨后的水草内,发出求偶的悲鸣。街道是安静的,屋顶是安静的,我的头发是安静的,五月的苇塘也是安静的,需要写一点东西给自己,安慰自己这卑微的灵魂和在旷野中游荡的父亲。[父亲节记]

档案袋

我有一个档案袋
牛皮纸的
空的
它有一根细细的棉线

我在清晨打开它
要装进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可是我没有找到它们
我带着它
走在正午的公路上
风一吹
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我想一定有一个人会看到我
满头大汗的蠢样

我回到黄昏的矮凳子上
听听黑色的收音机流出的谎言
和天气预报
那天气预报员有甜蜜的女中音
夜晚星空辽阔
她说有一些雨水还在途中

我找到多年前的一个空信封
信已被取走,地址模糊
似乎写给一位热爱诗歌的人
或者戴着隐形眼镜的编辑
我没有邮票
是的,我很穷,又不会撒谎
我把信封装进这个档案袋

我想装进一张合影
我没有找到这张合影
我也想装上女儿幼儿园画好的父亲
那张铅笔画被老鼠吃掉了
只留下一个小眼睛
我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fans
给我打电话
他滔滔不绝说着喜欢我的东西
和我本身
我陷入寂静,挂断了电话

我有一个档案袋
深夜也是牛皮纸做的
空的
那里装着幽暗和一生的寂静
它有一根细细的棉线
断掉了,档案袋的舌头无法合拢

2.凌晨醒来,失眠,再过两天孩子就要中考了,希望考出她自己,有一个好的路程,可是谁又知道呢?就是一条陌生的河流,在不经意间它拐弯了,经过了山涧(或者分开了一座山),向着我看不到的远处,离开了。人,或许就是这样吧,不管如何,要好好的坚定地活着,调好色,在画板上画一张自己的风景。唯有祝福,一位父亲的祝福和雪片一样轻。失眠,就写一点东西,放在这黎明的黑暗中。

给你

有一天
你的耳边会响起知了的叫声
你会想起我领你走过的家乡的小路
我们在一棵树下站定
身上会落下一些树荫
它们那么轻
你说你会带着它旅行

有一天
你会在灯下读书
读到我写过的一个故事
书本上是另一个人的署名
外面正下着暴雨啊
吃掉了街道
这条街道是你送我的路程
如今,空无一人
夏夜的天空容不下闪电
雷声滚进巨大的虚空

有一天
你也陪着自己的孩子到菜市场
买那些绿色的芹菜、红色的番茄、紫色的橄榄
橙色的桔子、金色的苹果、青色的葡萄
它们都有不同的形状
你也会给她买小梳子和发卡
你也会遇到一个人的背影
是多年前离开的我——你碌碌无为的父亲

有一天
外面的水塘结了厚厚的冰
你领着孩子回到了老房子
你看到了一个冰滑子
挂在墙上
旁边是取走的我的黑白照片——留下的空地
你说:“孩子,你们看,多年以前我的父亲曾抱着我,
坐在冰滑子上唱着歌,向远处划去。
你们有没有听到它划破冰面的叫声,留下两根白线,
随着温度的上升,也消失了。”

有一天
你也和我一样坐在门口的矮凳子上
戴着厚厚的镜片读书
读到一条来自非洲的新闻
一群口渴的人在太阳下挖一口很深的井
他们从清晨干到正午,从正午到黄昏
滴水全无
他们打着火把,听到大地深处黑夜的水声
像他们水滴的眼睛
是的,这条新闻我也看过
我想他们既然离太阳那么近
就要接受它的炙烤,接受风扬起的灰尘
接受每人怀中的那口水井

有一天
你拿起笔想写几句话
笔滚下那长条桌子
滚进黑暗中
你没有找到它
因为在回家的那条路上
你丢掉了手灯
啊,孩子,请不要怕
你看看我给你留下的那个笔筒
还在那里站着,有一支饱含黑黑的墨水
像你的父亲——尽管你已白发苍苍
请坐在下午的亮光中
写完那几句话,像做一件秘密的事情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