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青春


2011-01-21 12:22:42  这个年代  所属诗集  阅读2514 】

00个   

夜晚

如果我打开灯

窗外就是一团漆黑

如果我关上灯

窗外就有了一团月色



在我们这个过份关注房子车子的年代

还有谁与谁说起过

我们一起坐在红瓦屋顶上

看星星吧



水泥钢筋的囚笼里

人们面对着电脑和手机

用快于光速的电流和虚伪的电磁波

交流着彼此的一生一世

就这么的一生一世

生活在看似无所不及却又散落孤独的人群中

其实我是多想问她要一个地址

一个不是用号码和数字构成的地方

一个可以具体到一株树一围墙的地方

然后

用一张薄笺

用或蓝或墨黑色的笔

给她写一封需要双方用那么几天才能等到的信

信里一行行的汉字

平平仄仄

像诗一样的美好

甚至当她用手触摸

还能感到我用笔的力度

因为感情的强烈

字字都浸透纸背



但是我有这个勇气说出这个梦想吗



为什么我们要买车

我们为什么不能买一头小马

给她起个亲切的名字

像一家人一样跟她生活在一起

早上起床

食以青草

然后行走天下

我能同她一起生老

同她一起呼吸

感受她的情感

在路上

有一颗跳动的心相伴

我可以跟她说话

看着她的大眼睛清透明亮

我就知道她什么都听的懂

什么都能理解

因为她有一颗有温度的心



机器

永远都是机器

只能用金钱衡量



要那么多现代文明有什么用



我可以肯定

人类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

如果猪有一双跟人一样灵活的手

它也一样可以盖起摩天大楼

我们所想的

猪一样如我们所想

你敢说猪不懂得将砖头围起来可以遮风挡雨吗

只是它没有双手来实现它的理想



我们在用双手忙碌今生的时候

猪也许正在替我们一夜夜遗憾

天上的月亮正一天天暗淡

也许有一天

就会像一盏烛光

被吹灭

像现代人的眼睛

死沉沉的如灰



放弃自已的双手吧

一双会数钱开车的手

永远没有一双会画画喂马的手可爱



我的还未死去的青春

谁愿与我一起赤着双脚

踩在西藏柔软的草地上

唱歌牧羊



西藏还有草原吗?



多想在荒野里被一群双眼如炽的野狼围攻

一场生死搏斗

我和我心爱的女人

死在月朗星晴的夜空下

伴随着狼群如哭泣般悲哀的嚎唳声中

我跟她说:愿意把你的来生再许诺给我吗

她说:不是来生,是三生三世,是五百年,无论风吹雨打,我都许诺给你

不远处

是我们一起搭建的账篷

里面还有一盏孤灯

在我们死后

依然长明不灭



我们的穿着真的那么时尚吗

时尚是什么

是个屁而已

我们的身体一尘不染就是干净吗

我宁愿像喇嘛一样一身污泥

匍匐于路上

我们真的像我们自已觉得那样高贵吗

其实我们真的活的很无耻很贱

只是这是一个谁贱谁牛X的年代

欺骗

成了这个时代最好的生存手段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任的年代,也是怀疑的年代。
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渺茫。
我们一起奔向天堂,却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

《这个年代》狄更斯



鸳鸯双 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 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 富贵
怕什么戒律 清规
只愿天 长地 久
与我意 中人儿紧相随

三藏哥
其实你才是有生活的

明天,
谁与我周游世界

我其实第一眼
就喜欢上了她
但我不能说
因为今天我已离她很远
明天
我也许会离她更远

我要去向一个别人不理解的明天
去违背这个时代
做一个行者

每个夜晚
我都暗下决心
决定在她的世界里消失
决定不去打扰她的生活
决定沉默
做个有责任的男人
不要再随便说出一些完成不了的成诺
可是总是情不自禁
不要再说我想让她开心
我有这个能力吗
人家需要吗

那么
从今天开始
我就消失吧

只要能和她做朋友
就足够了

去更远的地方
去更远的地方

只身回首
感觉她的幸福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