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清新、大气的诗风(罗沙)


2009-03-29 15:45:13  竹立  所属诗集  阅读4232 】

11个   

十多年前,读过竹立的抒情长诗《献给南方的歌》(后发表于《诗刊》1992年5月号),以后又陆续读到他的《时代之歌》(发表于《诗刊》1999年2月号)和《逃出束缚》等长短诗篇。

初读,那奔放的形式、粗犷的气势,有些陌生,不大习惯;细嚼,那新鲜的思想、高昂的激情,发人深思,令人振奋。这是开放改革20年来脱颖而出的大气之作,是一股令人刮目相看的清新之风!

竹立于70年代末期,从楚地湘水带着屈原忧国忧民的意识,来到开启近代文明先声的岭南,就读于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当时正在进行改革开放试验的广东所出现的新面貌,给了年轻的他以很大的震动与启示。研究生毕业后,在教学与科研之余,他几乎把全部业余时间都用来读诗、写诗。他给自己立下了这样的宏愿:“要用我的歌来为时代留下影像/为已经发生的或将要发生的事物作证”(《时代之歌》)。多年来,他沉思默想,为实现自己的宏愿而不懈地努力着。

他在十多年前所写的第一首抒情长诗《献给南方的歌》里,通过对改革开放初期南方出现的热气腾腾的新面貌的描述,热情歌颂了与当时的北方比较,南方所表现出来的新观念新气象。浓郁的南方特色,高昂的改革热情,细腻的描述,热情的赞颂,诗情画意哲思,令人一唱三叹!在诗的结尾他自豪地宣告:“南方是北方的明天,南方是中国的希望”。当时社会上对改革开放还存在种种疑虑和议论,极左思潮还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作者作出这样的宣告,是需要有一定勇气的。

竹立学诗初期也曾受先锋派诗歌的影响,对诗歌技巧的探讨十分着迷。但后来很快就与所谓现代派和后现代派诗潮分道扬镳了。他既看到了初期的朦胧诗在突破极左僵化思想束缚方面所取得的实绩,又看到后来的某些人在片面追求形式与自我方面越走越远,以致走火入魔,完全脱离了时代与大众,背离了诗歌的原本意义。从此他努力探讨新的诗歌道路。当一些人以标榜自我为荣、以谈论时代为耻的时候,竹立却不讳言时代、回避时代,而是努力地表现时代,执着地追寻时代精神:“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嗅,用双手去抓,用皮肤去感受/为了弄清‘时代’在哪里,‘时代’究竟是什么” (《时代之歌》)。他对时代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痴迷,曾在诗里将时代比作自己“钟爱的女人”,而这本诗集就是他献给时代的情诗:“为了你,时代哟,我唱出这些爱恋的歌曲”(《给一个我钟爱的女人》)。他讲真话而不虚情假意,有个性而不自我膨胀,心态健康正常而不装腔作势吓人唬人,语言自然粗犷而不矫揉造作哗众取宠。在思想内涵与表现方式上,相对于目前的诗坛来说,都是比较新颖的。

他歌唱改革开放的时代,但又与某些美化时代、抹煞个性、表现现实失真的“歌德派”诗人不同。他推崇个性,主张独立思考,强调“无论在何种大庭广众之中我都不允许失去‘我自己’/在众口一词的场合我只发出自己的声音/所有的事物只有经过我自己的手的检验才能鉴别真伪”(《逃出束缚》),诗中有“我”。这个“我”,既是作者本身,有他自己的个性;更多的是有开放意识的群体的化身,有时代的共性。在他的诗中,有对时代的正面描述,也有对时代阴暗面的真实反映,读起来令人感同身受:

我曾被暴徒杀害过不止一千次
我也曾被欺骗、被毒打、被诬告、被送上法庭
我也和那被强暴的女人一样地被人强暴
那满纸的胡言乱语也曾饲喂过我的灵魂
那肮脏的腐臭的残渣剩饭也曾充填过我的饥腹
那令人失魂落魄飘飘欲死的罪恶针头也曾刺入过我的血

那充斥一切的谎话、套话、大话和陈腐说教也灌满
过我的耳朵
(《时代之歌》,下同)

但他对时代充满信心:

我在这波澜壮阔的大海边漫步
我听见海浪日复一日冲刷礁石时发出的巨响
我注意到海上的日出和日落以及夜空中的斗转星移
我开始体会到博大与深邃、复杂和单一
我开始体会到运动和变化的真谛
我听见时代给予我的最高启示

他还在诗中尖锐地贬斥极左僵化的思想意识,主张用新的思想观念重建精神文明的大厦:“让死去的人安然地在地下长眠吧/让文物和古籍好好保存在博物馆/我和我的同伴不用旧时代遗留下的残砖碎瓦/而要用新的工具和材料”。

在前面曾经提到的《逃出束缚》一诗中,他集中歌颂了独立、自由的个性,肯定人的正常合理的欲望、赞美大自然和人民群众冲破一切束缚的伟力,表现了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和包罗万像的胸怀气度:“我容纳百川,不遗漏每一个原子/我综合所有的信号,我汇集万物的精华/吐故纳新是我的性格,包容一切是我的胸襟”。诗情像江河流水,自由奔涌;诗风像海洋波涛,汹涌澎湃。通篇大气磅礴,不可阻挡。

但他也有一些深情款款的篇章,如《小号》:

神秘的爱情之夜
充满诱惑的星星的眼睛
不知何人吹奏的忧郁的小号
散布在各处的谛听的耳朵

小号哟,你最知我心
你像我不平静的灵魂
在这异乡的传奇的夜晚
向某位不知名的人儿倾吐

他还有一些诗写得颇为大胆,如:

我是一个好色之徒
我贪婪地吸吮着一切美色
我酷爱新的面孔、新的气息、新的声音
对任何诱惑从不回避
我喜新厌旧,我永不知足
吃着、喝着、睡着
占有着、搜寻着、生殖着
我给世界留下一群强壮的后代
(《我是一个好色之徒》)

据他所说,这首诗其实与“性”全无关系,而是为了表现一种敢想敢做、求新求异的时代精神。
这些诗的出现,在当今社会改革进入关键时期、诗歌创作面临挑战的情况下,显得尤为可贵。较有争议的是他的诗歌语言,他喜欢用一些长长的排比句式,这无疑是受美国诗人惠特曼的影响。有人认为应该再集中一些,凝炼一些;也有人认为是表达感情的需要。见仁见智,都是可以的。我喜欢这样的清新、大气的作品,并希望读者也喜欢它们。如果一时不习惯,只要耐心细读,反复咀嚼,也将会喜欢的。

罗 沙 1999年2月于广州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草原冷翠 222.39.50.79     2010/1/14 19:49:53     4 楼

  • 神秘的爱情之夜
    充满诱惑的星星的眼睛
    不知何人吹奏的忧郁的小号
    散布在各处的谛听的耳朵

    小号哟,你最知我心
    你像我不平静的灵魂
    在这异乡的传奇的夜晚
    向某位不知名的人儿倾吐
  •   草原冷翠 222.39.50.79     2010/1/14 19:45:49     3 楼

  • 竹立于70年代末期,从楚地湘水带着屈原忧国忧民的意识,来到开启近代文明先声的岭南,就读于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
    要用我的歌来为时代留下影像
    为已经发生的或将要发生的事物作证
  •   匿名网友 117.42.92.159     2009/3/29 21:49:50     2 楼
  • 匿名网友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7.42.92.159     2009/3/29 21:49:34     1 楼
  • 匿名网友送了1个炸弹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