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大卫诗歌四首


2018-08-04 17:01:06  任大卫  所属诗集  阅读287 】

00个   

皮沙发和木地板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从沙发上弹起
胡桃木的地板发出声响
此时我们是否需要讨论,关于木头真假的问题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从沙发上弹起
皮质的沙发从凹陷恢复
此刻我们是否需要讨论,关于皮子真假的问题

电话铃声还在继续,我站在地板上
在沙发和电话之间,略偏向沙发的位置倾听
木质地板的细微声响
电话铃声还在继续,我站在地板上
在沙发和电话之间,略偏向沙发的位置观察
皮质沙发的细微形变

电话的铃声停顿,我站在电话旁按着听筒
犹豫着是否需要拿起
按键上的污垢应该清理,抹布在皮沙发的扶手上
电话的铃声停顿,我站在电话旁按着听筒
犹豫着是否需要转身
按键上的污垢应该清理,抹布在木地板的那一头






太阳男孩


他擦掉鞋子边上的泥,向天空啐了一口唾沫
灰昏的云透出一架飞机消失向远方,唾沫干涸在夜里
他擦掉鞋子边上的泥,向土地啐了一口唾沫
红砖缝里长出一颗青草消失向远方,唾沫枯萎在秋天

他擦掉鞋子边上的泥,想象着没有乌云的天空
那口唾沫没有啐出去,那架飞机也没有消失在夜里
他擦掉鞋子边上的泥,想象着没有红砖的土地
那口唾沫没有啐出去,那颗青草也没有枯萎在秋天

他把鞋子粘上泥巴对着天空祈祷,消失的飞机
他把鞋子粘上泥巴,唾沫飘浮在天空
他把鞋子粘上泥巴对着土地祈祷,枯萎的青草
他把鞋子粘上泥巴,唾沫漂浮在土地





你要在诗里说什么


你要在诗里说什么,说关于爱情和三月的微风
他像赤裸半身的男子在不锈钢架舞台上歌唱
汗顺着颈部流到背流到腰,滴到红色的地毯
地毯起着红色的毛球,他摔碎一把吉他

你要在诗里说什么,说关于分别和七月的阴雨
他像午夜广场里的人群在拼花的地板上徘徊
汗顺着颈部流到背流到腰,滴到红色的地毯
地毯起着红色的毛球,他丢掉一包衣服

你要在诗里说什么,说关于怀念和九月的落叶
他像汽车在美国废弃工业小镇的路牌下守望
汗顺着颈部流到背流到腰,滴到红色的地毯
地毯起着红色的毛球,他剥开一颗洋葱

你要在诗里说什么,说关于重逢和二月的白雪
他像回忆里的日子在布满阳光的城墙下停留
汗顺着颈部流到背流到腰,滴到红色的地毯
地毯起着红色的毛球,他剪断一根绳索





我接了一个电话


我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婚礼
电话发烫的按键有点焦急,说什么是什么
说什么不是什么,说她有点紧张
我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婚礼
电话的信号弧线有点缓慢,说什么是什么
说什么不是什么,说他有点悲伤

我接了一个电话说朋友的婚礼
一个神秘的环节需要嘉宾,说什么是什么
说什么不是什么,说她们很期待
我接了一个电话说朋友的婚礼
一场梦幻的晚宴需要宾客,说什么是什么
说什么不是什么,说他们很确信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红尘客 124.82.88.184     2018/8/4 20:34:28     1 楼

  • 四首的风格都一样呢……抓住一个点反复说着,很特别,思路要很清晰才行,感觉要说的似乎并不在诗里,而是诗外的心情呢。
    欣赏,问好。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