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马及其现代诗研究


2015-03-24 06:36:29  非马  所属诗集  阅读886 】

00个   

【资料库】非马及其现代诗研究,硕士论文,江慧娟,高雄师范大学,林文钦教授指导,2004年。

第 一 章 绪 论

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历程中,诗歌作品一向是耀眼夺目的时代标记,伟大诗人们呕心沥血所开创的作品,以彪炳千秋的光辉照耀於古今,而绚丽多彩的艺术风貌更抚育着世世代代中国人的心灵深处。此些优秀作品中所赋予之崇高人格丶深刻哲理内涵与诗化情韵,陶冶着人的情操,雕塑着中华民族的文化性格。作爲中国文学的一支,台湾文学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与整个中国文学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脉联系,亦是构筑中华民族文学这一整体的有机部分。因台湾在历史际遇丶政治境遇和意识形态上的特殊,使得台湾文学呈现出纷然多样的内涵与形态,而台湾文学本质与体系的建构与发展亦随之树立。因此,台湾现代文学的发展便是在此基础之上,兼容并蓄的开展了丰富多样的面貌与成就。

就台湾现代派文学的发端,可以现代派诗之兴起爲重要标志,而五十年代初期现代派诗社和诗刊的创办与兴盛,爲台湾现代派文学的发展开拓了宽广的道路。1953年,诗人纪弦创办了《现代诗》季刊,成为台湾现代派文学之发端。纪弦主张的「现代派」继承了当年戴望舒「现代派」诗观之基本精神,而表现形式上则更爲前卫丶大胆。纪弦所提出的「现代派六大信条」[1],声称他们乃是有意扬弃并且发扬光大地加以包容自波特莱尔以来的一切新兴诗派之精神与要素的一群;此外,亦明确提出「新诗乃横的移植,而非纵的继承」之主张,强调新诗是「诗的新大陆之探索,诗的处女地之开拓,新的内容之表现,新的形式之创造,新的工具之发现,新的手法之发明」,把诗的「知性」和「诗的纯粹性」作爲追求的目标,力求探索出一条新的客观环境中的新诗现代化之路。然而,现代派虽然有明确的诗学主张及领导,但它仍只是一个文学同仁的松散组织,它所提出各项信条,并未成爲全体同仁严格实践的原则;而过於强调「横的移植」和「知性」此种反传统和全盘西化的主张,一度招致各方面的批评和抗议。1959年纪弦宣布退出现代派。《现代诗》也于1964年日宣布停刊;然於过程之中,此诗派仍发挥了开创新局之魄力,并有力地推动了台湾现代诗的创新与发展。

1953年《蓝星》继之而起,并由覃子豪丶钟鼎文丶余光中等人发起成立「蓝星」诗社。「蓝星」虽没有固定的理论与绝对的信条,创作主张也不似现代派那般前卫丶激进。他们所标榜的是创作纯粹的自由诗,反对过分强调「横的移植」,主张现代诗要「注视人生」丶「重视实质」,并强调个性和民族精神,认爲风格是诗人自我创造的完成。[2]「蓝星」诗社之倾向较具开放性,能包容各样的风格和理论,以致於促使它於新诗西化风潮中对「现代派」和後来的「创世纪」起了重要的牵制和平衡作用。

1954年,台湾南部的诗人(主要是一些军中诗人),在张默丶洛夫丶瘂弦等人的倡导之下,成立了「创世纪」诗社,同年十月出版《创世纪》诗刊。「创世纪」诗社提出了「新民族诗型」的创作路线,意在矫正横的移植,主张现代诗须排除纯理性和纯情绪呈现,并主张美学上直觉的意象的表现丶形象第一,意境至上,诗作须具中国风丶东方味,也赞同吸收西方现代诗的表现技巧,以融合其中。然因其并无自己开创性的诗风,影响甚微。直至五十年代末期,「现代派」与「蓝星」诗派渐趋衰微,「创世纪」奋然继起,改弦易辙,以「超现实主义」之主张,展新开创其写作路线,此後,迅速成爲六十年代台湾诗坛一个举足轻重的现代诗社。1969年後因经济困难而停办,1972年9 月复刊後,又呈现出回归传统,靠拢现实的趋势,此时文坛上现代派风潮已经逐渐衰微,不复以往。

除上述三大诗社外,另有一些诗社,其中以1958年由羊令野丶罗门所创办,以联络各家各派诗人爲目标的「南北笛」丶1962年7 月由陈敏华丶古丁丶文晓村等人所创办「葡萄园」,以及1964年6 月由吴瀛涛丶桓夫丶詹冰丶林亨泰丶白萩丶锦连丶赵天仪丶薛柏谷丶黄荷生丶王宪阳丶杜国清丶古贝等十二位台湾省籍诗人发起成立的「笠」诗社之成就较为突出。「笠」诗社创办时期,正值「蓝星」与「现代派」停刊,而「创世纪」日渐式微之际,因此十分引人注目。

「笠」诗社的出现是台湾本土诗人首次大规模的结合,标志台湾新诗本土意识的觉醒,诗社的《笠》诗刊(双月刊)亦成爲当时台湾最有影响的诗刊之一,「笠」诗社初期采取中庸的立场,以「现实的精神,现代的技巧」为口号。七十年代便公开宣称是以台湾的历史的,地理的与现实的背景出发;同时也表现了台湾重返祖国三十多年来历经沧桑的人的心路历程。他们的作品富有强烈的社会批判意识,注重反映现实人生,题材生活化,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语言也较倾向朴实,口语化。「笠」诗社的文学活动,可谓爲台湾新诗开辟出一条回归乡土的新路径,揭开了当代台湾乡土运动的序幕。

回顾台湾五十年代中期以至整个六十年代的现代主义诗潮中,现代派诗的创作相当活跃,出现了一批具有深远影响的诗人;他们在借鉴西方现代主义的同时,也发展了自己鲜明的创作个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观察及表现方式,因而各领风骚於台湾文坛之上。如余光中丶瘂弦丶洛夫丶罗门丶纪弦丶覃子豪丶叶维廉丶郑愁予丶商禽丶叶珊丶周梦蝶丶白萩丶管管丶方莘等人,皆备受台湾诗坛所重视和推崇。而七十年代至今,不论先前所着重者在於「横的移植」亦或是「纵的继承」,现代诗创作的趋势却在於,诗人是否将西方现代主义丶艺术理论的运用,完美嵌合於个人独特的创作理念中,使之融合无间,而创作出足以联系中西两方艺术美感的诗歌创作。而诗人非马,便是在此现代文学历程演化的基础之上加以创发,而逐渐吸收各方诗派的滋养;除了坚持住自身传统文化的菁华,又不遗馀力的吸取西方艺术理论及技巧之精随,并将两者作一完美结合的跨国际丶跨时代之现代诗人!

非马五十年代学诗,六十年代赴美留学,在从事科学研究之馀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其诗作大部分发表丶出版於台湾及海外华文界的诗歌报刊和出版社,虽人们常将他视作为台湾诗人,然而,其诗作所产生之广泛影响,早已超出了台湾诗界和海外华文诗界;於中国大陆,他的作品也愈来愈受到诗界乃至於学术界的重视,评述他诗歌创作的专着及文章亦愈见繁多。他的诗歌创作深具独特的艺术魅力,不只强调美的意象之呈现,更多了一份深刻的哲理思考。其於诗歌之中观念的切入与剖析的特异予人一种平地惊雷的感受;而其内涵之中所赋予读者的深邃省思,却是言虽尽而意却无穷的回味与感动。诗人非马,於其诗之创作意象上,总以一贯深沉讽刺之风格,激荡着现实社会之阴暗面;且以富涵高度幽默性以及哲理性之内涵,而广被人们所喜爱与传颂。其诗中对现实事物所做冷冽犀利之剖析,以及深邃知性之透视,更使其作品之意象直入人心,令人惊愕。而其中所蕴含之幽默与哲理,却又示人无尽的愉悦与深思;且其诗中所呈现出之强烈对比思考,以及鲜明跳跃之意象组合,更是诗人技法巧妙之表现。故於此多面创作特质交互冲击之下,形成了虚颂实讽丶似褒反贬之特殊风格,而此亦正是非马作品所以吸引人心之所在!

安晨论述非马的诗集时说道:「我不知道他研究的是何种能源,但我觉得他在研究能源之馀,从语言矿石中提炼出来诗的镭,产生着足以温暖读者心灵的能量。」[3]从事研究核能的非马,将核能科学的最大效用加以引导而善利於社会,而其诗歌之中的能源,也透过非马其诗歌艺术手法的呈现,将其影响力扩展到全世界,科学精神和艺术气质完美地统合於一身,两者的影响力同样是如此的无远弗届,令人赞叹!因此,本文拟就非马所主张之文学创作观及其作品之诗歌意涵丶题材类别以及艺术技巧几项主题加以探讨,希冀从中加以彰显其文学作品之中所含蕴之性格特质,以及诗歌之中所潜藏之内涵与意义,并希望藉由其对於台湾与国际现代诗坛所造成之影响与贡献,进一步彰显其非凡之成就!

http://feima.yidian.org/lunwenbig5.htm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