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六国(5)


2019-02-20 13:42:19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219 】

100个   

2019-01-06

二妹江西化疗第一个疗程结束出院。

阿弟江中开车,大姐江英、小妹江北和妹夫阿敏一同去医院把江西接回了家。

晚上7:00多,江山夹着一本挂历敲开江西家的房门的时候,大姐江英和姐夫阿伟都在。说了一会儿话,江山宣布明天中午在知味来寿园请全家聚餐。江西还低烧38.1度。按医生要求,多喝水,泡泡脚。

看看快八点的时候,江山告辞出来,去看母亲。并在微信群里通知了明天聚餐的事情。回到家里给阿美一说明天中午吃饭的事情,她说:“谁请客?”江山说:“我请。”“你有钱!”阿美话音里带有不满。江山回道:“没钱撑也得请。咱妈天天念叨,不让她见个面咋弄?上周大姐请的。”言外之意,这周该我们请。阿美的脾气江山最清楚,她虽然嘴上说说,但是,真到事儿上,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2019-01-07

江山到前台结完账,一行人陪母亲东白荷从恒顺源寿源出来。侄儿阿龙扶着奶奶东白荷、二妹江西、二妹夫阿朝,四人一同上了阿弟江中的五菱宏光回家。大姐江英和姐夫阿伟骑电车因上班先行一步。江山一家四口电动瑞步殿后。车子启动时,江山看看时间,将近下午两点。

刚打开电脑,三妹江南和小妹江北分别打来电话,询问道:“中午聚餐时,是否穿帮了,母亲东白荷是否看出江西生病了?”三妹江南因雾霾高速关闭、小妹江北因全天监考未能参加聚餐。

“没有。你以为八十多岁的母亲会和你一样敏感啊?给她说,海南很暖和,江西猛一回到神州不适应,太冷,就感冒了。”江山对自己编造的用以忽悠老娘的瞎话不无得意,心里对自己组织这次聚餐行动很满意。

“那就好,我还担心万一穿帮了,被老娘看破了咋办呢!”三妹江南说,“二姐咋样啊?吃饭中不中?”

“还行吧。昨天晚上38.1度,今天37.3度,在好转。吃饭肯定不如以前,但是,也差不多吧。你不用担心,会越来越好的。”大哥江山说。




2019-01-15

晚上,半轮明月卧在天上。

陪阿美散完步,江山依旧去陪母亲坐一会儿。刚说几句话,大姐江英和姐夫阿伟敲门也来看母亲。大姐江英提着一兜子面包点心之类,递给母亲,说:“我过生日,给您买点吃的。”江山说:“妈你趁软乎吃一点,放剩下就不好吃了。”

电视锅子坏了,就没有看电视,四个人说一些闲话。

母亲东白荷说:“江西好几天没来了,也不知道上班没有?”

听母亲东白荷此话,江山禁不住看了大姐江英一眼,正遇上大姐江英同样尴尬的眼色看自己,于是说道:“好像上班了吧?这一段江西感冒,估计怕传染给你,没敢来。”

母亲东白荷说:“都感冒了,江中、阿龙、阿雨,还有我,都感冒了,碍啥来?”

“······”江山竟然无言以对。大姐江英就转移话题,不让母亲东白荷的注意力在江西这里停留。

从母亲家里出来,大姐江英说要去看江西,江山说,一块去,三人就一块去了二妹江西家。

敲了几次门,等了有一两分钟,妹夫阿朝笑着打开门。屋里挺暖合,知道是客厅里江西出院时刚买的立式空调,在工作着的缘故。

妹夫阿朝让我们三人落座。已经坐在床上的二妹江西,也披着一件宽大的浅地红花花的棉睡衣走到客厅里来了。

唠了一会儿闲嗑,大姐江英转入正题说:“江西咋样啊?”

“不好啊!背疼得厉害,前面手术刀口也疼,掉了很多头发······”江西面带病容凄然一笑道。然后,到洗手间垃圾篓里抓出一大把凌乱的头发让大家看。大姐江英安慰道:“我也是每次洗头掉好些头发。”但是,心底里很清楚,掉的再多,也没有刚做完化疗的江西多。

江山接过话题问道:“今天量体温还发烧吗?吃饭睡觉咋样?”

江西答道:“不烧了,吃饭也差不多,就是睡觉不太好······”

“只要不烧就中。别想那么多,能吃饭,能睡觉,就不会有大毛病。”大哥江山宽慰着二妹江西。

大姐江英又扯了一会儿自己在老顽童打工的趣闻,怕二妹江西久坐疲乏,就告辞回家。

吉祥六国(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乱语充数 223.104.189.102     2019/2/24 14:49:25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佳作
    诗友好
  •   古不为 123.13.52.168     2019/2/20 20:57:47     7 楼

  • 谢谢庆星君赏评!奉茶问好!
  •   徐庆星 125.113.60.238     2019/2/20 19:18:19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篇。问好。
  •   古不为 182.112.99.67     2019/2/20 18:14:16     5 楼

  • 红尘君高见!只是我太过愚钝,似乎头脑里有根线没有接通一样。我得好好想想红尘君的话,慢慢消化一下。我已经把我俩的对话,加入吉祥六国(4)。一是可以借花献佛丰富作品内容;二是有利于作者温故而知新;三是有利于启迪同样境况的读者;四是对我们的交流和友谊也是一个纪念。
  •   红尘客 183.171.83.166     2019/2/20 14:56:08     4 楼

  • 我之前有提议过,股票期货市场是一个很有发挥空间的主题,尤其古兄身在其中,熟悉走向,只要虚构一些人物,再穿插几个近年股市大起大落的背景,应该可以完成一部长篇钜制呢。
  •   红尘客 183.171.83.166     2019/2/20 14:51:32     3 楼

  • 不妨多做假设性思考,如事件经过是这样,那样,然后怎样,古兄不妨在重写时变成如果不这样又不那样,结果又会怎样?哈哈!

    故事主干可以是真实的,不过不妨多添些枝节,让故事更为丰富,除非,故事的张力已经很大,那就修饰表达的字眼就足夠了。

    这些只是个人想法,意见,仅供参考而已。
  •   古不为 182.112.99.67     2019/2/20 14:41:09     2 楼

  • 嗯,这应该才是要命的地方!我的头脑似乎已经没有一点弹性了,只会记流水账。这可怎么办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写过半点虚构的小说啊!
    多谢多谢!敬茶再拜!
  •   红尘客 183.171.83.166     2019/2/20 14:31:13     1 楼

  • 可以在肢体动作,面部表情多着墨一些,可以让情节更为生动活泼一些。
    也许古兄是依当时情景来写,所以忠于事实吧。而我写的都是虚构的,所以在写法上就多了任意吧。
    像做账,古兄是记下一分一毫的来往数目,不多也不少;我是做假账,多或少都在斟酌着,哈哈!

    欣赏,问好古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