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高


2019-01-15 01:33:39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255 】

50个   

《清高》

天没亮起床
从煤火灶扒灰坑道
扒出两个很小的烤红薯
装进书包去学校

在教室门口路灯下
我写完一页纸的毛笔字作业
百分之七十的字是打句号
又被老师罚站了

一个男生陪我罚站
他也没吃早饭
中午,我给他一个烤红薯
放学后刚走出校门,我晕倒

恰巧邻居大婶路过
背着我回了家
一碗糖水喝下我就醒了
我有低血糖。医生让父母知道

一次作技术报告
我突冒冷汗,低血糖发作
我叫用户赶快搞吃的来
江湖从此流言:我很清高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6 2:58:59     6 楼

  • 低血糖的人,是不能去高处边缘的。一旦低血糖发作,身体一虚晃,就容易失落。我有恐高症,估计也是与低血糖有关。
    低血糖,是一种天生的病症,据说,属于糖尿病的一种。有低血糖的人,多吃不得,少吃不得,要患三高四高,也是很难的。有时觉得,我还要感谢低血糖似的。
    有病,没病,都是很有意思的。这样想,就坦然很多。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6 2:43:52     5 楼

  • 2006年,我应邀到青海一家国企,作我的专利技术报告。报告之后,我要每个与会者提5个问题,从总工开始。30多个专家,提问加起来有170来个问题。提问到一半人时,已过中午12点,我突然冒冷汗,全身发虚。我知道,低血糖发作了。立即叫用户总工安排,以最快速度,给我送点吃的来。马上送来一碗米粉到会议室,我喝点汤,吃了几口米粉,没事了。又叫用户专家们继续提问。
    专利技术和设备,用户是要用于生产的,我要求专家们尽可能提出问题,也是想生产不出问题。技术会议结束后,用户专家集体决议:要用我的专利技术和设备。当天下午,就签署了971万合同。合同需要7个部门盖章,15分钟即盖章完毕。第一次应邀到这家国企,办事效率之高,罕见。
    我的专家们,认为我面对用户专家领导,而且是第一次见面,太傲慢了。
    这家用户老总和专家们,却说我:真牛!一点不掩饰自己。
    是的。几十人的会场上,我一人当众吃米粉。这事,说起来,不雅。于是,大家给我一个高雅的说法:清高。
  •   程寿囍 36.157.247.23     2019/1/15 22:02:41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父母看我,就带一大瓶腊肉来。当着父母,我把大瓶腊肉倒出来,请同学们一餐吃掉。

    够哥们

    作者回复:2019/1/16 2:06:43

    我小时候,父母就知道我的做派。这都是母亲的半碗粉蒸肉教的。尊敬我的老师,喜爱我的同学,尊敬我的每一个长辈,等等等等。
    大一时,父亲和他战友一起来学校看我,带了一大瓶腊肉。什么是腊肉?过年的时候,才有得吃的。我班34个同学,来自20来个省区。中午吃饭,我把腊肉全部倒进几个碗里,叫几个寝室的男生们全部来吃。
    父亲看着我们吃完,很欣赏。事后,私下对我说:也太哥们了。父亲给了我20块钱,我陪父亲和他战友上岳麓山玩。一餐晚饭,就吃得只剩几毛钱。父亲战友送我一双15元的皮鞋,是棕色的,还送我一双5元的解放鞋和一支7元的英雄牌钢笔。那个年代,27元将近他战友半个月工资!
    这是我一生中,父亲唯一给我的20块钱。父亲看我没钱了,又要给我20块钱。我知道家里困难,不要。并告诉父亲,有几个死党,每月给我寄钱两块、三块,多的寄我15块、20块的。放暑假,我把死党寄钱情况报告父母并告知弟妹,最高兴的,是母亲。我的老师,我的好友,我的同学,到家里来,母亲从来都是当作贵客接待。母亲知道,哥们哥们,有一门,人缘好。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5 2:56:22     3 楼

  • 从小到老,大家一致认为,我清高。
    我就一点:我说了,对的算,错的算;你说了,对的算,错的不算。问题就在这里: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既然大家都不知对错,就我说了算。
    然而,我的决策依据,是自己做人的良心,是自己对祖国的忠诚,并非商业计划书。
    中国近代史浙商三巨头。沈万山,不知详情,被朱元璋杀了。胡雪岩,凭义气冒险发财,最后把钱财捐给左宗棠收复北方失地,老来两袖清风。马云,又在创造浙商新的神话,更准确的说,是在创造中国复兴神话。马云,也是清高一族,至少,没人可以找出他的一点俗气。有人找出几张照片来抹黑马云,说穿了,无非是借助马云名气,增加一点可怜的点击率。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5 2:25:13     2 楼

  • 二年级和我一起罚站最多的男生D,出身根正苗红,工作后被推荐读了大学,当了一家国企厂长。D是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又是我的学长,我一进校,他就问寒问暖。他是带工资读书,我没有工资,只能靠国家给伙食费,他经常请我打牙祭。
    听说大三可以考研,我就找D借来成套专业教材,一个暑假看完。用读大学的时间读完硕士,我没浪费时间,所以,我要争取。没想,学校又停止提前考研,我只能放弃读硕博。因为,我已被文革浪费了6年时光,已经24岁了。
  •   自由书生 223.73.251.143     2019/1/15 1:56:50     1 楼

  • 小学二年级,母亲知道我有低血糖,此后上学,就给我书包里放点吃的。有时一个土豆,有时一根黄瓜,有时一个饭团,偶尔是几颗糖粒子。
    寄宿读中学后,母亲每个星期安排两个妹妹去磨米粉,给我煎炸一瓶油炸粑。偶尔,给我煎炸一瓶油豆腐,放点盐。
    读大学后,父母看我,就带一大瓶腊肉来。当着父母,我把大瓶腊肉倒出来,请同学们一餐吃掉。
    同学们很羡慕我的。我也欣然接受大家的羡慕。那时,我只感觉到,父母对我很溺爱,并没去想,我有低血糖。
    父母走后,我去国外考察,总会带上半箱压缩饼干,每天放两块在身上,有备无患。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