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自投罗网


2015-08-25 23:50:41  王大可  所属诗集  阅读10973 】

100个   

自投罗网(小小说)


王大可(可子可可子;王大可wdk);张入心


入夜,华灯初上,暑气逼人。

一辆鸣着警笛声的警车驶入翠竹小区,停靠在门卫值班室右侧。

车上下来四个警察,其中一位刚姓的警官径直朝门卫走去。这时,五分钟前拨打110的那位业主便迎上前去对他说:“是在6栋3单元8楼16号。”
“谢谢!”刚警官客套后话锋陡转,“是你报的警吗?”
“是我。”
“那你当时都看见了什么?”
“是这样,我出去散步回来,路过3单元时,看见有个男子顺着楼顶排水管已经爬到了4楼,当时想喝斥一下,又怕他受惊扰后掉下来出意外,就没吱声,只见他身手敏捷,大概几秒钟后就翻入8楼阳台,人就消失了。”
“那人有多大年龄,你觉得?”
“只见到背影,不好说,可能有三十岁左右。”

几个警察迅速把6栋楼房的四周牵上警戒线,并在关键处留人警戒。

警车顶棚上的警灯仍在不停地闪烁。在外纳凉的人被吸引了过来,霎时人声鼎沸。有的在打听出了什么事;有的说现在的小偷太猖獗、太可恶了,逮着了应扒他的皮;有个人却在骂警察是吃干饭的,屁大的案子也破不了。可能是声音大了点,被不远处一个担任警戒的警察听见了,他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嘴巴刚翕动又闭住了。

这时,刚警官对着围观的人群大声喊话:“我们是在执行警务,希望得到广大业主的配合与协助。请问你们当中有没有了解3单元16号家庭成员情况的业主?”场面一下静了下来。少顷,人群中有个中年妇女说话了,自称是16号的对门邻居,说屋里就住着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她好象有一儿一女,一个住在南门,一个住在北门,通常在双休日能见他们来看望老人。

这是一个新入住不久的小区。就在上个星期的同一天就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发生时间都在白天上午,地点分别在相邻的两栋楼房,而且作案手法相同:房门没有撬痕,似乎是开门入室的。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单元口安装的是带有门禁系统的自动开合门,连锁眼也没有,住户刷卡才能开启。这两起离奇的盗劫案至今尚未破获,警方为之感到头疼,也让家中没留人的上班族惶恐不安。

对案发屋内的情况有个基本的了解后,刚警官叫该单元一业主刷卡把单元门打开,和一名警察乘电梯来到16号房门口。那名警察向屋内喊话,表明身份,却没有回应;于是他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屋内有断续的脚步声,颇有力度。约过了两分钟,刚警官大概感到事态发展不可预测,觉得应增加警力,便往兜里掏手机,结果徒劳,这才意识到手机遗忘在了车上,于是叮嘱同事注意动向和安全,便开启电梯门往楼下去。

此时有辆120救护车鸣笛驶进小区,却被担负警戒的警察强行拦住,问他们要救护的病人住在哪栋楼房。当被告知是6栋3单元8楼16号后,那名警察行礼后,说:
“对不起,我们正在那里执行警务,你们得等候!”
“要救护的病人已生命垂危,我们能等候吗?!”那位医生边开车门下车边冲着警察说。

随后他挎上药箱,招呼随行的一名护士和一名扛担架的青年男子往里走。不想没走几步,他们就被拦住:“我在执行任务,请你们务必配合!”那名警察伸开双臂,神情非常严肃。
“人命关天,耽误了救治时间,你能负责吗?”医生也不示弱,反诘道。

“我能负责。”见到120救护车进入小区,又听见发生争执,刚警官边打手机边走上前来,接上了医生的话茬,“我们的职责就是对每个公民的生命安全负责,当然也包括你们的生命安全。知道吗?我们要缉拿的窃贼就在那间房内,此时房主老太太的生命已受到严重威胁。再说你们上了楼,也未必进得了房门。”

“我想纠正你一句,那位老太太的生命不是受到严重威胁,而是已在死亡边缘徘徊。”医生看了看腕上的表,“其家属电话告诉,老太太突然出现昏厥,他按压人中和十宣穴,老太太才苏醒过来,但意识不清,脉搏微弱,也不能动弹和说话。”

听医生这么一说,刚警官心里掠过一丝纳闷:难道屋内还有第三个人?是男是女呢?随即又想起前不久媒体报道过的一起反常的入室盗劫案,盗贼良心发现,拨打120还拯救了室主濒危的生命。“这样吧,”刚警官走神后很快又回到现实中来,对医生说,“你们可以跟着我上去,但要绝对服从安排。”

当电梯升到四楼的时候,刚警官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在楼顶排水管下方担任警戒的一名警察,说他那里出现了新情况:一分钟前听到楼上有个男子大声喊了句“警察,开门的钥匙”,紧接着就扔下个纸包。待他寻着声响在十米开外拾起纸包正要转身时,便听见身后有轻微的声响,接着就看见一个跑动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站在16号房门前,刚警官叮嘱那名向他报告的警察在原地坚守戒备,又叫身旁担任警戒的那名警察下楼取钥匙。
一番喊话后,确认室内已没有动静,那名警察便开启房门,与刚警官手持上膛的枪冲了进去。

屋里仅有躺在床上已奄奄一息的老太太,摆设也不显凌乱,家具也没有翻动过的痕迹。那老太太在医生护士的简单处理后,被抬进了电梯。

“刚队,你看!”那名警察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在阳台勘察的刚警官,“压在这桌子上的。”
刚警官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不太流利的字:你认输吧,后会有期!
气不打一处来,刚警官把纸条撕成了纸片,正欲抛撒时又收住了手,把它揣进了衣兜。
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刚警官知道增援的警力到了,便一拳砸在身旁的八仙桌上。

还好,老太太垂死的生命因抢救及时,留在了人间。第三天在医院病床上,她回答了警方的询问。
“老人家,你说说那天傍晚的情景吧。”刚警官以平易的口吻要求老太太。
“我想想看。”老太太神情呈现回忆状,半晌才说道,“当时我在看电视,听见侧面有响动,就扭过头看,只见阳台关着的纱窗门被打开了,一个男子巳站在了门口。因为当时屋内已经暗淡下来,那人又背着光,我没看清他的脸。当时我要喊,却喊不出来,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这人进入你家,似乎没有盗劫意图。但最近小区两起入室盗窃案,我们认为可能与这人有关,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有价值的情况。”刚警官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粘合起来的纸条,向着老太太竖起来,“老人家,你能辨认上面的字迹吗?”

老太太的目光一触及到那字迹,神情就有了异样,接着眼眶里就泛起了泪光,显然她被触动了。
“老人家,你认识写字的人吗?”刚警官神情里透出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兴奋。
老太太却以夺眶而出的眼泪回答了他;良久,都不再作声。
见老太太出了状况,刚警官便说:“老人家,你好好养病,改天再向你了解情况。”然后起身,就和另一名警察离开了病房。

次日刚警官和一名警察又来到病房。见老太太那张病床已经空着,正要向邻床打听,就有一位中年妇女进入病房,直往老太太病床配的床头柜奔去,接着就收捡柜内和柜面的物品。抬眼看见有两名穿制服的警察站在床边,就甩出两句话来:“你们警察还让不让人活啊?那老太太已住进重症监护室了,还不放过她?”
“请问你是她什么人?”刚警官接过了话茬。
“这重要吗?我倒要告诉你们啦,看好了,这里是有监控的,还有这些病友,那老太太的命如有差错,你们公安局就等着吃官 司嗬!”

这口齿伶俐的女人,一席话令两个男人目瞪口呆。在他们面面相觑时,那女人一脚已经跨出了房门;忽然又扭过身来:“你们别再费心机,就等他自投罗网吧。哼!”

“橐……橐……”就在那女人的鞋跟敲击廊道的声音传来时,那名警察好像悟出点什么:“诶,刚队,这女人说的‘自投罗网’好象有点内涵哦。”
“什么内涵?就没听出来?在揶揄我们啦!你长的猪脑壳啊!”

两天后,A市的次日将迎来一场全省武警侦察骨干攀登楼房的竞赛。因职业原因对此的兴趣,刚警官这天上午了解一起案情后,顺道去看了竞赛场地,并在既是承办方人员又是他昔日的武警同学那里拿到了了一份竞赛手册。其中本市武警特聘首席教官的简介因其有些另类吸引了他的眼球,以致回到办公室后他又再次看那附有本人照片的简介:
强磊,A市武警特聘首席教官。A市人,高中时各科成绩名落孙山,便瞒着父母出走嵩山少林寺。习轻身功飞檐走壁和鹰爪功八年方成 ,自信高楼深院如入无人之境,但绝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只做有益于国家……

“咚…咚…咚”,连续的敲门声,刚警官抬头将目光移向原本就开着的那扇门,只见敲门人神情自若地站在门口,他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少顷他便反应过来:这不是正在看的比赛简介附的照片上那个人吗?

刚警官在在愕然中把那人让进了屋里。

“我就是那天晚上给你留纸条的人。”那人在靠近刚警官的同时神情自若地说,“我来自投罗网,这案子你就可以结了,刚队长。”
“强教官,请坐啊!”刚警官面部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旋即抛出一句带刺的话来“哎呀,你那天如走正道,不是省得我们兴师动众吗?”
“可那单元的门禁系统门紧闭着,我已经没有正道可走哪,所以只能走走旁门左道。唉,只是很遗憾哪,让我母亲受惊不小。”
……


2012.5.8初稿于成都
2015.8.22再稿于成都

[原创自投罗网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北方飘雪 42.123.70.203     2015/11/9 14:28:41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问好!好久不见!
  •   虹哥 101.22.52.40     2015/8/26 2:53:5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了,好故事!写得非常吸引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