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蔽范中乂


2020-05-31 18:25:11  范中乂  所属诗集  阅读332 】

50个   

屏蔽范中乂

屏蔽范中乂,有鬼当取缔。
一生具正气,越战越锐利!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223.104.63.99     2020/6/1 0:36:35     7 楼

  • 正因这样,我一辞职创业,各路好友都成了我的义务推销员、业务员。很多领导、劳模、标兵,也积极帮助我。有几个工程师还提前退休跟我干。
    大家喜欢我,是我不为我。我一生没有说过伤人的话。在死党、内部专家之间,讨论工作时,我也骂人的。但,我从不对陌生人乱说话,尤其是对长辈和小孩。
    我最小的外甥女,大学毕业后在我家住了几年,她时不时批评我:一是剩饭;二是熬夜。我的后辈们,没有一个会做饭菜的,她点外卖,总是按最高规格。我不吃就不吃,从不说话。因为,小外甥女是按照她的标准给我点外卖,她没错。她谈了个男友,我是不准外人来家住的,就安排一套江景房给她男友住了几年。
    家风就是家风。没有后辈敢违拗。
  •   自由书生 223.104.63.99     2020/6/1 0:05:40     6 楼

  • 1984年12月,我调到湖南一家央企,还是搞新闻。组织上,先给我加了一级工资,又给了我很多奖励政策。我立即拉起一支通讯员队伍,安排报社、杂志、电台总编、主编、国家媒体首席记者来企业讲课。我们的上稿率很高。当地党报总编对我说:有市领导说,ZZ日报好像成了我们企业的厂报。省广播电台、电视台、省报、各种大型文艺杂志,对我厂的专题报道,也是此伏彼起、四处狼烟。
    1985年起,我就给来厂讲课的总编、主编发讲课费,给各种媒体编辑、记者做广告业务,人际关系风生水起。对于通讯员,我安排定期集体走访厂领导、劳模标兵,其中,半数通讯员上了处级岗位。同时,我每年带优秀通讯员集体公费旅游半月,在其稿费基础上再实施企业奖励。在爬格子的年代,我的这些做法,实现了多赢,也是一花独放。
  •   自由书生 223.104.63.99     2020/5/31 23:24:04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要达到范老的政治敏锐度和思想高度,没有几十年磨砺,是不可能的。我看范老的作品,主要是学习看时事的高度、广度和深度。90后了,还有高超记忆力,令人敬佩。
    范老不妨象我一样,开辟自己的专栏打字。我也是看到,主屏太小,再说,我打字内容又杂又随性,很多读者不喜欢,就很少在主屏挂作品了。
    20岁前,我和文学好友们经常联袂成语、歇后语,一联就是半天、一天。看到范老的联袂文创风格,就想起我们当年的做派。这的确是一种锻炼记忆力的科学方法。
    再过30年,我也是90后了。也不知那时是不是还有范老的记忆力。向范老学习。
  •   启权  49.114.207.104     2020/5/31 22:14:39     4 楼

  • 龄衰爱叨犹可谅,
    霸屏确实太荒唐。
    诗歌贵以励人志,
    乏趣无力难吃香。
  •   红尘客 115.132.168.206     2020/5/31 20:03:30     3 楼

  • 看范老作品,可以想到,他是用打字激活大脑,抵抗衰老,维护记忆:这是自由书生在我那里的部分留言。
    我再三反思,老先生您也确实不容易,而我们有一天也会到您这年纪,如果能透过在线这平台写字,让心里更年轻一些,这是值得欣慰的事。可是,我们总不能自己喜欢就好,也得顾及其他平台使用者的感受才是。说到言论自由,发帖自由这些问题,坦白说,以在线目前的环境而言,应该也没有版主在监管了,所以各方面只能自己自律管理。
    如果发帖太密集而产生霸屏的困扰,您看是否能调整一下发帖方式?比如说一篇集中十首?一天发三次帖?我不是要干涉您的自由,只是在线必须靠大家共同努力,共同维护才能长远发展,这点您不反对吗?
    当然,这里不只是您一个人如此发帖,还有几个诗友也是如此,一发就十首,十五首,结果首页就像私人网页一样,这是很不健康的现象呢。
    希望您能静下心,仔细考虑,重新审视自己的发帖方式,可好?
  •   路小丽 46.208.249.60     2020/5/31 18:40:36     2 楼

  • 哎呀,你自己烦不烦啊,算了吧,不要较劲了。像红尘客说的,每天发一两篇,如果不过瘾,放在一起一次发。不然,这样做,影响整个诗词在线。
  •   心路 27.18.254.142     2020/5/31 18:33:14     1 楼

  • 你自私之极,还有正义,笑死人!看你一大把年纪,我不骂你。我只是明明白白告诉你,你的所谓“诗歌”,连垃圾都算不上。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