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真事隐实情探秘


2012-11-23 01:19:28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4594 】

00个   

《红楼梦》之真事隐实情探秘


梁 睿



关于曹寅子女生平的史料相当匮乏,研究者对于他们的出生时间俱无定论。笔者经过综合考证认为,曹寅亲生的有三子一女(按年龄顺序):

长子曹顺,生康熙十七年(1678戊午年),因曹寅之弟曹荃壮年早丧,大约死在康熙四十一年初(1702年),当时曹寅曹荃的子辈中只有曹顺已成年,可以补缺或袭职,因此曹顺过继亡叔支。曹寅的《楝亭诗别集》有《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辛卯为康熙五十年(1711),第一首:
老不禁愁病,尤难断爱根。
极言(颜)生有数,谁谓死无恩。(句中隐含了曹颜和连生)
拭泪知吾过,开缄觅字昏。
零丁摧亚子,孤弱例寒门。


曹寅在这一首诗里说到一个名叫“珍儿”的死于康熙五十年三月。

从这首诗看,“爱根”体现出“珍儿”是曹寅的亲子,“零丁摧亚子”说明是次子,参照后文清宫档案康熙二十九(1690)年四月四日《总管内务府为曹顺等捐纳监生咨户部文》中记载,可知曹顺为亲生长子;“珍儿”就是次子曹颜。

次子曹颜,生康熙二十七年(1688戊辰年),小名“珍儿”,见《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资料》康熙四十八年(1709)二月八日折。有曹寅奏折云:“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激涕零。”其中子为珍儿曹颜(书中薛蟠),女为曹频(书中宝钗)。珍儿曹颜死于康熙五十年三月,同年曹寅所得一个孙子是珍儿曹颜的遗腹子。珍儿的过早去世留下一子的结局,在贾珠身上得到了体现(贾兰)。看宝钗判词第五回:……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理解为“二子”),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血),雪(血泊)下一股金簪(钗为双簪为单,为阳,反切指珍儿曹颜薛蟠)。也有四句言词,道是:

  可叹停机德,【甲戌夹批:此句薛。】
  堪叹咏絮才,【甲戌夹批:此句林。】(曹寅二女)
  玉带林中挂,(指珍儿曹颜薛蟠)

金簪雪里埋。(金簪不是金钗,指曹颜薛蟠;“雪里埋”即血泊里埋。)

【甲戌双行夹批:寓意深远,皆非生其地之意(连生是其弟之意)。】(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蒙回前总批:不是同人,且莫浪作知心语。似假如真,事事应难许。着紧温存,白雪阳和曲。谁堪比?船上要离,未解奸侠起。】)

所以“薛”即“血”;“宝钗”即“报仇”,小说作者创作意图暗示:“宝钗”就是《一捧雪》中复仇女雪雁。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蒙:苦尽甘来递转,正强忽弱谁明?惺惺自古惜惺惺,时运文章操劲。无缝机关难见,多少笔墨偏精。有情情处特无情,何是人人不醒?】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探春同宝钗为曹频)黛玉半含酸【甲戌本回目标题为:薛宝钗小恙梨香院 贾宝玉大闹绛云轩】【蒙:幻情浓处故多嗔,岂独颦儿爱妒人。莫把心思劳展转,百年事业总非真。】【甲戌题曰: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道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这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相。【甲戌侧批:注明。】后人曾有诗嘲云: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甲戌侧批:二语可入道,故前引庄叟秘诀。】
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甲戌侧批:又夹入宝钗,不是虚图对得工。二语虽粗,本是真情,然此等诗只宜如此,为天下儿女一哭。】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甲戌侧批:批得好。末二句似与题不切,然正是极贴切语。】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宝钗)只见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

    任是无情也动人。(比照“热毒症”和冷香丸)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说着,大家共贺了一杯。宝钗吃过,便笑说:“芳官唱一支我们听罢。”芳官道:“既这样,大家吃门杯好听的。”于是大家吃酒。芳官便唱:“寿筵开处风光好。”众人都道:“快打回去。这会子很不用你来上寿,拣你极好的唱来。”芳官只得细细的唱了一支《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您看那风起玉尘沙。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您再休要剑斩黄龙一线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您与俺眼向云霞。洞宾呵,您得了人可便早些儿回话;若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

才罢。宝玉却只管拿着那签,口内颠来倒去念“任是无情也动人”,听了这曲子,眼看着芳官不语。三六桥本在说到宝钗(报仇),又写下<难产而卒>(实为报仇雪恨失败)。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十七首:“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句中红粉佳人正指宝钗。

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六首:晚归薄醉帽(冒失)颜(曹颜)欹,错认猧儿(狗儿,弘皙)唤玉狸。忽向内房闻语笑,强采灯下一回嬉。这一首写 “晴雯撕扇子”,作者精心设计一段文字。“晴(“清”,子清,曹寅)雯(闻)撕(死)扇(善)子(曹颜)”。伏曹寅的《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第七首,红楼春梦好模糊,不记金钗正幅图。往事风流真一瞬,题诗赢得静工夫。此首对应的情节应当是第十七回: “……一面说,一面走,只见正面现出一座玉石牌坊来,上面龙蟠(戊辰薛蟠,珍儿曹颜)螭护,玲珑凿就。贾政道:‘此处书以何文?’众人道:‘必是蓬莱仙境方妙。’贾政摇头不语。宝玉见了这个所在,心中忽有所动,寻思起来,倒像在那里曾见过的一般,却一时想不起那年那月日的事了。贾政又命他作题,宝玉只顾细思前景,全无心于此了。(薛蟠曹颜死)”

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乾隆即位,曹倾、雍正同年死),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来吊问(薛蟠曹颜早已惨死,《红楼梦》幻笔,所谓“顺逆”之法,用死人说话,作者的刀斧之笔),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甲戌眉批:樯者,舟具也。所谓“人生若泛舟”而已,宁不可叹!】出在潢海铁网山上,【甲戌侧批:所谓迷津易堕,尘网难逃也(薛蟠曹颜惨死)。】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义忠亲王老千岁私刑害死薛蟠曹颜,也是坏了事)【蒙侧批:“坏了事”等字毒极,写尽势利场中故套。】就不曾拿去。现今还封在店里,也没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贾珍听了,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赏。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甲戌侧批:的是阿呆兄口气。】(棺材之事也许为薛蟠曹颜惨死后所用)

曹寅长女为亲生女曹佳氏,(笔者考证)原名曹倾。生于康熙三十一年元月,卒于雍正十三年九月,即(1692壬申-1735乙卯),四十三岁自缢而卒。书中贾元春、贾迎春、秦可卿、王熙凤、英莲、警幻仙姑等(代表不同年龄段、身份和为小说创作服务等)。康熙四十五年(1706),康熙帝传旨令曹寅之妻送女北上与王子完婚,此王子即讷尔苏,袭封平郡王。

三子“连生”,生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癸酉年),曹寅次子曹颜“珍儿”在康熙五十年三月神秘死于北京。连生曹颙在康熙五十年由内务府总管赫奕带领引见,未被录取,但留在北京,在长姊曹佳氏处就学并有了皇亲马氏。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初秋,其父曹寅病逝于扬州,五十二年(1713年)继任江宁织造,并经朝廷核准定名叫曹颙,康熙五十三年底因进京染疾,五十四年(1715年)初病逝(秦钟之死)。据《五庆堂宗谱》记载:天佑,颙子、官州同。《红楼梦》第一回“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名天佑隐去,而曰曹沾,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1715—1762)。包括吴玉峰均为同一人。第五回:宝玉便伸手先将“又副册”橱开了,拿出一本册来,揭开一看,只见这首页上画着一幅画,又非人物,也无山水,不过是水 滃染的满纸乌云浊雾而已。有几行字迹,写的是:

    霁月(麝月)难逢,彩云易散。(曹颙妻马氏,麝月签题着“韶华胜极”和“开到荼縻花事了”,同“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和“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影射曹颙“奏折语” “窃奴才包衣下贱”曹顒不忘自己“下贱”的“包衣”出身。)
    风流灵巧招人怨。(李贵忙劝道:“不可不可,秦相公是弱症,未免炕上(抗上)挺扛的骨头(软)不受用,【庚辰侧批:李贵亦能道此等语。】所以暂且挪下来松散些。)
    寿夭多因毁谤生,(连生曹颙)
    多情公子空牵念。【甲戌双行夹批:恰极之至!“(勇“颙”晴雯)病补雀金裘(补缺金(酉)求,亏空)”回中与此合看。】



曹频(笔者考证),康熙三十二年(1693癸酉年),曹荃亲生女,后曹荃早丧,而为兄曹寅次女。脂砚斋批语里的阿凤、笔者考证书中贾探春、贾惜(曹頎胞妹)春、红玉、王熙凤、英莲、警幻仙姑等。书中暗写与康熙皇太子胤礽生有一女,名曰妙玉,林黛玉之一。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查)品(频)《梅花雪》)。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薛蟠珍儿曹颜死之真相),即(《梅花雪》十年一百二十回,整雕竹根的一个大海出来……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一首:佳园结构类天成,快绿怡红别样名。长槛曲栏随处有,春风秋月总关情。《红楼梦》总论,藕丫头画园子,实为写书。第十一首,可奈金残玉正愁,泪痕无尽笑何由。忽然妙想传奇语,博得多情一转眸。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宝钗也有了一个,念道:

  镂檀锲梓一层层,岂系良工堆砌成?
  虽是半天风雨过,何曾闻得梵铃声!(均指《红楼梦》真事隐)



曹頫,生于大约在康熙三十三年至三十五年(1694-1696年)间, 曹荃子(曹寅之继子),卒年无考。在曹寅最后一子,三子“连生”曹颙病逝后,过继曹寅支,并继任江宁织造。

曹寅二女。《永宪录续编》第67页说:“寅,……二女皆为王妃”。乾隆时代的文人裕瑞在《枣窗闲笔》中,谈到《红楼梦》中的元、迎、探、惜,皆隐喻曹雪芹的诸姑辈。

确凿的史料记载所证明,曹寅长女于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公元1706年),由当时的江宁被送往北京,在当年十月二十六日,嫁给爱新觉罗·纳尔苏,这门亲事由康熙亲自指婚,并赐其为满姓曹佳氏。她当时是十五岁。爱新觉罗·纳尔苏是清太祖佟·努尔哈赤的七世孙,生于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卒于乾隆五年(1740)。其父爱新觉罗·纳尔福原为亲王,因获罪而被责罚,爱新觉罗·纳尔苏因此被降为郡王。曹佳氏后来为爱新觉罗·纳尔苏郡王生了四个儿子:

第一子多罗平敏郡王爱新觉罗·福彭,生于清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农历戊子六月二十六日卯时;第四子固山贝子品级爱新觉罗·福秀,生于清康熙四十九年(公元1710年)农历庚寅闰七月二十六日未时;第六子三等侍卫奉国将军爱新觉罗·福靖,生于清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农历乙未九月二十日寅时;第七子爱新觉罗·福端,生于清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农历丁酉七月十五日寅时。

第十一回,庆(倾,曹佳氏)寿辰宁府排家宴,方才南安郡王、东平郡王、西宁郡王、北静郡王四家王爷,并镇(禛)国公牛(继宗,雍正)府等六家,忠靖侯史府等八家,都差人持了名帖送寿礼来,俱回了我父亲,先收在帐房里了,礼单都上上档子了。老爷的领谢的名帖都交给各来人了,各来人也都照旧例赏了,众来人都让吃了饭才去了。母亲该请二位太太,老娘,婶子都过园(元春,曹倾曹佳氏)子(福彭)里坐着去罢。”【蒙侧批:人送寿礼,是为园子(元春之子福彭);回人去的去了在的在,是为可以过园子里坐;园子里坐可以转入正文中之幻情;幻情里有乖情,而乖情初写,偏不乖。真是慧心神手!】……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怎么没福?有福彭、福秀、福靖和福端!)。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蒙侧批:正写幻情,偏作锥心刺骨语。呼渡河者三,是一意。】(蒙侧批“女孩儿似的待”,意味深长。)

(有迹象表明)曹佳氏和雍正(公元1678年—公元1735年)关系非比寻常。所生子福彭即“通灵石头”,书中暗写为康熙皇四子雍亲王胤禛,即雍正皇帝与曹佳氏亲生之子。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一僧一道【蒙双行夹批:这是真(禛)像,非幻像也。该批:作者自己形容。】二仙师“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合一体为胤禛)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 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这蠢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蠢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那道人道:“原来近日风流冤孽又将造劫历世去不成?【蒙侧批:苦恼是“造劫历世”,又不能不“造劫历世”,悲夫!】但不知落于何方何处?”…… 那道人道:“趁此何不你我也去下世度脱【蒙侧批:”度脱“,请问是幻不是幻?】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曹倾曹频合一体,亦即甄士隐的英莲)宫中,将蠢物交割清楚,待这一干风流孽鬼下世已完,你我再去。【蒙侧批:幻中幻,何不可幻(探,曹频)?情中情,谁又无情(倾)?不觉僧道亦入幻中矣。】如今虽已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甲戌侧批:若从头逐个写去,成何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在此。丁亥春。】

关于曹倾曹频合一体,即甄士隐的英莲,见判词……又去开了“副册”橱门,拿起一本册来,揭开看时,只见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曹倾壬申)涸泥干,莲(反切探春)枯藕(惜春)败(均为曹频)。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曹寅女曹佳氏,曹荃女曹频),【甲戌双行夹批:却是咏菱妙句。】
    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二弟曹荃)生孤木(木杵,指“细腰”探春曹频),【甲夹批:拆字法。】
    致使香魂返故乡。(书中贾迎春是“二木头”,实是曹频第一败家“木”;曹倾第二败家“木”。)第六十三回,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

    连理枝头花正开。

据《爱新觉罗家族全书》载:讷尔苏,系努尔哈赤第二子礼亲王代善五世孙,生于康熙二十九年九月,康熙四十年,年仅十二岁袭爵平郡王,他迎娶曹寅长女时是十七岁,他比曹寅长女大两岁。于康熙四十七(1708)年,生长子褔彭(是努尔哈赤八世孙)。纳尔苏在雍正四年,被宗人府议奏“贪婪受贿”,雍正谕旨:“……著将多罗郡王革退,在家圈禁。其王爵令伊子福彭承袭。据说他英年早慧,受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的赏识,早年就被康熙看中,特别的养育宫中读书,“王幼而侍圣祖仁皇帝宫中,躬承恩眷”。福彭在雍正时期非常显赫。在雍正四年,年仅十九岁,继为平郡王;六年,雍正将福彭选入内廷,与两代皇子们一起读书,其中即有弘历(后继位为乾隆)。二十岁代雍正帝前往盛京。修理祖陵前的水道,临行前弘历写序赠送。不久,福彭又被振管理旗务,署都统,擢宗人府宗正。九年,雍正任二十五岁的福彭为定边大将军,并做为大将军正统兵乌苏里雅苏台。雍正十一年(1733)四月,在办理军机处行走,是当时最年轻的一位军机大臣,可见雍正帝对他的器重。当时,清军和准噶尔作战,在和通泊失利,溃不成军,前线营伍混乱,需要一位有胆略、有才能的统帅去收拾残局。整顿军队。清廷不乏能征惯战的宿将,而雍正帝都没有看中,偏偏选上了只有二十五岁的福彭。



书中隐写在第一回: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向那僧道说道:“大师,弟子蠢物,不能见礼了。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弟子质虽粗蠢,性却稍通,况见二师仙形道体,定非凡品,必有补天济世之材,利物济人之德。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二仙师听毕,齐憨笑道:“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甲戌侧批:四句乃一部之总纲。】倒不如不去的好。”这石凡心已炽,那里听得进这话去,乃复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强制,乃叹道:“此亦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之数也。既如此,我们便携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时,切莫后悔。”石道:“自然,自然。”那僧又道:“若说你性灵,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差辈私生子之意)。【甲戌侧批:煅炼过尚与人踮脚,不学者又当如何?】也罢,我如今大施佛法助你助,待劫终之日,复还本质,以了此案。【甲戌侧批:妙!佛法亦须偿还,况世人之债乎?近之赖债者来看此句。所谓游戏笔墨也。】你道好否?”石头听了,感谢不尽。那僧便念咒书符,大展幻【甲戌侧批:明点“幻”字。好!】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甲戌侧批:自愧之语。蒙双行夹批:世上人原自据看得见处为凭。】还只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数字,使人一见便知是奇物方妙。【甲戌侧批:世上原宜假,不宜真也。谚云:“一日卖了三千假,三日卖不出一个真(禛)。”信哉!】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甲戌侧批:伏荣国府。】花柳繁华地,【甲戌侧批:伏大观园。】温柔富贵乡【甲戌侧批:伏紫芸轩。】去安身乐业。”【甲戌侧批:何不再添一句“择个绝世情痴作主人”?甲戌眉批:昔子房后谒黄石公,惟见一石。子房当时恨不能随此石去。余亦恨不能随此石去也。聊供阅者一笑。】……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宝玉听说,不觉欣然跌足笑道:“有幸,有幸!果然名不虚传。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想了一想,向袖中取出扇子,将一个玉诀扇坠解下来,递与琪官,道:“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又问黛玉:“可也有玉没有?”【甲戌侧批:奇极怪极,痴极愚极,焉得怪人目为痴哉?】众人不解其语,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甲戌眉批:奇之至,怪之至,又忽将黛玉亦写成一极痴女子,观此初会二人之心,则可知以后之事矣。】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甲戌侧批:试问石兄:此一摔,比在青埂峰下萧然坦卧何如?】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和妙玉黛玉辈分之事),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甲戌侧批:如闻其声,恨极语却是疼极语。】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甲戌侧批:一字一千斤重。】宝玉满面泪痕泣【甲戌侧批:千奇百怪,不写黛玉泣,却反先写宝玉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甲戌眉批:“不是冤家不聚头”第一场也。】……以上描写都是石头幻化扇坠宝玉,暗示了通灵福彭身世之谜,和妙玉黛玉辈分之事。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第十七回,荣国府归省庆元宵。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回目中的“庆”,暗示了庆都生尧典故,也就暗示了通灵福彭身世之谜。

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二字触目凄凉之至!】林黛玉。袭人道:“连一家子也不知来历,上头还有现成的眼儿(那是“针”,禛),听得说,落草时是从他口里掏出来的。【甲戌侧批:癞僧幻术亦太奇矣。蒙侧批:天生(天子)带来美玉(福彭),有现成可穿之眼(针眼,禛),岂不可爱,岂不可惜!】等我拿来你看便知。”黛玉忙止道:“罢了,此刻夜深,明日再看也不迟。”【甲戌侧批:总是体贴,不肯多事。蒙侧批:他天生带来的美玉,他自己不爱惜,遇知己替他爱惜,连我看书的人也着实心疼不了,不觉背人一哭,以谢作者(皇妹妙玉)。】



雍正十三年(1735),雍正帝死,乾隆登基,即召回福彭,任协办总理。但没几年,福彭又退出中枢政权。十三年,年仅四十一岁的平郡王福彭病死,谕旨“缀朝二日”,谥曰“敏”。后福彭长子庆宁袭爵。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胤禛)。【蒙回前总批:有缘的推不开,如心的死不改(通灵石福彭“如心居士”)。纵然是通灵神玉也遭尘败。梦里徘徊,醒后疑猜,时时兜底上心来。怕人窥破笑盈腮,独自无言偷打咳。这的是、前生造定今生债。】【甲戌眉批:宝玉乃贼婆之寄名干儿,一样下此毒手,况阿凤乎?三姑六婆之害如此,即贾母之神明,在所不免。其他只知吃斋念佛之夫人太君,岂能防范的来?此系老太君一大病。作者一片婆心,不避嫌疑,特为写出,使看官再四着眼,吾家儿孙慎(禛)之戒(借)之(子)!】“只见宝玉大叫一声:“我要死!”将身一纵,离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内乱嚷乱叫,说起胡话来了。”(乾隆十三年时曹雪芹三十四岁。)……贾政听说,便向宝玉项上取下那玉来递与他二人。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福彭病死于乾隆十三年,即雍正已死十三年)【庚辰侧批:正点题,大荒山手捧时语。】人世光阴,如此迅速,尘缘满日,若似弹指!【甲戌双行夹批:见此一句,令人可叹可惊,不忍往后再看矣!】可羡你当时的那段好处:
  

天不拘兮地不羁,心头无喜亦无悲;【甲戌侧批:所谓越不聪明越快活。】(无视曹家遭难)

却因锻炼通灵后,便向人间觅是非。【庚辰眉批:通灵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见,何得再言?僧道踪迹虚实,幻笔幻想,写幻人于幻文也。壬午孟夏,雨窗。】【蒙回末总评:欲深魔重复可疑,苦海冤(注,原本此字缺。)河解者谁?结不休时冤日盛,井天甚小性难移。】(通灵福彭知道身世前后,参与写书,包括后来和乾隆关系之谜)



福彭与弘历关系匪浅,但也很微妙。同窗时,弘历称“圆明居士”,而福彭称“如心居士”,乾隆即位前,将自己诗文辑为《乐善堂全集》,卷首即为福彭作序,而福彭当时做为大将军正统兵乌苏里雅苏台。论岁数,福彭比弘历大三岁,论辈分,弘历、弘昼是福彭的祖父辈。康熙的孙子太多,近百人,有许多他连相貌、名字也不知道,更不要说进宫和皇帝一起生活,乾隆皇帝到十一岁时才被祖父赏识。入宫读书。乾隆帝视为不世之荣,一辈子感铭不忘,福彭以远支宗室的幼童亦被养育宫中,更为难得。若非福彭聪明绝顶,才智过人,是王公子弟中的佼佼者,一定得不到这样的令许多权贵羡慕的优遇。

乾隆帝开始时,非常赏识和倚重这位老同学,他的政治前途正未可限量。弘历称赞福彭“年虽少而器识深沉,谦卑自牧,娴学问、通事理。又说 “器量宽宏,才德优长,每每知其大意,而与言政事,则若贯骊珠而析鸿毛”,在诗中把他许为知音。雍正十一年,福彭奉命挂帅西征,弘历亲自到清河送行,并作诗以志其事:(略)



这首诗表现了同学之间依依惜别之情。乾隆帝在即帝位前所作的《乐善堂全集定本》中,赠给福彭的诗文甚多,他对这位同学推挹备至。以后,弘历对这位挚友誊念甚深,在和福彭离别的一周年。他写诗:(略)

从这些赠诗中,可见弘历与福彭同学六载,相交之恳挚,友谊之深厚。福彭驻节乌里雅苏台、科布多、鄂尔坤等城,又筑城额尔德尼昭,治军有方,颇著劳绩。

但情况很耐人寻味的发生着变化,尽管福彭年轻有为,又当乾隆帝正在用人之际,福彭仍像一颗一瞬即殒的明星于乾隆初年政治舞台,未能大展其抱负。原因当然有:乾隆帝鉴于清前期宗室王公把持政局、屡次酿成内部斗争,决心铲除宗室干政的旧习,将所有亲王、郡王排斥于中枢机构之外,为贯彻这一政治原则,连自己的知心好友福彭亦不例外。乾隆二年(1737)十一月裁撤总理政务处,恢复军机处。允禄、允礼和福彭从优议叙或议叙,但均未进入军机处,这样,才学忧长的福彭成了乾隆初政治改革的牺牲品,断送了他的政治前程。福彭虽有才能,与乾隆同窗至好,一度被重用,但由于乾隆皇帝锐意革新,只给宗室王公优厚待遇,不使他们掌政,故福彭失去了一层政治才能的机会,后来虽曾管理过正黄旗、正白旗事务,但未曾大用。乾隆十三年(1748)十一月,福彭病逝,年40岁。谕旨称:“平郡王宣力有年,恪勤素著。今闻患病薨逝,朕心深为轸悼。特遣大阿哥携茶酒住奠,并辍朝二日。这也应该是特殊的礼遇,乾隆帝对这位昔日同学怀有很深的感情。但仍然很耐人寻味的是,而之后的傅恒、兆惠、明瑞去世的时候却亲自祭奠,……。乾隆对福彭,后来有这些变化,会不会有特别隐情?是否可以从《红楼梦》中得以解密……书中隐写在第一回:“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通灵石头福彭)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甲戌侧批: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原因在于第二十五回,红楼梦通灵遇双真(胤禛):可叹你今日这番经历:

“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

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通灵福彭与曹频女妙玉的亲上亲真相)

【甲戌侧批:三次锻炼,(同 “三劫”,指通灵石头福彭历康、雍、乾三朝)焉得不成佛作祖?】【甲戌侧批: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人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具不然,叹叹!】【庚辰侧批: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批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甲戌侧批:自黛玉看书起分三段写来,真无容针之空。如夏日乌云四起,疾闪长雷不绝,不知雨落何时,忽然霹雳一声,倾盆大注,何快如之,何乐如之,其令人宁不叫绝!】林黛玉道:“该,阿弥陀佛!(妙玉之语)”【庚辰眉批:黛玉念佛,是吃茶之语在心故也。然摹写神妙,一丝不漏如此。己卯冬夜。】【甲戌双行夹批:此处焉用鸡犬?然辉煌富丽非处家之常也,鸡(曹频)犬(弘皙)闲闲始为儿孙千年(岁)之业,故于此处必用鸡犬二字,方时一簇腾腾大舍。】(曹频与“弘皙逆案”有关)

[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福彭与堂姨表兄妹,曹频之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十九首,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此首写通灵石头。前两句从通灵的视角,写它对木石前盟的结局慨叹,后两句写石头的下落:回归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乾隆十三年,通灵石头褔彭死)



在乾隆四年时,乾隆惊悚地发现,弘皙“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居然在郑家庄设立了小朝廷,“擅敢仿照国制,设立会计、掌仪等七司”,也就是说弘皙本人他在谋逆。令乾隆震撼与伤心的是,查出的同盟者竟是这样的一个名单:主谋弘皙外,有庄亲王允禄本人及他的两个儿子,怡亲王允祥的两个儿子,恒亲王允祺的一个儿子,书中神瑛侍者弘昇。这三家亲王本是雍正朝最受恩宠的,谁知“帐殿夜警”事过那么多年了,他们的潜意识里,仍尊胤礽为康熙的接班人,对雍正并不真正服膺,乾隆上台后那么样地实行皇族亲合的怀柔政策,他们也还是不感动,竟至于要“新账旧账一起算”,有证据显示,他们甚至于密谋要在乾隆出巡时布置刺杀,然后用弘皙来“以正帝位”!

乾隆麻利地处理了这一险恶万分的政治危机。粉碎了政变阴谋后,他并不把对方的罪状全盘向社会公布,摆到明处的只是些似乎不那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对弘皙的处置最后也只是革去宗室圈禁在景山东果园,三年后弘皙病死在了那里;其余的从犯处置得也都不算重,个别圈禁,有的只是革爵,有的仅是停俸。但这是对其皇族的政治犯的处置,对所牵连到的一般官员,特别是像曹家那样的包衣家奴出身的内务府人员,那就绝对地严厉无情。处理完此事后,肯定是乾隆授意销毁了相关档案,因此有关弘皙等皇族罪犯的文字材料只剩些零星片段,而像曹家牵连进去后的败落,竟只让我们感觉到一个结果而全然失却了轨迹。殊不知,曹寅的子孙们,曹频、福彭、曹雪芹,却已经开始酝酿、着手撰写真事隐的曹家血泪家史——不朽的巨著《红楼梦》。正如乾隆八年(1743年)时,一位著名的诗家屈复写了一首怀念曹寅的诗,末两句是:“诗书家计皆冰雪,何处飘零有子孙?”还有(《绿烟琐窗集》七言绝句,据1955年文学古籍出版社影印本)

和随园自寿诗韵十首(录一首)

随园旧址即红楼,粉腻脂香梦未休。

定有禽(雪芹)鱼(玉,福彭)知主客,岂无花木(频)记春秋(指《红楼梦》书)。

西园雅集传名士,南国新词咏莫愁。

艳杀秦淮三月水,几时衫履得陪游。(新出《红楼梦》一书,或指随园故址。)

解张伯驹之《风入松》

夜眠不佳,枕上#栝《红楼梦》东瀛三十回本内容,再赋此阕。

艳传爱食口脂红,

(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甄)宝玉【蒙回前批:此回袭人三大功,直与宝玉一生三大病映射。】史湘云就是曹雪芹的第二任妻子柳蕙兰。这里面有一个过渡,第二十一回有:一个大些儿的生得十分水秀,宝玉便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丫头便说:“叫蕙香。”宝玉便问:“是谁起的?”蕙香道:“我原叫芸香的,【庚辰双行夹批:原俗。】是花大姐姐改了蕙香。”宝玉道:“正经该叫‘晦气’罢了,什么蕙香呢!”又问:“你姊妹几个?”蕙香道:“四个。”宝玉道:“你第几?”蕙香道:“第四。”宝玉道:“明儿就叫‘四儿’,不必什么‘蕙香’‘兰气’的。那一个配比这些花,没的玷辱了好名好姓。”【庚辰双行夹批:“花袭人”三字在内,说的有趣。】触类旁通,里面“芸香”,反过来再谐音即“湘云”。而“蕙香”和“兰气”,正好有“蕙兰” 二字在内。蕙香道:“四个。” 第五回的湘云判词恰恰有备的被排“第四。”所以,“湘云”即是“蕙兰”。)

白首梦非空。

(首二句指湘云归(甄)宝玉(三六桥本)。端方本——清人端方收藏本,前80回与程甲本同,但多出两回,言宝玉与湘云先奸后娶。伏第十五回,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十七首,……。少小不妨伺室榻,梦魂(遗腹子)多个帐儿纱(这里指史湘云)。(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甄)宝玉,……那天早又掌灯时分,王夫人、李纨、凤姐、迎、探、惜等都往贾母这边来,大家闲话了一回,各自归寝。湘云仍往黛玉房中安歇。【庚辰双行夹批:前文黛玉未来时,湘云、宝玉则随贾母。今湘云已去,黛玉既来,年岁渐成,宝玉各自有房,黛玉亦各有房,故湘云自应同黛玉一处也。】)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

    富贵又何为(反话)?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壬申曹倾死后)楚云飞(离开王府,与甄宝玉白首)。

无将嫁得金龟婿。

(第三四句指探春曹频。清人萧奭《永宪录续编》云:“寅字子清,……二女皆为王妃。”三六桥本在宝玉二字旁写下<狴犴>指废太子囚禁;又写<小红探监>指曹频探废太子,太子却看到海棠杨贵妃,通过小红梦中被门槛绊倒栽跟头伏曹频婚姻不幸)。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时,探春抽到的是枝杏花签,写着“瑶池仙品”的杏花签,上面的诗句是“日边红杏倚云栽”,签上说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于是就说: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黛玉因向探春笑道:“命中该着招贵婿的,你是杏花,快喝了,我们好喝。”探春笑道:“这是个什么,大嫂子顺(大哥曹顺)手给他一下子。”李纨(曹颜妻)笑道:“人家不得贵婿反挨打,我也不忍的。”说的众人都笑了。

判(盼)天堂(落)地狱(最后)迷踪(远适)。

探春曹频:见曹寅奏折,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二月初八日随兄进京盼天堂,结果曹颜惨死重大变故,悲剧由此开始。三六桥本<远嫁 ·杏元和番>,拒远嫁,而“远适”。探春风筝寓意,和谜诗: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庚辰双行夹批:此探春远适之谶也。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也,悲哉伤哉!】结合清人周澍《红楼梦新咏》中有“笑妙玉”诗,“海岛终随蛾子身”和第五十二回外国美人诗,“岛云蒸大海”。三六桥本在妙玉旁写下<流落风尘>(妙语《红楼梦》问世);惜春海灯谜诗: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庚辰眉批:此后破失,系再补。】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庚辰双行夹批:此惜春为尼之谶也。公府千金至缁衣乞食(王熙凤“破落户”,探春“蕉下客”居福彭府),宁不悲夫!】暗示探春是“远适”,而非“远嫁”。
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曹频)

    才自精明志自高,
    生于末世运偏消。【甲戌双行夹批:感叹句,自寓。】
    清明涕送江边望,
    千里东风一梦遥。【甲夹批:好句!】
 


后面便是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曹频)在内看经独坐(曹频出家拒婚,三六桥本在熙凤旁则写<休弃>,指二兄曹颜惨死后的曹频)。其判云:

    堪破三春(曹颙)景不长,
    缁衣顿改昔年妆。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甲夹批:好句!】

后面便是一片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酉,曹频)。其判曰:

    凡鸟偏从末世来,
    都知爱慕此生才。(探春判词“才”和“末世”)
    一从二令三人木,(探春“细腰”的“木杵”),【甲夹批:拆字法。】
    哭向金陵事更哀。(元妃曹倾省亲)。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更惜凤巢拆散,

(又根据舒四爷所见《乾隆五十五,六年间钞本》说:《红楼梦》里“内有皇后,外有王妃”。参阅舒批《随园诗话》。见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书中称贾元春为“元妃”,说明元春是皇后。

曹倾曹佳氏在雍正和纳尔苏之间,既是皇后,又是王妃,秦可卿皇宫之谜;三六桥本在小红旁写了<与贾芸结缡>。书中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凤姐儿立起身来答应了一声,方接过戏单,从头一看,点了一出《还魂》,一出《弹词》,递过戏单去说:“现在唱的这《双官诰》(雍正和纳尔苏对诰命夫人曹倾曹佳氏),【蒙侧批:点下文。】 “绛红轩”,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一轮红日出云霄。”和 “日边红杏倚云栽。”指曹倾与雍正。)

西施不洁羞蒙。

(曹倾:秦可卿有喜事发,贾元春[恨无常]“恨无常又到”。李纨判词:如冰(胤禛)水(壬申曹倾)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甲戌双行夹批:真心实语。】和[晚韶华]“也抵不了无常性命”,伏曹倾又怀有第五子。第十一回,庆(倾)寿辰宁府排家宴,邢夫人接着说道:“别是喜罢?”【蒙侧批:此书总是一幅《云龙图》[孕龙图]】)。明义的《题红楼梦》诗第八首,帘栊悄悄控金钩,不识多人何处游。留得小红独坐在,笑教开镜与梳头。


此生缘断破伤风,

(民间中医《毛对山医话》:医者谓是破伤风,邪已内闭,不能治。)(秦可卿自缢死,贾元春“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影射曹倾如努尔哈赤的最后一个大妃乌拉纳喇氏阿巴亥,被逼殉葬,阿巴亥的“孝烈皇后”又被罢谥,牌位也被赶出太庙。最好的待遇是服毒自杀,或由家人以弓箭射杀或以弓弦绞杀。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还要了一块三尺上用大红纱去[自缢],乳钵乳了隔面子呢。”凤姐说一句,那宝玉念一句佛,说:“太[泰]阳在屋子里呢!”凤姐说完了,宝玉又道:“太太想,这不过是将就呢。正经按那方子,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隐“石光珠”,第十四回缮国公孙,福彭],有那古时富贵人家装裹的头面,拿了来才好。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墓,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也可以使得。”王夫人道:“阿弥陀佛,不当家花花的!就是坟里有这个,人家死了几百年,这会子翻尸盗骨的,作了药也不灵!”【甲戌侧批:不止阿凤圆谎,今作者亦为圆谎了,看此数句则知矣。】其中隐伏“莽古尔泰”, 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五子。他手刃生母以邀宠努尔哈赤。皇太极曾根据冷僧机的讦告来定莽古尔泰、莽古济和德格类的罪名。莽古尔泰、德格类虽然已经死了,可皇太极还不放过他们,他命令削夺莽古尔泰、德格类的宗籍,平毁他们的坟墓,把他们的尸骨从坟墓中挖出来扔掉。莽古济她有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镶红旗贝勒岳托[代善长子]和镶黄旗贝勒豪格[皇太极长子]。有暗示曹雪芹大姑妈曹倾、福彭母亲、书中秦可卿、贾元妃被子逼自缢而死。[恨无常]喜荣华正好,恨无常(五)又到(怀孕第五子)。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喜冤家]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元妃死)。[聪明累]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曹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甲戌侧批:深意他人不解。】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甲戌双行夹批:是作者具菩萨之心,秉刀斧之笔,撰成此书,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

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元春掩饰怀孕)。

一声(生)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庚辰双行夹批:此元春之谜。才得侥幸,奈寿不长,可悲哉!】

第二十九回,享福(彭)人福(秀)深还祷福(静),痴情女情重愈斟情(曹倾)。贾母回头道:“猴儿猴儿(壬申,指曹倾曹佳氏),你不怕下割舌头地狱?”凤姐儿笑道:“我们爷儿们不相干。他怎么常常的说我该积阴骘,迟了就短命呢!”

迎春“算盘”谜诗: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应伏王熙凤[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元妃省亲家事二件),反算了卿卿性命。【甲戌侧批:警拔之句。】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又伏秦可卿魂托。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靖: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眼见不日(小说故事展开)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康熙五十年曹颙进京皇亲马氏,书中秦钟与智能儿)。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三子曹颙)去后(早逝)诸芳尽(无后),各自须寻各自门”(第十三回:“……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甲戌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哀哉伤哉,宁不痛杀!】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

也有一首歌词云:(曹倾曹佳氏)

    二十年来辨是非,(1715年,曹颙死)
    榴花开处照宫闱(隐福彭为雍正子)。
    三春(三子曹颙)争及(怎及)初春(曹寅)景,【甲夹批:显极。】
    虎兔(1735乙卯年)相逢大梦归。
 

后面忽见画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曹倾之死)。其书云:

    子系中山狼,
    得志便猖狂。【甲夹批:好句!】
    金闺花柳质,
    一载赴黄粱。

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曹倾)悬梁自缢。其判云:(曹倾死)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再世愿相逢。

(秦可卿的殉情于雍正,1735年同年死)。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彼时合家皆知(既“皆知”,又“纳罕”?),无不纳(纳尔苏)罕(汗,雍正),都有些疑心。【甲戌眉批: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靖本多署名“棠村”。]庚辰眉批:可从此批。靖眉批:可从此批。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余大发慈悲也。叹叹!壬午季春。笏叟。】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庚辰眉批:松斋云:好笔力。此方是文字佳处。】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庚辰侧批:八字乃为上人之当铭于五衷。】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此时贾珍(胤禛)恨不能代(带,殉葬)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蒙侧批:“代(带上)秦氏死”等句,总是填实前文。】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甲戌:昭(兆,曹頫)儿回,并非林文、琏文,是黛玉正文。】【甲戌:路谒北静王(就是通灵石头),是宝玉正文。】【蒙:家书一纸千金重,勾引难防嘱下人(《一捧雪》汤勤的贾雨村,告发莽古尔泰的叶赫那拉·冷僧机的冷子兴等)。任你无双肝胆烈,多情奋起自眉颦。(隐藏妙玉)】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秦可卿葬礼规模及特点实是为雍正,缮国公诰命也亡故就指秦可卿曹倾),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不曾来得”也要提,伏线潜里)【庚辰眉批:牛,丑也。清,属水,子也。柳拆卯字。彪拆虎字,寅字寓焉。陈即辰。翼火为蛇;巳字寓焉。马,午也。魁拆鬼,鬼,金羊,未字寓焉。侯、猴同音,申也。晓鸣,鸡也,酉字寓焉。石即豕,亥字寓焉(故作破绽,实鼠,子字寓焉)。其祖曰守业,即守夜也,犬字寓焉。此所谓十二支寓焉。】(应触类旁通,属相解密人物原型,如壬申水曹倾曹佳氏,酉为曹颙、曹频,子鼠为通灵福彭和神瑛弘昇等)

落花(《梅花雪》)玉碎(书毁)香犹在,

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查)品(频)《梅花雪》。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梅花雪》十年一百二十回)整雕竹根的一个大海出来……。本回暗写了早期《红楼梦》曾受查抄。

剩招(书未完)未魂(雪芹死)返青枫。

(惜春曲,[虚花悟]……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

多少木干血泪,

(宝钗、木杵:探春曹频,妙玉、黛玉、绛珠,[终身误]和[枉凝眉])


相关明义《题红楼梦》十三首


《题红楼梦(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


怡红院里斗娇娥,娣娣姨姨笑语和。天气不寒还不暖,曈曨日影入帘多。(曹倾和曹频)

潇湘别院晚沉沉,闻道多情复病心。悄向花荫寻侍女,问他曾否泪沾襟。(神瑛和绛珠)

追随小蝶过墙来,忽见丛花无数开。尽力一头还两把,扇纨遗却在苍苔。(宝钗与妙玉)

侍儿枉自费疑猜,泪未全收笑又开。三尺玉罗为手帕,无端掷去复抛来。(逼绛珠自缢)

红罗绣缬束纤腰,一夜春眠魂梦娇。晓起自惊还自笑,被他偷换绿云绡。(袭人与神瑛)

入户愁惊座上人,悄来阶下慢逡巡。分明窗纸两珰影,笑语纷絮听不真。(宝钗与袭人)

小叶荷羹玉手将,诒他无味要他尝。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宝钗与神瑛)

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宝钗与神瑛)

病容愈觉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慰言今日较差些。(绛珠服毒死)

威仪棣棣若山河,还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神瑛冷宝钗)

生小金闺性自娇,可堪磨折几多宵。芙蓉吹断秋风狠,新诔空成何处招?(曹频和妙玉)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妙玉的结局)

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蛾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众儿女结局)



后人难均弹穷,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后之红学者亦难以弹尽)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