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燕》(组诗)


2010-09-25 16:44:36  杜风  所属诗集  阅读5112 】

00个   

《蟑螂》


蟑螂,比青苔的生命力旺盛
在花心萝卜的阴暗面,白瓷砖的坏名声
大家都叫她灶鸡子。缘于心灵鸡汤的美味
阅读旗袍般的短文,明明知道是谎言
还是有人偷偷种罂粟。可供观赏,果实球形
可入药。我一直都不戒备她们,是因为我不知道
她爬过的食物,吃了可能生伤寒
这偶尔误诊的感冒,有时会断送一个人
政治。天黑的时候她们全体出动
夜幕降临,在红灯区里
裙裾摇身一变成翅膀,倪红灯
闪烁着眼睛。成群的美女寻找男人
动作酷似蟑螂
2007/6/3


《蛇》


是植物的花纹和颜色介绍,我
认识的。不像蝴蝶那样,刚刚在雌花
一会儿又飞到雄花。在阳光下撒谎
对所有钟情者投其所好。没有章节的草
生动描述了它身体的姿态,向下再向下
不断深入泥土和水域,深入春天的病痛
进攻土蛙,吐出积蓄的毒。在树林阴险处
生长成片的眼镜花。这些出自诗经的
我的邻居。夜间有草尖的露珠洗澡
黎明有不愿离去的星星引路。发生在四月
油菜花缠绕一棵梨树,改变了一个人
吞噬青蛙的理想。我毫无资格鄙视
一个沿街乞讨的人。时常隐隐约约地觉得
自己的生活,够不上寂寞的档次
2007/4/28


《麻雀》


仍然在虚度时光,像刚刚睡醒
一个赤身裸体的孩子,面对下着的雨
看那些从澡堂出来的人,偶尔抖动羽毛
就没有什么压力和烦恼了。别墅是谁的
它攀高枝,歪着头看。金色的鲤鱼
在空气中打挺。行色匆匆地东荆河水
梳了崭新的发式,以个人的名义
疏通人情里淤积的沙石。人世间的真理
是最早私有化的。唧唧喳喳
是白色的。撒在湖面上
是浪花;撒在秧脚田
一年荒芜;撒在我的童年
是漫画
2007/4/29


《雨燕》


等待中,终于来了一场暴雨
天空突然间变成了世道
在豌豆大的雨点中,发现有些黑点
像人群中的尘埃,不能主宰自己
抖动着升起来,俯冲着,想必她们
就是雨燕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
只是偶尔在一些书本中阅读过
“雨燕取食时,不倦地前后飞逐
张开大嘴儿捕昆虫。也在飞行中喝水
洗澡”。在空中配对,甚至被利用
在二战中干扰敌人的雷达
从来没有涉及到我生活。没想到
这个上午,她们雨中捕食昆虫的动作
让我突然明白,你为什么,一直在
东荆河的天空下,用灰色的喙
咬紧空气,逆风而行,在那河滩上
你条件反射地用你母鸡的翅膀
挡住雷雨,教儿子搏击闪电
你用自己的翅膀解释雨燕美的目的
而且改变了你生活的轨迹
2007/7/12


《蝈蝈》


我搬了五次家。窗外的落叶松
一年比一年占领空中更多的房间
但我总是能听见蝈蝈,整夜地
在我房间的墙壁里叫喊。如赶路的孩子
一直随着我,在搬迁的路上。白天忙碌中
从不出现,夜深人静时把月光叫成破镜
蝈蝈在墙壁里以吃光阴为生
像叶片咬住空气的触角,反复咀嚼黑暗
破罐子的叫声沿着我回家的台阶生长
玻璃球一样的疼痛,在墙壁中滑动
灯亮时,是我的影子;黑暗中
在我血管里的河流晃动。有的时候
我感觉到它,化归了松树林,化归了褐色的落叶
让我疑惑,它用什么力量冲破钢筋水泥的桎梏
2007/8/7



《刺猬》


靠着樱桃树,听她们嬉戏
在静卧的草莓丛,泥土干净
在刺猬中,刺猬是有鲜艳色彩的名词
有茅草露水的后缀,像耳环一样
挂在园中果树的叶片上。等于告诉我
刺猬回到洞中。这无疑暴露了陷阱的行踪
我上初中时就知道,刺猬与刺猬
经常黑暗中打架。解释论持久战
最好的办法是,醉酒以后假装打老婆
得到下酒菜的同时,得到婴儿的哀号
红豆的藤蔓,也能绊倒逃跑的刺猬
今天早晨我亲眼目睹,她抛尸草莓丛
草莓颜色的伤口,来自什么地方
何人所为?她肯定不是最小的
2007/8/25


《公鸡》


二月二十日下午的阳光。照在
楼和楼之间的空地上
照在一只芦花鸡公身上
在醉意的阳光里。公鸡的叫声
像一个梦想飞檐走壁的人
分散了他阅读《伙计》的注意力
在尾声里,还有鱼钩模样的倒挂须
扑腾不能飞翔的翅膀,歪着头看了看周围
仍然不见一只母鸡,羡慕的目光
只有一片冬菊在春光里,笑得不怀好意
这些并没有使公鸡扫兴
反而成了一只充气的气球,双手叉腰
他要把憋了多日的孤独叫出来
最后只不明不白地喊一句。小品的台词
张开翅膀,像一架中弹的飞机
倾斜着飞出了一个人半本书的下午
2007-2-20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