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下


2019-01-23 14:01:11  徐元庆  所属诗集  阅读338 】

00个   

国风·郑风
【75.缁衣】舍衣得房
你的毛衣不错,但是太没样式。
我已为你改做,到了你房就知,
等你一进房门,给你一个惊喜。
你的丝衣是好,但是太没款式。
我已为你改做,到了你房就见,
等你一进房门,给你一个惊喜。
你的秋衣是光,但是土里土气。
我已为你改做,到了你房就穿,
等你一入房门,给你一个惊喜。

【76.将仲子】淑人三畏
有人推着君子,都没翻墙入內。
有人帮着君子,仍没板开树杈。
她怎敢让它进?她怕她的父母。
君子固然可爱,更畏父母之言。
有人推着君子,都没翻墙入室。
有人帮着君子,仍没板开树杈。
她怎敢让它入?她怕她的诸兄。
君子固然可爱,更畏诸兄之言。
有人推着君子,都没翻墙入园。
有人帮着君子,仍没板开树杈。
她怎敢让它入?她怕众人议论。
君子固然可爱,更畏众人之言。

【77.叔于田】小叔下田。
小叔下到田里,她却没见有人。
不是没有见到,那人不象小叔。
小叔长得圆胖,而且心肠很好。
小叔到达猎场,她却没见有人。
不是没有见到,那人不象小叔。
小叔长得乖巧,很是惹人喜受。
小叔到达田野,她却没见有人。
不是没有见到,那人不象小叔。
小叔长得墩实,而且十分威武。

【78.大叔于田】大叔下田
大叔下到田里,立刻飞身上马。
他的骑术娴熟,两马并驰如舞。
大叔对一巢穴,发起猛烈进攻。
终将巨兽擒获,献于众人面前。
大叔动作轻柔,根本不会伤人。
大叔下到田里,飞身骑上黄马。
两马一上一下,犹如大雁飞行。
大叔对一巢穴,倾泄平生怒气。
大叔弓硬兽射,大叔驾驭有方。
一会勒马停住,一会放马猛跑。
大叔下到田里,飞身骑上鸨鸟。
两个齐头并跑,鸟爪长得象手。
大叔对一巢穴,倾泄雷霆之怒。
他能控制时间,他能控制力度。
他能连发数箭,他能拉弓很久。

【79.清人】光棍遛马
光棍身体硬朗,其马也很沾光。
两匹一旦遇上,立刻河上翱翔。
光棍身体不行,其马只能眼谗。
两头就是遇上,也是一边晾着。
光棍告老还乡,其马跟着落荒。
虽然左摇右摆,中间仍呆最多。

【80.羔裘】人低才高
它若变得湿滑,它在真心等侯。
一旦让它等到,它会舍命不渝。
它若披了豹皮,握力大得惊人。
其人长得不大,却任司令之职。
它若平静安定,不爱抛头露面。
其人长得不高,却是地道才女。

【81.遵大路】盲人寻友
靠近一条大路,摸到一个袖口。
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结为朋友。
走近一条大路,摸到一个指头。
不但没受惊吓,反而成为好友。

【82.女曰鸡鸣】情钩连对
女的期待鸡鸣,男的盼望开光。
如果举目四望,男女都在心动。
但是若想结对,还得用上情钩。
有人与你相约,就当与之订约。
有人约你饮酒,就当与之举杯。
有人邀你欢歌,就当与之共舞。
知道他已钟情,就以暖怀相拥。
知道她已顺意,就用情钩连住。

【83.有女同车】花女乘车
有女与我乘车,面容犹如花朵。
我们上路奔行,佩玉叮当有声。
这个胖美姑娘,让人永世不忘。
有女与我同行,脸庞充满神奇。
我们上路奔走,佩玉响个不停。
这个美胖姑娘,爱情永世不忘。

【84.山有扶苏】貌不胜才
山上长出苏铁,湿地就开荷花。
怎么未见俊男?却见一个丑童。
山上长出松树,湿地就开菱花。
为何不见美男?却来一个顽童。

【85.萚兮】枯叶盼春
有片枯叶发声,它盼春风吹落。
大哥二哥听到,答应它的请求。
有片枯叶发声,它盼春雨冲走。
大哥二哥听到,满足它的心愿。

【86.狡童】童心不泯
有个顽童发难,不再跟她顶觜。
因为这个缘故,她都食不甘味。
有个顽童刁难,不再给她吃魚。
因为这个缘故,她都夜不能寐。

【87.褰裳】挽裤过河
你若真对我好,为我换裤过河。
你若不肯如此,难道就没女人?
你若真对我好,你就挽裤过河。
你若不肯如此,难道就没男人?

【88.丰】锦衣摄魂
儿子身体很棒,已到她家巷口。
突然看见一物,他就没敢进入。
那是一个锦衣,它有骇人法力。
凡是兄弟哥们,都要受它摆布。
儿子身体很壮,已到她家门口。
忽然看见一物,他就没敢进门。
那是一个锦衣,它有莫名法力。
凡是兄弟哥们,都要被它左右。

【89.东门之墠】似易实难
世上有片草地,一直盼人光顾。
感觉离它很近,其实离它很远。
世上有种坚果,很想落入人家。
看似十分容易,其实很难落下。

【90.风雨】公鸡怕鬼
春风已经吹起,公鸡已经昂头。
君子虽已来到,但是欲行又止。
春风已经吹拂,公鸡已经鸣叫。
君子虽已就位,但是不敢入门
虽然春风吹来,虽然公鸡长鸣。
但是有个小鬼,正好把住门口。

【91.子衿】一蹴过关
见到那个灰领,人人都会犯难。
此坎若过不去,没人叫你老爸。
看到那个灰佩,人人都会发怵。
此关若过不了,难见子女一面。
过关只需一蹴,便可进入乐园。
此后一日不见,犹如分别三秋。

【92.扬之水】以水为证
她那上涨之水,若不浮你一棒。
那她与你离心,最终难成伴侣。
不要再信其言,都是一些谎言。
他那上涨之水,若不为你浮木。
那他与你离德,最终难成伴侣。
不要再信其言,都是一些鬼话。

【93.出其东门】喜门人
来到一个宽门,这里女子成熟。
虽然她们高雅,但我并不灰心。
品味成熟高雅,乃是我的情趣。
来到一个窄门,这里女子青涩。
虽然她们刺人,但我并不介意。
开导懵懂青涩,正是我的乐趣。

【94.野有蔓草】两合草
地上长出一草,露水把它打湿。
它象一个小胖,刚从水溏出浴。
两人与它相遇,两人都合心意。
地上长出一菇,露水把它打湿。
它象一个小胖,刚从水溏出浴。
两人与它邂逅,双方都合心愿。

【95.溱洧】赠花压惊
少女遇到少年,薄冰便会融化。
少年遇到少女,便会怀揣兰花。
少女问那少年:可否看看兰花?
少年回荅她说:那是当然可以。
于是带她去看,此花吓她一跳。
为了安抚少女,他就送她芍药。
少年遇到少女,清泉便要流淌。
少年对少女说:泉水正在上涨。
少女对他问道:可否看看涨泉?
少年回荅她说:那是自然可以。
于是带她看潮,不料吓她一跳。
为了安慰少女,他就赠她芍药。

国风·齐风
【96.鸡鸣】有种有勇
只要河水涨高,公鸡就会昂头。
可没听到鸡鸣,只有一虫嗡嗡。
东方只要发白,红云便满天空。
这虫只要一出,就是要去那处。
这虫死都不怕,就想与人入梦。
只要带上虫种,谁都别想拦住。

【97.还】山岔接
它一恢复体力,就到山洼接我。
我俩并追两猪,它点我夸我美。
它一强壮起来,就到山沟接我。
我俩并追两牛,它点我夸我好。
它一精神起来,就到山岔接我。
我俩并追两狼,它点我夸我俊。

【98.著】记号等人
它是一个记号,它在门口等侯。
都说它是白的,还说象片碧玉。
它是一个记忆,它在门庭等待。
都说它是灰的,还说象片羽毛。
它是一个记念,它在门边等人。
都说它是黄的,还说象片花瓣。

【99.东方之日】日月踢
它象天上太阳,没人能够管它。
世上有这一房,就要把它关入。
它一被关房中,立刻就要踢房。
它象天上月亮,没人能够去住。
世上有这一位,就要上去入住。
当它住进里面,一会就被踢出。

【100.东方未明】急公办差
天色还没有亮,它就去找衣裳。
得赶紧给它找,它要去办急差。
天色还没有明,它就要穿衣裳。
得赶紧给它穿,它要去办急事。
谁若拖延推捼,急公叫你好看。
一会也不能等,必须立刻办成。

【101.南山】悔公变卦
君子十分挺拔,他却一脸丧气。
山道已经坦荡,就等君子还乡。
他已答应还乡,为何半途而止?
草鞋重有五两,两旁还有护边。
那鞋也在期待,就等良人穿上。
他已答应去穿,为何中途变卦?
芝麻如何收获?天天泡在地头。
妻子如何娶回?要征父母同意。
父母已经同意,为何还要反复?
木板如何砍平?没有斧头不行。
妻子如何娶回?一定得有媒人。
已经有人做媒,为何还要反悔?

【102.甫田】拓荒拾宝
不愿开垦新地,那里害草太旺。
不愿想那新女,想来心如刀割。
不愿开垦新田,那里害草太凶。
不愿想那处女,想来犹如煎熬。
爱情一旦来到,马上成为至交。
无需多少时日,田地就拾大宝。

【103.卢令】金屋有娇
这间草屋精美!屋主又胖又好。
它有牢固门环,房东还是卷发。
它有钢筋铁骨,房主温情脉脉。

【104.敝笱】古旧可珍
旧鱼篓在鱼塘,用来装孤独鱼。
有位妇人待嫁,追求者到处有。
旧鱼篓在鱼塘,用来装老实鱼。
有位妇人待嫁,追求者到处是。
旧鱼篓在鱼塘,用来装胆小鱼。
有位妇人待嫁,追求者到处在。

【105.载驱】遁空躲忧
马车只等出发,马鞭却不扬起。
见到山道开放,君子就要开溜。
母马准备扬蹄,马嘴吐着白沫。
山道已经大开,君子去向不明。
春水河水荡漾,女儿国送秋波。
一见山道开放,君子就要遁空。
春水河翻波浪,女儿国传佳音。
一见山道开放,君子就要闪人。

【106.猗嗟】神射有忌
真是世间奇人,伸伸脖子就长。
轻易不会站起,站起吓你一跳。
拉弓还能小跑,暗中也能射准。
别人心事它知,因为它能进去。
它会给人施法,让人变啥象啥。
都认它是知音,还能让人生人。
射技天下第一,箭箭都中靶心,
开弓就放不下,射箭都一连串。
曾经射中九妖,有个老妖不敢。


国风·魏风
【107.葛屦】草鞋有耳
有种难编草鞋,可以履霜踏雪。
有只无形女手,为它缝件奇衣。
坏人想穿就扎,好人来了听话。
好人想穿草鞋,它就顺从张开。
好人穿上草鞋,就象插上发簪。
这鞋有个脾气,爱听甜言蜜语。

【108.汾沮洳】神秘叶
在一三岔河湾,可以得到一物。
这物来自一人,真是神奇无比。
所以说它神奇,它异于任何物。
去一三岔河湾,可以得到一片。
这片来自一人,真是美妙无比。
之所以说美妙,它异于任何类。
到一三岔河湾,可以采到一叶。
那叶来自一人,真是惊人无比。
之所以说惊人,它异于任何种。

【109.园有桃】拾桃可昧
园中拾到一桃,很想当做佳肴。
她心又感不安,于是唱歌寻主。
有人听到不解,说她是个傻子。
最后遇到一人,说她没有必要。
捡桃只管吃掉,别人怎会知道。
就算后来知道,也许正合他意。
园中拾到一枣,很想把它吃掉。
心里又感不妥,她就寻找失主。
有人见到不解,说她是个呆子。
最后碰见一人,说她没有必要。
捡枣只管吃掉,别人怎么发现。
就算后来发现,没准他也情愿。

【110.陟岵】三重嘱托
当我登上山岗,远远看见我父。
只听他说一声:我儿参军去了,
没日没夜打仗,叫人真不放心。
给你爹争口气!别一开打就逃。
当我登上山岗,远远看见我母。
只听她说一声:我儿参军去了,
没日没夜征战,叫人真不放心。
给你娘争口气!别一开打就溜。
当我登上山岗,远远看见我兄。
只听他说一声:我弟参军去了,
没日没夜上阵,叫人真不放心。
给你哥争口气!别一开打就倒。

【111.十亩之间】父子下地
有人下地干活,却被一物夹住。
他让儿子替他,他再脱身干活。
等他干完要走,那物已经没劲。
他把儿子取出,带上一起回家。

【112.伐檀】檀君难俘
若想找到檀木,就要到条小河。
那河时断时流,它就呆在河头。
不耕地不撒种,怎能收获宝玉?
不狩猎不捕获,门庭怎挂幼貉?
那些小家伙们,很不容易接近。
若想得到檀木,就要去条小河。
那河流得笔直,它就呆在河中。
不耕耘不播种,怎能收获美玉?
不狩猎不捕获,门庭怎挂幼獾?
那些硬家伙们,别想轻易到手。
若想伐到檀木,就要去条小河。
那河垂直而下,它就呆在河口。
不耕地不撒种,怎能收获宝贝?
不狩猎不捕获,门庭怎挂幼鹑?
那些精家伙们,不会轻易俘获。

【113.硕鼠】硬鼠服软
有只硬气老鼠,就是不进麦田。
人家等了三年,可它就是不理。
一天这些过去,它进入了麦田。
这里成为乐园,对于两个都是。
有只硬体老鼠,就是不进麦地。
人家等了三年,可它就是不去。
一天这成过去,它进入了麦地。
这是两人乐园,两个缺一不可。
有只硬心老鼠,就是不进麦园。
人家等了三年,可它就是不愿。
一天这些过去,它进入了麦园。
这里成了乐园,从此叫声不断。


国风·唐风
【114.蟋蟀】蟋蟀报时
蟋蟀上堂鸣叫,过一年少一年。
今朝若不行乐,岁月一去不回。
只要没有过度,就要关心家内。
行乐但不过度,这样活得自在。
蟋蟀上堂鸣叫,一年少过一年。
如果今朝不乐,岁月一去不返。
只要还有余力,就要关心家外。
作乐但不过多,这样活得精神。
蟋蟀上堂叫声,会随车废而消。
今朝有车不驾,时过无车可驾。
只要尚有余力,就要忧女所忧。
驾车但不过头,这样活得风光。

【115.山有枢】空屋惹鬼
只有榆树扎根,才会长出榆树。
它虽有衣有帽,却不让它穿戴。
它也有车有马,却不让它驰驱。
仿佛它已死去,早就有人偷乐。
只有榆树生根,水洼才长榆树。
有屋宇有房舍,却不让它洒扫。
它也有钟有鼓,却不让他敲打。
它仿佛已死去,早就有人入室。
榆树只有生根,水洼才长榆树。
不缺酒食琴瑟,却不让它享用,
他有良田美宅,却不让它入住。
仿佛它已死去,其屋早已闹鬼。

【116.扬之水】弱关遏流
有股激荡水流,被一矮崖挡住。
那崖白衣红袖,冲过如射箭靶。
可当水流到此,却会彷徨不前。
有股猛烈水流,受阻一个浅滩。
那滩灰衣红领,通过如坐滑梯。
可当水流到此,都会不知所措。
有股激烈水流,受遏一个弱关。
那关娇小柔弱,但它却有魔力。
这是人间秘密,玄机只有神知。

【117.椒聊】椒穗撒籽
那只椒穗的籽,剥出来有一捧。
那是他的儿子,硬大无人能比。
那只花椒穗啊!可谓远近闻名。
那只椒穗的籽,加起来有一升。
那是他的儿子,个头大胆更大。
那只椒穗的籽,撒得到处都是。

【118.绸缪】母女防奸
她刚顶上房门,有人就到门外。
今晚有点反常,来的是个好人。
她对女儿说道:该拿这人如何?
她刚顶上屋门,有人就到墙角。
今晚有点异常,来的是个相好。
她对女儿说道:该拿这人咋办?
她刚顶住屋门,有人就到门口。
今晚有点夸张,来的是个美男。
她忙对女儿说:赶快拿下这人。

【119.杕杜】梨树搭架
梨树搭架以后,就会长得更旺。
有棵梨树单着,难道没人搭它?
有倒是有一位,但跟他不同性。
你这个落单者,为何不先作伴?
你还没有配双,为何不摞起来?
梨树搭架以后,就会更加茂盛。
有棵梨树单着,难道没树搭它。
有倒是有一个,但跟他不同类。
你这个独行者,为何不先作伴?
你还没有配对,为何不摞起来?

【120.羔裘】胎羔戏豹
胎羔钻进豹穴,自个在那进出。
周围就没别人?好象有个观众。
胎羔钻进豹穴,独自在那探究。
周围就没别人?好象有个看客。

【121.鸨羽】鹰盯树芽
一只风头老鹰,瞄上一个树芽。
从此颠三倒四,没空去种麦子。
误了香火大事,父母依靠什么?
悠悠苍天在上!怎么会出这事?
一只花斑老鹰,盯住一个树芽。
从此手忙脚乱,没空去种谷子。
误了生计大事,父母吃喝什么?
悠悠苍天在上!怎么才算个完?
一只花斑老鹰,落上一个树芽。
从此驱赶不走,没空去种稻子。
误了延续香火,父母指望什么?
悠悠苍天在上!何时才是个头?

【122.无衣】以一胜七
虽然我有七件,虽然有单有棉。
但不如你一件,舒服而且贴心。
虽然我有六件,虽然有单有棉。
但不如你一件,舒服而且暖心。

【123.有杕之杜】果树搭架
有棵果树搭架,它正处于路左。
这些果子有心,是想让人吃它。
可若喜欢上它,又怎忍心吃它。
有棵果树搭架,它正处于路中。
这些果子有意,是想让人咬它。
可真喜欢上它,又怎忍心咬它。

【124.葛生】阴阳同室
蒿草盖住岩洞,只剩一片荒野。
我曾在此得爱,也是在此失去。
蔓草吞没枣树,只剩一片旷野。
我爱在此失去,以后谁来伴我?
此地仍有余香,此地仍有余温。
我爱在此失去,夜来与谁入梦?
再熬一个夏曰,再熬一个冬夜。
待到百年之后,再与同居一室。
再熬几个夏曰,再熬几个冬夜。
待到百岁之后,再与同归一处。

【125.采苓】金山在心
若要采到金菇,就要去座近山。
人们都这样说,你也不能不信。
可你照着去做,结果就会落空。
那人们这么说,究竟是指什么?
若要采到金花,就要去条近谷。
人们都这样说,你也不能不听。
可你照着去采,结果一无所获。
那人们这么说,究竟是指什么?
若要得到金玉,就从近处去找。
人们都这样说,你也不能不去。
可你照着去找,根本就找不到。
那人们这么说,究竟是指什么?

国风·秦风
【126.车邻】情不等人
花车已到近前,母马也已顺服。
君子未能驾车,是其官人作祟。
山上松树长高,水泽就长栗树。
若让君子遇到,就当弹起竖琴。
今朝有情不乐,明朝便成闲人。
山上桑树长高,水泽就长杨树。
若让君子遇到,就当并肩吹笙。
今朝有酒不乐,明朝君子无踪。

【127.驷驖】挈领善驭
再暴烈的母马,动情就易驾驭。
先要取悦讨好,打消她的疑虑。
还要有点耐心,等待自然动情。
先要迂回一番,然后一举擒获。
接着就似游园,小马关进马厩。
马车铃声阵阵,骄狂一扫而光。

【128.小戎】战车求贤
战车虽然个小,装备样样齐全。
它有四个车轮,车后有个铜环。
给它加个后垫,驾马就算就位。
最后上来一位,身躯精干玲珑。
当他一进驾室,人们方寸大乱。
驾马一旦起步,就可驾驭行驶。
灰马红马中间,黄马黑马两边。
战车后垫合拢,驱杆插进铜环。
俊小士兵驾车,还要留宿王城。
临别约好归期,免得让人揪心。
战车天性好斗,高抵低挡自如。
只要战事发生,立端虎皮盾牌。
只须两个回合,敌人就败下阵。
为了感谢君子,它与君子同睡。
对他呵护有加,只求坚守岗位。

【129.蒹葭】苇根喜水
有种粗壮苇根,其露可化白霜。
我所说的这位,它想去个水乡。
如果逆流寻找,道路崎岖漫长。
如果顺流寻找,仿佛在一源头。
这种苇根喜阴,露水常年不干。
我所说的这物,它想去个水湾。
如果逆流寻找,道路充满险阻。
如果顺流寻找,仿佛在一中间。
这种苇根难寻,它还时隐时现。
我所说的这人,它想去个水边。
如果逆流寻找,道路充满曲折。
如果顺流寻找,仿佛在一终点。

【130.终南】循因得果
终南山有什么?有爱情有忠诚。
君子循此来到,穿锦衣披狐皮。
那山面带红光,君子如愿以偿。
终南山有什么?有归宿有殿堂。
君子循此来到,穿礼服穿绣裤。
那山发出玉声,君子永生不忘。

【131.黄鸟】黄鸟啄枣
有种无形黄鸟,它会啄食枣树。
谁跟主公作对,其车便要熄火。
就这熄火之人,曾是百里挑一。
但它来到穴口,也是瑟瑟发抖。
是那大能上天,夺走他的小人。
若能将它赎回,有人愿为献身。
这种无影黄鸟,它会啄食桃树。
谁跟父公作对,其车便要停开。
就这停开之人,曾是百里挑一。
但它来到穴口,也是惴惴发抖。
是那大能上天,夺走那个小人。
若能将它赎回,有人愿为献身。
这种无形黄鸟,它会啄食梨树。
谁跟天公作对,其车便成摆设。
就这摆设之人,曾是百里挑一。
但它来到穴口,也是颤颤发抖。
是那大能上天,夺走那个小人。
若能将它赎回,有人愿为献身。

【132.晨风】晨风失忆
每当晨风吹起,鸟儿便会还巢。
不见鸟儿归来,忧伤心中萦绕。
她已叮嘱晨风,可惜它记不住。
山上结出苞谷,湿地就有母马。
若是君子不来,她便没有快乐。
她已暗示苞谷,可惜它看不见。
山上长出苞梨,湿地就有树洞。
君子不去伴她,心中一片灰色。
她已呼唤苞梨,可惜它听不到。

【133.无衣】临战无情
谁说我没战袍?与她同穿一袍。
大王将要兴师,当然同仇敌忾。
谁说我没磨石?她即我的磨石。
大王要磨刀枪,当然通力协作。
谁说我没箭靶,她即我的箭靶。
大王要练弓箭,就让她来当靶。

【134.渭阳】养女报恩
她要辞别养父,就要嫁人为妇。
以何相赠报恩?一辆黄马花车。
她要告别养父,就要出门远行。
何赠以表寸心?一块稀世玉佩。

【135.权舆】情事悖理
若从心情上讲,真想左右开弓。
可他到了眼前,一个都不愿弄。
有点违背常理,这究竟为什么?
若从愿望上看,真想一天四顿。
可她到了跟前,一顿都不想要。
有点不合情理,那又是为什么?

国风·陈风
【136.宛丘】虎丘救子
儿子任性逞强,非要爬一虎丘。
结果可想而知,一去不见回还。
于是他在丘下,不停击缶打鼓。
不管冬天夏天,都用根羽毛伞。
他还在那山道,不停打鼓击缶。
不管夏天冬天,都用那羽毛掸。

【137.东门之枌】虎口夺时
有截活动树杈,它想移栽虎丘。
当他带儿前去,担心子落虎口。
大好时机来到,他去了虚无国。
那里时钟不走,不用担心错过。
大好时光过去,又想重拾旧梦。
给他是朵鲜花,收到却是败叶。

【138.衡门】牛圈养性
落在肥牛圈里,也能栖身安寝。
那里奶水多多,正好用来充饥。
吃鱼怎能挑拣?还要吃好看的。
娶妻怎能挑剔?还要娶个美女。
吃鱼怎能那样?非要吃温柔的。
娶妻怎能那样?非要娶个靓女。

【139.东门之池】一心二用
那边有个水池,用来给我沤麻。
这个漂亮女子,用来跟我对歌。
那边有个水池,用来给我泡麻。
这个聪明女子,用来跟我对语。
那边有个水池,用来给我搓麻。
这个美丽女子,用来跟我对话。

【140.东门之杨】杨树悦人
有种杨树稀奇,树干能够吸水。
你若朝它喷水,它就变成胖墩。
有种杨树少见,树干能够吸气。
你若给它打气,它就变得圆滚。

【141.墓门】红墙移情
发现红枣出墙,那就有狐狸精。
这是不当之事,你要让他知道。
知道还要继续,他的爱心已去。
发现红杏出墙,那就有猫头鹰。
这是无光之事,你要向她讲明。
明了还是如故,她的情怀已转。

【142.防有鹊巢】鸽子偷食
爱巢都在密林,甜薯都长土里。
谁若想偷你爱,一定用心良苦。
藏钱瓦罐隐蔽,偷食鸽子善躲。
谁若想来偷人,一定行踪诡秘。

【143.月出】月圆心碎
要想圆月当空,就要忍受委屈。
要舒紧锁眉头,芳心就要流泪。
要想圆月升空,新要忍受刀绞。
要敞紧闭心扉,芳心就要受摧。
要想圆月高照,就要忍受火燎。

【144.株林】胖女追苗
怎样让苗快长?要领只一追字。
这话胖女听到,于是她就紧追。
追苗长高便骑,然后直奔苗圃。
每天要骑一马,每日要食一苗。

【145.泽陂】胖子怜花
在一小小堤岸,柳枝长到荷花。
一个胖子见此,心里悲痛不已。
整个晚上难眠,泪水流淌如雨。
在一小小堤岸,柳枝长到荷花。
一个胖子见此,脖子气得僵直。
整个晚上不眠,捶胸顿足不停。
在一小小堤岸,柳枝长到荷花。
一个胖子见此,头发气得卷曲。
整个晚上难眠,翻来复去不止。

国风·桧风
【146.羔裘】皮客起异
穿羔皮的无踪,穿狐皮的盼归。
她心怎能平静?想来劳心不已。
穿羔皮的无影,穿狐皮的空守。
她心怎能安宁?肯定倍受煎熬。
羔皮者抹膏油,清晨看得很清。
她怎能不怀想?想来就要心痛。

【147.素冠】旧情有根
一见昔日头巾,心头掠过暖意。
睹旧物思旧情,好似旧梦重温。
一见昔日手套,心就隐隐作痛。
睹旧物思旧人,可惜已归他人。
一见昔日棉衣,身上暖流上涌。
睹旧物思旧恩,还想重归一体。

【148.隰有苌楚】果藤自废
世上有种果藤,竟然为难自己。
有片湿地等它,它却宁愿不知。
本应长到水洼,竟然不肯前去。
自己十分坚挺,它却宁愿无家。
理应开花结果,竟然不肯就里。
自己十分茂盛,它却宁愿无子。

【149.匪风】沙锅盼魚
不是其风微弱,不是其车疲软。
可是大道空空,谁不心中失落?
不是其风无力,不是其车不行。
可是山道空落,谁不环顾四方?
有谁烹得好魚?我就为他洗锅。
谁若对我光顾,我就记在心上。

国风·曹风
【150.蜉蝣】蜻蜓遮羞
蜻蜓那点皮毛,对它来说太短。
叫人替它害羞,找个遮身物吧!
蜻蜓那点翅膀,可谓衣不蔽体。
叫人为它难过,找个蔽身处吧!
蜻蜓只要一出,一条尾巴露外。
叫人心生怜悯,找个栖身地吧!

【151.候人】老等误人
老等总在犹豫,买矛还是买戈?
其实他的儿子,有三百红木棍。
鱼鹰来到鱼梁,连毛都没打湿。
都是因他儿子,不肯穿上衣裳。
鱼鹰来到鱼梁,连咀都没湿水。
都是因他儿子,不听渔女口令。
云漫漫雾漫漫,南山彩虹盼雨。
又温柔又多情,思春女盼归人。

【152.鳲鸠】布谷留正
布谷落入桑洞,其子共有七个。
它是正直君子,决无口是心非。
心仪只有一人,心中如打一结。
布谷落入桑洞,当它心向梅果。
它是正人君子,对爱忠诚不渝。
那匹雪青母马,就是它的唯一。
布谷落入桑洞,当它心向枣果。
它是正派君子,操守无可非议。
它的风雨伴侣,就是它的钟爱。
布谷落入桑洞,当它心向榛果。
它是正德君子,厚爱子女有加。
如此端正君子,让它万年犹存!

【153.下泉】灵泉思城
世上有种暗泉,它有很高灵性。
它会默默私语,思念一个王城。
这泉只要涌动,就会浸于玉萧。
它会切切私语,怀恋一个京城。
这泉只要涌起,就会浸于嘉禾。
它会喃喃自语,怀想一个花城。
那优美的宝田,唯有此泉滋润。
每当佳人有主,就劳此君驾临。

国风·豳风
【154.七月】君子外传
君子一旦发怒,就是要求穿衣。
开始只是警告,往后动作很猛。
一直没衣没裤,让它何以度日?
它被安上犁耙,又被安上支腿。
把它领到地头,它便自动耕地。
农夫见此情景,不禁心中大喜。
它一来到世上,就想穿件衣裳。
春天万物生长,到处兽叫鸟鸣。
少女身背妙筐,口中唱着歌谣。
沿着一条小路,寻找梦中柔桑。
春天日光虽长,采花采桑很忙。
还有少女伤悲,因未与它同归。
它一发出怒火,苇杆都会拔高。
桑枝更是坚硬,正好来做斧柄,
它早想去远征,这事渴望已久。
少女胸口黄叶,便是征伐对象。
起初听到鹊叫,接着就是织布,
这布有黑有黄,还是红色最亮,
用它做件衣裳,最能让它称心。
始如春花初放,接着蝉鸣歌唱。
往后就到成熟,最后黄叶脱落。
终于有那一天,幼貉捕获大狐,
狐皮衣裳增多,代表它立战功。
主人捕获母猪,都要给它过目。
初象蚂蚱轻跳,后象山鸡振翅。
它象蛰虫醒来,接着小鸡伸翅,
主人带它游荡,来到一处坡地,
当它发现有门,便象蟋蟀跃起。
主人要薰老鼠,将它塞入鼠洞。
他还自言自语:我的女人别怕,
要开始新生活,得让它呆里面。
主人先是用肉,接着葵花大豆,
再加黄瓜红枣,最后小麦稻谷,
全部混合一处,酿出一种好酒。
主人摘下葫芦,捅开一个小口,
本想存放种子,却将那酒灌入。
把它误当食物,还让农妇食用。
他选一片好地,给它圈好花圃,
选取种子两样,然后用它播种。
可他头脑糊涂,次次都种一处。
结果阴差阳错,人家把它扭住。
这个差事难干,不过它倒机灵。
白天趁她不防,晚上趁她梦中,
快速钻入屋中,播完抽身就溜。
播种大事一完,它就彻底失宠。
主人凿开厚冰,把它丢进深处。
他就这么无情,卸磨就要杀驴。
主人对天献祭,总要杀只羔羊。
因为一时没有,便让它来顶替。
给它一番除垢,给它一番洗沐。
主人叫来朋友,给他打个下手。
主人把它一提,牛角酒杯一端,
它觉眼前一黑,只听万寿无疆!

【155.鸱鸮】小鸟诉苦
猫头鹰猫头鹰,你真是个恶棍。
你已霸占我身,求你别毁我家。
对你百依百顺,只求一丝怜悯。
若趁灾难未至,我就守身如玉。
严防有人乘隙,那么当下小女,
哪有这场祸殃,哪会有家难回?
如今我手麻木,我身已经中毒。
我心郁结一团,我口已不能言。
羽毛已经零落,尾巴已经干枯。
鸟窝挂上树梢,在狂风中飘摇,
我的叫声颤抖,我已无家可归。

【156.东山】东山遗梦
她想回到东山,可总难以走到。
她一想到东山,就要细雨濛濛。
只有回到东山,才算回到家中,
而今漂泊在外,呆在西边客栈。
就当贡献衣裤,让他不至孤寒。
就连柔弱蚕虫,也在桑林结偶。
虫儿一当安寝,也会车下栖身。
她想回到东山,但是已不可能。
她一回想东山,就要微雨濛濛。
果实一长饱满,也要长入壳中。
看到鲜花开放,蜜蜂就会扑上。
公鹿母鹿相会,转眼就会交欢。
它们不懂思念,一切随情而发。
她想回到东山,可它那么遥远。
她一想起东山,就要小雨濛濛。
男子顿丘哀叹,女子屋内悲泣。
内室打扫一新,苦等故人回还。
而她就象苦瓜,要让柴火烘烤。
终究没有等来,至今已经三年。
她向东山遥望,思绪回到从前。
她与东山拉手,徜徉河边草岗。
她如喜鹊怀春,羽毛熠熠生辉。
她想与他同行,让他多匹偏马。
若是能结这亲,从者一定如云。
新的感觉如此,老的又该如何?

【157.破斧】破斧哀歌
弄坏人家斧头,却不赔给凿子。
此后有人追求,她也不会理采。
可惜她这人了,还有一身本领。
弄破她的斧头,却不赔给起子。
此后有人提亲,也会遭到拒绝。
可惜她这人了,还有无尽柔情。
破了人家玉身,却不两情相守。
此后向她示好,她也不会动心。
可怜她这人了,还有无限美好。

【158.伐柯】捉子降父
伐木情况如何?有的斧头不行!
娶妻情况如何?还有女子没嫁。
说起伐木之事,一干就知不难。
只要捉住儿子,他就自动投诚。

【159.九罭】入篓为安
有种魚很狡猾,一见人就溜走。
若想捕到这魚,得用小口魚篓。
一旦叫你见到,赶快捉进鱼篓。
一旦进了鱼篓,它就别想再溜。
大雁盘旋沙洲,大雁靠近河岸,
它落还是不落,就看你的态度。
大雁接近河岸,大雁绕飞沙洲,
落地还是不落,就看你的行动。

【160.狼跋】硬气有德
向前压住下巴,后退压住尾巴。
这狼的硬家伙,不久就会断气。
一会象压下巴,一会象压尾巴。
这人的硬家伙,德行已经不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