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米(散文)


2017-05-20 12:13:26  快乐每一天  所属诗集  阅读102 】

00个   

化米 “化米”是早些年治疗小孩天疱疮的一种方法,年轻人可能有些茫然。看看吧,这就是乡村文化。 六七十年代时,乡村的小孩入夏就爱长一种类似水泡的疱疮,老人都叫它“天疱疮”。南方夏季气温高,小孩出汗多,皮肤浸渍,加之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机体免疫力低下,原有身上的痱子如没及时清洗就会诱发水泡形的疱疮。于是就用一种近乎荒诞不经的“化米”来治疗。这个方法分五个环节进行,整个流程既紧锣密鼓一环扣一环,又妙趣横生发人深思。 第一个环节即是化米,担任化米者多是这家老人或稍大些小孩儿,他们拎着小篮或小皮箩,手中拿着一百根三寸长的小棍棒计数,每化一家就往篮子丢下一根,直到手中的一百根小棍棒丢完为止。化米,多是在本村或附近村落进行,在乡村哪家都对这个习俗心知肚明,化者、给者都没太多的客套,进门就阿婶、阿叔、阿婆、阿公的叫着,简单两句就搞定一家:阿婆哎,我家弟弟生天疱疮哩!我是来化米的!哦!是罢?那你等着啊,我去给你抓把米来!于是,大米、小麦、黄豆、绿豆……反正哪样顺手就给哪样。 化齐一百家谷物,须进行第二个环节——磨粉。磨前主人首先要根据所化谷物的多少,再酌量加些自家的大米或小麦,然后用石磨一遍遍磨,一次次用罗筛筛,直到余下一小把米渣为止。 磨好粉便是第三个环节——做粑。做粑也有讲究,往往是蒸笼中间一个要做成钵口大,旁边再做若干个杯口大小的粑粑,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大粑粑上笼蒸熟。 如此一切就序,便进行第四个流程——供天地。端一张小方桌放在自家大门口,桌上酎满三杯酒,点燃一柱香,摆上热粑,然后带着生疮的孩儿拜天地,嘴里念着:各路神灵保佑我孩儿身上的天疱疮早日退去哦! 敬完天地,最后也是最为精彩的环节到了!“抢粑啦!抢粑啦!”迫不及待的人群中也不知是谁最先喊出声来,话音未落,热气腾腾的场面开始了,无论大人小孩一齐冲向蒸笼边,刚刚蒸好的热粑粑赤手去抓,一个个烫得哧咧着嘴大叫,可谁也不愿退让,大人呼小孩喊,麻辣女子干脆掀起衣襟架起大势来,往往露着肚皮也全然不顾。当然,也有怕烫者,抓在手里实在烫得不行就摔在地下,惹得孩儿们跟着粑粑满地打滚,那种滑稽搞笑的热闹场景,现在想起来,一点也不比云南的泼水节逊色。抢归抢,可蒸笼中间的那个大粑粑,人们是不会抢的,因为那个最大的粑粑是要留给主人家吃的,其实乡里乡亲,大家都是前来捧场凑热闹,图的就是那点儿“抢味儿”,似乎抢来的东西吃着特香。无论是留给主人的大粑还是麻辣女子衣兜里的小粑,最后还是一个个与众共享。一个粑粑代表一个疱疮,个个吃光光疱疮才会全好。所以即或掉到地上也得捡起吃了。 说来也怪,五个流程走完,孩儿身上那水渍渍的疮泡泡神奇般蔫了,干水了!结痂了!不出几日全好了!谁都心知肚明那疮是怎样好的,可却硬是一代一代传承与效仿,悠哉悠哉,乐此不彼!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