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爆炸消息求转发:实名举报控告河南油田黑社会残害教


2018-01-29 18:33:42  薛洪文  所属诗集  阅读1091 】

00个   

核爆炸消息求转发:实名举报控告河南油田黑社会残害教师业余诗人全家暴行

控告人:河南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
被举报人:河南油田培训中心副主任刘某,原主任魏某,职工白某等人
我叫薛洪文,是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一名教师、党员干部,高级政工师,业余诗人,现从事网络成人高等学历教育。手机号:13838759979,13043777545
举报事实:
先叙述河南南阳油田黑社会渗透培训单位犯罪动机:我单位为河南南阳油田唯一职工培训机构,培训人员涉及管理干部、技术干部、工人;是一个全油田职工全年轮训培训场所,也是一个人员密集流动地方。黑社会为了控制南阳油田,俘获管理钥匙,发展队伍,进一步吞噬石油国营企业经济,就选择了侵占培训中心。用他们的话来说,造一支王牌黑组织,再打一张震慑不屈服的杀人命案名片,要做这里的第一“王”的非法组织。
发生的事情经过:
2015年来,黑组织通过渗透办法,拉拢腐蚀原单位副主任刘钰。刘某号称江湖,自称黑白都有人脉,其人人际关系繁杂。刘钰很快就成为黑老大的拜把兄弟,大致是2015年因某一项工作要汇报,我前去他办公室,在门外听到里面有至少四到五人的谈话(因他在会客,我没有进去。)在外面听到“我们(黑组织)要进这个单位”,后是杂乱低语的话,谈话中提到“要弄掉一个人,……,若‘他’不负把全家弄掉”。再随后是关于一个袋子里的小意思(至于是多少钱刘钰是知道的。)这样的谈话谁听到谁就后悔,以后是天祸了。我赶紧离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
随后的事,我才发现我已经被黑了。先是耳朵听到恐怖的威胁言论,因我在教学办公室是无法到在噪杂人堆里辨识。
至于,黑组织成员名字,我是单位人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也是知道的,刘钰能讲清黑老大这些人的身份。
2017年二月,我向当地油田公安派出所举报,随后就发生夜间入室刀划衣服的事件。此事发生后,我当即又向派出所报案,后多次去询问情况,答复不够立案也不受理。难道只有人死了,人才能报案,活人就不能去报案,况且死了的人是肯定走不到法律前申诉的。这是一起严重的谋杀案。
2016年以来,我所生活办公区完全淹没在一种恐怖气味。细述起来太繁杂冗长,仅说一说这个黑组织实实在在地在这里活动的情况。
教学楼长期有黑组织渗透活动,活动空间谁都知道他们含义,借培训单位进行恶性繁殖,其手段极其残忍,言论可以作证:
有这样的言论为证:“打掉,爆掉,血洗,埋了,剥皮,分尸(焚尸),失踪(失联),杀人说成杀猪杀鸡”,时常说组织已经赐死,是活死人,甚至有个词语至今没有明白(木纳)。扬言说道:“这里都是我们的人,让他去告去,不懂世道也不知水有多深。”等等,就不多举了。
这是极端的暴力恐怖言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任何人都有权力向公安部门检举”。
更为忧心的是:他们隐身于一个油田培训机构,如此有持无恐地长期泛滥活动,积累出的必是一个更加凶残的暴力崛起的黑道组织。不难想象,未来的河南油田将会笼罩在高频发的恶性刑事案件的恐怖下。说严重点倒也不是危言耸听,人命案将会在这里会积累出一条公开杀戮的人命案(按他们说法是灭门)的成功后,更加残害鱼肉四方百姓与职工。
今后,河南南阳油田将是一个黑道组织以杀人为主要手段的手法,控制挟持油田。如若,如此下去,这种危害透射而出的不仅是法律问题,而是一个以吸食油田经营经济塌方式的狼烟四起的触国法犯党纪的断崖式危险。
按照党中央2018年发布的扫黑打腐的通知,我再次举报控告,以党性以公民以教师的警惕性与宪法规定的权力,向这些罪恶的犯罪进行揭发,这是党中央重大决定中要发动群众检举举报的赋予我的责任与权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凡是以暴力破坏社会经济秩序的,以有组织有领导有层级的团伙,可以定罪为黑社会罪。我要说的,在这里发生的不仅仅是破坏,而是有纲领性的有主义式的长期发展队伍特质,已构成国家安全严重危害与危险,按表现出的言论与思想主义,构成恐怖组织。
有群众揭发一个恐怖组织,是要上报党中央的。这涉及到国家安全,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
我所其言不是空谈,有这样的证据作证:洗脑一词,在这里广泛表现出来,如洗黑,就是一个特征。这个黑化过程,灌输的是漠视人的生命,并且不是一人一事,而是要洗他们所要物色的对象,把法律说成是有他们的联盟的行内规矩,盟主说成是“王”。
这样的特性,黑化后流出一种叫洗人血爆掉人命的头脑恐怖主义,是不是一种恐怖组织的特性,上升到法律定义我所说的以残忍剥夺人生命的暴力主义而构成庞大组织的堆垒,手法没有人性,自然国法是能准确定罪为恐怖主义组织的。
他们在培训单位活动,是有掩饰的地方。白兆一给他们提供,参与活动。
报案前后,我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夜,写了大量诗歌与散文、杂文、小说揭露。
再举证几点,说一说我作为普通公民的只能拿出的非侦辑取证的证据:
去年,我办公调整到教学楼一楼隔着大厅,更能听到这些活动的恐吓声。我是一个公民无法用录音设备去录(也不具备这些突发而来的声音去取证),况且就是录了也不能说明是教学楼发出的。这楼道时常发出近似乎黑色审讯的声音,和不断发出无视公众视听的公开的暴力言论(上面提及过,不再细述)。
一个黑社会组织长年累月地长期活动经营后,这单位的言词就不难想象了。用他们的话来说:“都不去给作证”。恐怖挟持后,黑社会能把人们言论联动起来形成联盟,就可知那些众口一致言词表达了黑社会目前发育现状。
目前,我的情况非常糟糕,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我已经让严严实实地包围着,手机,网络,办公场所家庭生活,无限监视。
这个黑社会组织具备庞大的现代科技手段(如窃 听,专业夜间入室,人的生命有什么保障),暴力黑色不再仅是一个法律定罪的黑社会性质,而是与腐败权势相结合,进化为更明显的有保护有遮蔽能隐身能隐形的罪恶暴力组织势力。其残忍、无人性,是他们的共同特征。
实在是罄竹难书。
今天,就简要举报这些,望国家公安部门正义捍卫人民的生命安全基本保障,能尽快地把这个犯罪黑组织铲除。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