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的谋杀(小说)


2014-07-03 21:04:18  闲钓金江云  所属诗集  阅读1683 】

50个   

 

我试图拽住历史的小辫作一番唐·吉诃德式的对抗,而历代读书人——特别是“灵魂工程师”灵魂的世代相传,种子不灭的或单向谋杀或彼此戕害,却始终恰如所料地佐证着我的渺小、低能和荒唐、可悲。对于象牙塔里的他杀、自杀、互杀,凡夫看不到刀光剑影,俗子听不见嚎叫呻吟。继续,继续,继续,继续……

                                                         ——题记

 

一、引子

有史以来,四川文化就一直显示着强大的优越感、渗透性和融合力。千百年来,仅因部分川人向云南山通商迁徙,就使得金沙江流域云南一侧的口音和习俗都带上了浓浓的“川味”,而自以为“正宗”的云南人便把这一带戏称为“三川半”。这种称呼可能隐含着一种不以为然的抵触情绪,曾几何时,连优美的“川江号子”都演绎成了“四川耗子”,“川耗儿”又被不少人作为对狡猾猴精之川人的蔑称。

在近代和现代史上,“三川半”区域产生过两任省主席,还在国共两军中都出过杰出将领甚至全国知名的军事家。只可惜新中国建立后的几十年间,“三川半”不再有全国叫得响的风云人物出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曾有一个庞大的高层考察团震惊于这里的经济贫穷和交通落后而感慨:这儿简直就是被高层领导遗忘的角落!

幸亏党中央确立大西北开发的战略,仰仗铁血朱总不顾恶劣气象飞降市里,才使得内昆铁路很快贯通,213国道改建高速公路和溪洛渡、向家坝电站的相继立项建设,给这方古老热土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发展机遇,“三川半”有望紧随时代步伐追赶全国的经济文化大势了。

“三川半”的一些土语词汇必须在典范的四川方言中才能求得确切解释。比如“傻”、“痴”的意义,与标准国语的注释以及上海人“十三点”的别解有同有异,甚至还更为丰富深刻。看过原生态四川方言电视连续剧《傻儿师长》后,当地人谁也不会把“傻”(按川音念)仅仅领会为糊涂,“傻儿”的贬义色彩似乎还可以逆转出很多褒义色彩来。再比如“草包”,字典上解释为无能之人,而在三川半地区却和典范的四川方言一样,可以指流里流气,甚至可单用一个“草”字形容下手狠,带着野性——如“草得很”、“起草了”。 “傻儿”、“草包” 在三川半还有一个同义词叫“糟二”,也是除了稍带点弱智外,其主要意思倒是流里流气、下手狠、特野性;“二”也不仅能表示排行,在三川半方言中,它由“二杆子”演化而来,再融合“二流子”、“吊儿郞当”,如“二气”、“二苕宝”、“二不郞当”,对本义为渣滓的“糟”字的引伸义和比喻义又是绝佳补充。更有意趣内蕴者,公狗出行,途中撒尿往往不为排泄,一律走走停停地就便顺势,或者贴近墙壁,或者对着树干之类抬起一只脚藏藏掖掖地洒上几滴,据说是雄性兽类独霸和专享本能的符号形式——以便溺向同类发出警告信息,此处已有先到之君,后来者必须臣服回避,因其行事意图和动作很不“阳光”、“绅士”,所以三川半语汇的又一个经典创举,就是把某些人的卑鄙阴毒行径喻之为“狗解溲”。

公元1999年,一个世纪的交接之年,一个踌躇满志,洋溢着方刚血气和不凡自命的新校长终于“登基”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糟二”。他从该校语文教学骨干“三驾马车”中脱颖,又在近一年吊胃口般的副校长三足鼎立中出乎其类又拔乎其萃,确实应该“糟一糟”和“二一二”了!

《论衡•量知》曰:“骨曰切,象曰瑳,玉曰琢,石曰磨,切瑳琢磨,乃成宝器。”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静怡 106.38.252.49     2014/7/4 10:24:3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再次拜读。方言土语被君演绎得妙趣横生。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