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手机要长篇《山上山下西界沱》 上部10


2019-08-20 21:11:25  巴曼  所属诗集  阅读346 】

00个   

吃过早饭,童奇天随胡队长一家人来到西界沱广场。 童奇天明显记得,自己五六岁时随他父亲来过一次西界沱,只不过他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大脑里只残留有一些零星的碎片。那一年,童奇天明显看见他的母亲死在大山的山洞里,他父亲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他孤身一人抱着自己的儿子一路向前奔跑着,从栗新的大山中逃往漆辽的大山中,又由漆辽的大山中逃往南木桠直至西界沱古镇,那时天空已经黑下来,于是童奇天他父亲灵机一转动伪造出一个假象,他让他的马从龙眼桥上跳入滚滚长江的波涛中,他抱着孩子躲进了龙眼桥底下的草丛里。因他父亲的腰部中了一枪,伤口在淌着血,那殷红的的血液一直滴在马背上,又从马背上往下流淌。童奇天他父亲躺在龙眼桥下身上的血一路上已经流干,童奇天看着他父亲眼睁睁地死在了龙跟桥底下的草丛里。小小的童奇天乘着天还没有大亮,他就悄悄从桥底下爬出来,从此就在西界沱大街上成了一个流浪儿。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他被住在鱼池镇茅坡村一个无儿无女的童姓马帮队员收养,童奇天也就随他的养父姓“童"了,至于他的名字为“奇天"的意思就是童姓老人他那老房屋后面的茅草坡上有一块耸立着的石头。后来,童奇天的养父母还给他找了媳妇办了婚事,生了孩子。几十年前的那一幕幕往事而今还历历在目。这就是童奇天他亲生父母最后一次留给他的童年梦魇,这让他时常从恶梦中惊悚得大汗淋漓。长大后的童奇天才明白,他自己的亲生父亲是震慑湖北与四川两省境地的石柱棒客凼“黑匪”的后代。现在,虽然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他把他父母的往事尘封于自己记忆之中,有很多的事情都只能永远地烂在他肚子里面,今生,我想他对谁也不会提起此事的。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