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


2019-08-08 18:33:40  白若  所属诗集  阅读578 】

00个   

原创/白若

这一天,我从惊梦中醒过来,
看到自己没有翅膀,却飘荡在冷冷的空中,
我还未能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又一次,在坠跌中嘶喊着逃出梦境。
一个太阳晒着屁股的光亮清早,
我竟然背着曾经上学的书包在找洞躲藏,
左脑是学校变成了饥荒兽掌舵的劫掠号,
右脑是变成酒瓶脸的父亲疯狂挥舞老拳,
在满大街急匆匆的人群中我不敢呼救,
只能不顾一切窜进一个破损的下水道,
不,它是一头狼伪装在那里的血盆之口。
又一个新的夜,一把刀子追逼在后,
我像被迫靠近悬崖,必须主动跳下,
没有看见摔落在哪里,没有听到骨碎魂销。
之后,我看见了一口煮着烂肉的锅里,
不时跳出一种莫名其妙就加工好的食品,
就在这焦臭难闻中,我因没有食欲饿晕了。
现在,一个长条椅上,我等待医生点名,
不明白那些就医者为何青春而来衰老而去,
走进就诊室,突然医生、护士变成了毒蛇,
他们撕咬着我完好的肉体,形同遭劫……
我总算醒了过来,发现身处公交站,
人们都像掐着时间来争夺最后一辆车,
眼看着车满为患,我却惨遭抛弃,
那一天,我一直追着一辆车跑着喊着,
等我昏死过去,再一次清醒过来后,
睁眼,是如此乌漆沉沉的无限恐慌,
我摸索着寻找什么,对,我的手机呢!
向四周伸手不断试探着摸索开来,
然而,在这个迷一样的情境下,
我似乎不可能通过手机再找回我自己。

2018年10月27日早晨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白若 118.79.178.47     2020/5/23 21:05:14     1 楼

  • 织梦
    原创/白若

    这一天,我从惊梦中醒过来,
    看到自己没有翅膀,却飘荡在冷冷的空中,
    更有意思的是下面很多陌生面孔,
    他们或者她们口中不断地喊叫着什么?
    隐约听到一句“……灵魂……灵魂飞了……”
    我还未能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又一次,在坠跌中嘶喊着逃出梦境;
    这是一个太阳晒着屁股的光亮清早,
    我竟然背着曾经上学的书包在找洞躲藏,
    前面是学校变成了饥荒兽掌舵的劫掠号,
    后方是变成酒瓶脸的父亲疯狂挥舞老拳,
    在满大街急匆匆的人群中我不敢呼救,
    只能不顾一切窜进一个破损的下水道,
    不,那是一头狼伪装在那里的血盆之口,
    难以置信,自己毫无防备地撞进了地狱;
    又一个新的夜,好像上演的是地狱大逃亡,
    一把刀子追逼在前, 孤魂野鬼紧随其后,
    我刚巧被迫在悬崖边上,只好主动跳下求存;
    没有看见摔落在哪里,没有听到骨碎魂销,
    之后,我看见了一口煮着烂肉的锅里,
    不时跳出一种莫名其妙就加工好的食品,
    就在这焦臭难闻中,我因没有食欲饿晕了;
    现在,一排长条椅上,我等待医生点名,
    不明白那些就医者为何青春而来衰老而去,
    走进就诊室,太恐怖了,笔墨难书……
    你绝对不会猜到医生跟护士都变成了毒蛇,
    他们卷缠着我,撕咬着我完好的肉体……
    我总算醒了过来,发现身处于公交站;
    人们都像掐着时间来争夺最后一辆车,
    我还没来得及适应刚刚衰老僵化的肢体,
    眼看着就车满为患了,自己惨遭抛弃。
    那一天,我一直追着一辆车跑着喊着,
    等我昏死过去,再一次清醒过来时,
    睁眼,是一片乌漆抹黑的无名恐慌, 第一
    时间我摸索着寻找什么,对,我的手机呢!
    向四周伸手不断试探着摸索开来,
    然而,在这个迷一样的情境下,
    我似乎不可能通过手机再找回我自己。

    2018年10月27日早晨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