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释文探妙《红楼梦》之贾迎春判词与杭州织造孙文成


2017-05-14 11:19:58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928 】

00个   

红楼释文探妙《红楼梦》之贾迎春判词与杭州织造孙文成

红楼释文·梁睿


 

《红楼梦》第五回 开生面梦演红楼梦 立新场情传幻境情,有贾迎春之《推背图》画、判词、曲:

后面忽见画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其书云: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甲夹批:好句!】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喜冤家]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蒲和柳易生易凋,借以喻本性低贱的人。);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甲戌双行夹批:题只十二钗,却无人不有,无事不备。】


一般认为,判词前“画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这是暗示迎春要落在一个恶人手里而被毁掉。在小说中,迎春是荣府大老爷贾赦的妾(有版本说妻)所生的女儿,排行老二,她长得很美,虽然没有才华,但心地纯洁善良。因性格懦弱。后来她被其父许配给孙绍祖。孙绍祖的先人因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贾家门下,靠贾家的势力起家的。这个孙绍祖家资饶富,并且“应酬权变”,在官场中很走运,正在兵部等待提升,所以贾赦就选他做了“东床快婿”。孙绍祖品质恶劣,连贾政都不同意这门亲事,但贾赦不听。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孙家,实际上是拿她抵债。后来,迎春回家哭诉她在孙家所受到的虐待,尽管大家十分伤感,也无可奈何,因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属于夫家的人了,所以只好忍心把她再送回狼窝里去了。迎春嫁过去之后,受尽种种虐待,一年之内就被“中山狼”般的孙绍祖折磨死了。

红楼释文探妙,关于贾迎春之《推背图》画,谜底是杭州织造孙文成,其出自(唐)杜甫《哀王孙》:“豺狼在邑龙在野,王孙善保千金躯。”其中有《红楼梦》中人物王善保的出处,诗中其间多出之字“孙”姓。恰好判词首句“子系中山狼”中“子系”二字合成“孙”字。所以孙文成和王善保就划上了等号。“中山狼”用的是《中山狼传》的典故,喻凶狠残暴而又忘恩负义的人。探妙中山狼孙绍祖既是杭州织造孙文成又是废太子胤礽,有诗“射杀中山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出自唐代诗人王维作品《老将行》,胤礽甲寅年生属虎,罪刑是胤礽伤害曹寅亚子曹颜(珍儿)致死。可以探妙杭州织造孙文成是曹寅误嫁次女的罪魁祸首,是小说中的弄丢香菱的“霍启”。画中 “欲啖之意”出自《孟母不欺子》之“欲啖汝。”意思是哄骗之意。孙绍祖的“绍”:介绍,为人引见,使相互认识。有些地方的婚礼上,可以看到新娘被用花布蒙着头和脸,看不见路,需要新郎牵引她。在拜天地父母前,新郎和新娘还不算一家人,所以两个人还不能牵手,只能用一条帛带相连,新郎借助帛带引导新娘走向婚礼的殿堂。这条帛带就是“绍”。联系在一起就是杭州织造孙文成用哄骗的手段,使得甄士隐曹寅误嫁次女,致使次女脂砚斋曹频、外孙女畸笏叟黛玉经历一场红楼富家女的黄粱蝴蝶梦。孙文成就是小说中的王家,王善保的隐出。 判词“得志便猖狂”写得意后便为非作歹,横行霸道。孙绍祖在家境困难时曾经拜倒在贾门府下,乞求帮助。后来,孙绍祖在京袭了官职,又“在兵部侯缺题升”,正是胤礽在老臣曹寅的帮助下重新复立太子。判词“金闺”、“花柳质”隐指龙种黛玉和母亲宝钗。“黄粱”并非死去,而是一场黄粱梦,出于唐代沈既济传奇《枕中记》。故事述卢生睡在一个神奇的枕上,梦见自己荣华富贵一生,年过八十而死,但是,醒来时锅里的黄粱米饭还没有熟。小说也有智通寺龙种老翁煮粥。判词谜底:孙绍祖是废太子胤礽,大媒人兼策划人是《红楼梦》中的王家,杭州织造孙文成。此事应该是曹寅起初不同意。

贾迎春[喜冤家],是说她所嫁的丈夫是冤家对头,因为婚嫁称喜事。探妙“中山狼”胤礽完全忘了他曾受过曹寅的好处。“贪还构”有版本改做“贪欢媾”,这是非常粗鄙浮浅的篡改。“贪还构”隐自达摩祖师《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观》?佛曰:众生无我,苦乐随缘;纵得荣誉等事,宿因所构,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随缘,心无增减。反映了佛教“缘起性空”的理论。佛教认为一切法都是因缘法,因缘具足则一切法生,因缘灭尽,则一切法灭。世间的一切苦乐等事无不如此,所以不应执著,随缘而不攀缘。所以,这个“喜冤家”,何喜之有?

“觑”意思是孙文成曾经替康熙监视曹家。蒲柳出自蒲和柳易生易凋,借以喻本性低贱的人。东晋人顾悦与简文帝司马昱同年,而头发早白。简文帝问他为什么头发白得这么早,顾谦恭地说:“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这里是说孙文成(王善保)告发晴雯、潘又安致使曹雪芹生父曹颙曹连生致死。并害了曹寅次女及外孙女(叹芳魂艳魄)一生。

贾府的二姑娘迎春和同为庶出却精明能干的探春相反,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所以有“二木头”的浑名。红楼释文探妙迎春和探春实为同一个人,曹寅次女曹频。迎春“二木头”和探春“细腰”,交叉同出《搜神记》中的败家子“木杵”。迎春的攒珠累丝金凤首饰被人拿去赌钱,隐的是探春迎春败家连累金凤曹佳氏和通灵宝玉母子及家族,对此,她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气”;事情闹起来了,她不管,却拿一本《太上感应篇》自己去看。抄检大观园时,司棋被逐,迎春虽然感到“数年之情难舍”,掉了眼泪,但司棋求她去说情,她却“连一句话也没有”。意思是迎春对于曹颙见死不救,置若罔闻。原文--迎春含泪道:“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我还十分说情留下,岂不连我也完了。你瞧入画也是几年的人,怎么说去就去了,自然不止你两个,想这园里凡大的都要去呢,依我说,将来终有一散,不如你各人去罢。”

小说中,丫鬟司棋隐的是神瑛侍者贾宝玉,恒亲王胤祺的世子。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相爱,被以“事关风化”而严加禁阻。在抄检大观园时,当司棋与其表弟间互赠信物,私订终身的事被主子发觉发后,“大家都吓了一跳”,司棋却自信光明磊落,“并无畏惧惭愧之意”,就连王熙凤都觉得“奇了”,了事的了。潘又安隐的是曹寅三子曹颙曹连生,甄宝玉,黛玉的舅舅,送黛玉的林如海,就是脂批有甄宝玉送玉。古语云“陆才如海,潘才如江。”潘又安晴雯的曹颙和探春迎春的曹频同父姐弟,雪芹的生父,美男子,和神瑛侍者有同性恋行为。所以说,曹颙是双性恋。小说中晴雯和麝月就是曹雪芹的亲生父母,同秦钟和智能儿。

潘又安,典出潘安,母亲邢氏,曹魏太常邢颙孙女,所以“邢氏”又是《红楼梦》中邢夫人的出处。贾赦为傀儡脸谱,这里隐的是曹寅。关于潘安,做河阳县令时,令满县栽桃花,后遂用"河阳一县花、花县"等代称潘安。庾信《枯书赋》诗:“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李白《赠崔秋浦三首》之三:“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地逐名贤好,风随惠化村。”此处正是晴雯花神灵感出处。潘安的悼亡诗名句,李商隐说过“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此处是《芙蓉女儿诔文》的灵感出处。

历史上,显赫一时的“江南三织造”,分别是江宁织造、杭州织造、苏州织造。与《红楼梦》有着千丝万缕极为重要的关系,很多红学研究者认为,曹雪芹笔下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原型,和康熙年间的江南三织造密不可分。如作家刘心武的《揭秘红楼梦》,浙江省丝绸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华的《红楼梦丝绸密码》中都指出,南京的江宁织造府曹家对应小说薛家(红楼释文探妙甄家、薛家、秦家三归一),苏州织造李煦府对应史家(红楼释文探妙史家、李家、周家三归一),而杭州织造孙文成便是王家的原型。

比如:《红楼梦》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有这样的一段——赵嬷嬷道:“唉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

康熙四十五年到雍正六年,有位在杭州做了22年的织造官孙文成,正是曹雪芹的爷爷曹寅推荐给康熙的,他也是曹寅母亲孙氏(康熙奶妈)的娘家人。在此之前,据清《粤海关志》记载,孙文成曾在广州做过一年的粤海关监督(相当于今天广州海关的关长)。孙文成上任第一件大事,是为康熙南巡做接驾准备。为了让康熙能从织造府直接乘船游玩西湖,孙文成还专门开辟了一条河,连接西湖和杭州织造,但第二年,康熙皇帝南巡,并没有住在杭州织造府,而住到了西湖的孤山行宫。这就吻合了王熙凤的说法,只是有过一次预备,而不是正式接驾。《杭州府志》卷五十三《水利一》记载:“织造孙文成,启涌金水门,引水入城内,河广五尺,深八尺,至三桥转南,又折而东至,织造府前而止,备南巡御舟出入。”

《红楼梦》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有:贾母带着一群人逛大观园,来到林黛玉的潇湘馆,见窗纱旧了,就命人来换。王熙凤一听,知道是自己分内事,忙道:“昨儿我开库房,看见大板箱里还有好些匹银红蝉翼纱,也有各样折枝花样的,也有流云卍福花样的,也有百蝶穿花花样的,颜色又鲜,纱又轻软,我竟没见过这样的。拿了两匹出来,作两床绵纱被,想来一定是好的。”结果被贾母好一通笑话,说她竟连这个纱都不认得,正经的名字应该叫“软罗烟”,做成窗纱后,软软的像烟雾,所以银红色的那种又叫“霞影纱”。这里暗示了王熙凤不是杭州织造府上之人,探妙凤姐是贾府王妃,阿凤是南粤王妃,是曹寅的两个女儿。

  康熙驾崩后,1723年,雍正继位。江宁织造曹雪芹家和苏州织造李煦家先后被查抄,孙文成也被革去了杭州织造的职务,全家搬到了北京。江南三大织造家族从此从繁盛走向了衰败。他们也为后来创作《红楼梦》提供了大量的人物和故事原型。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