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2015-05-30 19:48:57  李忠人  所属诗集  阅读501 】

50个   

三月里嫩绿的青草晕染着无边的原野,
阳光下的盎然生机预示着新生的开始,
于是山谷以及河流两岸的那许多动物,
在春的召唤下全都产下了它们的子嗣。

草原上一处地势平坦又安静的角落,
一只孱弱的斑羚正努力从母腹分离,
这里视野辽阔没有低矮树丛的遮掩,
母羚要将可能的偷袭风险降到最低。

小斑羚刚一出生就一头栽到了地面上,
当它试图要站起时又将第二个跟头栽,
后腿生得长,每起身就不自主地前冲,
鼻尖跌的疼,甚而四蹄朝天翻得太快。

它奋力挣扎,起身一半又一屁股坐倒,
终于站起,想往前,却不自主地后仆,
与其说它在行走不如说努力不致栽倒,
它左摇右晃,四蹄错乱似在原地跳舞。

还不曾学会站立它就要行走、疾奔,
掌握不住平衡的它被摔得晕头转向,
不知是地面不平还是这个世界在晃,
也不知自己何来由,长的什么模样。

恰此时母羚将它湿漉的毛发舔舐,
还不时仰起头四顾张望高度警惕,
因为包罗万象的大草原危机四伏,
常有凶狠的食肉动物将弱者窥伺。

幼羚开始瞪大眼睛打量这个世界,
犹如世间所有的目光都膜拜光明,
唯有移动的物体才能将它牢吸引,
而且第一眼看见谁就会认作亲朋。

那母羚却有意在几步外缓步前行,
迫使它向这引航的明灯不断跟进,
这样一会功夫它就走得像模像样,
甚至能一路小跑将母羚身影紧跟。

当它疲惫衰弱终于倒地不起的时候,
母羚才回身用柔软的长舌将它亲吻,
这样洗澡一样的抚慰让它舒适惬意,
它便靠上去用双唇在对方身上探寻。

平坦光滑的地方不能引起它的兴趣,
最后在母羚腹部找到了柔软的乳头,
凭本能它咬住后一口接一口地吸吮,
一股股甘美的乳汁便进了它的嘴喉。

填饱肚子的幼羚立即恢复了体力,
终于能跟上母羚的步子如影随形,
飞快的速度是它求生致胜的法宝,
尽快掌握才不致被淘汰爪下丧身。

出于生存的技巧幼羚没有一丝体味,
但母羚身上的气味已成它最初记忆,
他们通过亲密接触将母子关系确立,
还有彼此叫声、模样成为牢固纽带。

母羚带着幼羚回到了族群寻求保护,
众多的眼睛方可提供全方位的警讯,
幼羚茁壮成长几周后有了漂亮花纹,
它的四腿纤细身材修长可爱又英俊。

雨水是地面上所有草木的生命之源,
天气和青草指明着羚群前进的方向,
它们命中注定要不停地跋涉和旅行,
像有谁在身后将它们永久驱策流放。

小心谨慎的羚群有时在白云下将食觅,
幼羚们最喜在阳光下跳跃打斗和玩闹,
也有时羚群一瞬间扬蹄狂奔突受惊扰,
沉重有力的脚步踏得地动山摇扬尘霄。

每一次追逐后盘旋的秃鹫便扑向地面,
惯例中乌鸦那不祥的身影也疯狂地舞,
一些幼羚刚出生便遭不测夭折了生命,
在诡计多端的进攻下它们显得很无助。

每只斑羚对群体微妙变化都很敏感,
一有骚动它们就会迅速一致地逃离,
对它们而言听觉和嗅觉非常地重要,
因为掩蔽物后的危险常常不可预视。

在几次凶险激烈惊心动魄的追逐中,
它与母羚顾自奔逃相互失散走分离,
但凭了独特的气味和叫声又得重聚,
团圆后它们格外兴奋不断亲吻碰鼻。

幼羚现在全力奔跑已如箭一般飞,
它还能突转、疾停将各种技巧展,
它耳朵灵敏听得到蝴蝶扇翅的声,
嗅觉更敏锐能将最细微的气息辨。

这一天从早上起似与往日没什么两样,
树梢上的斑鸠一声接一声叫得好悠闲,
但同时还有种怪异的声音隐隐在作响,
有经验的母羚知道是狮群在低声吼唤。

中午时分一场意外的袭击惊动了族群,
成千上万的斑羚全向着一个方向疾驰,
它们源源不断简直如一条河流在滚动,
混乱中乌鸦那粗粝短促的叫声又响起。

这一次突然而来的追捕猎杀又戛然止,
待空气中不安的气氛过去羚群渐平静,
它们重又开始景象壮观的旅行和迁徙,
这时候幼羚却发现不见了母羚的身影。

放缓了脚步的幼羚原地徘徊反复寻,
因此上它脱离了前行的队伍落了单,
它伸长脖子翕动鼻孔嗅着空中的味,
又转动长长的耳朵将母羚的叫声辨。

没有了母羚的照顾它不可能活下去,
以往每次失散母羚都会不懈将子寻,
有时候声声呼唤长达三天也不停歇,
但每次坚持都会有结果母子得相认。

前边的羚群过去了又有队伍源源地来,
几只逡巡的母羚也正把丢失的孩子觅,
幼羚便试图靠近却遭到了顶撞和驱赶,
虽是同类但因气味陌生它所以被拒止。

心怀委屈的它只好转向别处将母羚寻,
一群性情温和的斑马正迎面向它走来,
失意的它想混进去,有伴总比没有强,
可是它不受欢迎再遭拒绝被顶出圈外。

斑马群很快离去逗留的幼羚再落了单,
它饥渴难耐、疲惫不堪似流浪的乞丐,
就在它嗓眼冒火叫不出声的绝望时候,
一阵熟悉的气味传来让它兴奋又开怀。

它循迹奔上一道高坡腿脚忽然很利索,
在那里它终于将发出气味的主体找到,
只是母羚不再是熟悉的模样变了形状,
但无可怀疑的气味已将目标锁定得牢。

还不懂事理的幼羚理解不了眼前的景,
实则母羚已遭不幸留下的只是半个身,
幼羚满怀柔情侧身倒卧紧偎在母羚旁,
它不再紧张也不再惊慌显得十分安详。


失而复得与母羚相伴它感到无比舒心,
跟定了母羚一步不拉是它所有的知识,
母羚的所在对它而言就是天堂和乐园,
那儿有爱抚、阳光和可供畅饮的乳汁。

母羚一动不动毫无生气幼羚也不觉怪,
因为母羚困乏歇息时也常是这番样子,
它很有耐心倒卧在地仰头凝望着远方,
那儿正有最后一批食草的动物在消失。

一会儿黄昏降临大地,山间阴影在拉长,
一片沉寂中有神秘而阴郁的气氛升起来,
茫然不知危险的幼羚久卧着坚持在守候,
它那不动的身影似一尊塑像显得很渺小。

我们的故事无需再讲可以预知它的结局,
天真的幼羚如此执著自信不免让人惋叹,
但它所在族群以繁衍的集中和数量取胜,
所以虽有损失终比那食肉的家族更茂繁。

LZ 2015-5-30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龙山村民 116.230.28.95     2015/5/30 21:18:1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长诗描写生动感人!

评论请先登录